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目錄歸檔: 屏幕

從《中文排版需求》開始

編者按:W3C 編者草案《中文排版需求》(Requirements for Chinese Text Layout)初稿於 3 月 28 日發布,旨在整理中文排版需求,對排版引擎的開發者及數字出版的從業者都具有參考意義。草案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W3C 小組和多位特邀成員協作編撰,包括投身於 Web 和 EPUB 標準的台灣數字出版人董福興,Web 開發者、漢字標準格式作者陳奕鈞,字體及文字設計愛好者、本站作者梁海,以及本站另一位作者、語言及字體排印研究者劉慶

本文由董福興先生撰寫,講述了這份中文排版需求文檔的來歷和起草背景。另推薦播客《IT 公論》對董福興先生的訪談

日前 W3C 正式公布《中文排版需求》第一份編輯草稿。算是我投身數字出版的第一個里程碑。我參與 W3C 的活動才三年,時間雖短,但卻趕上了浪頭剛起,文字排版、字型技術、各國語言在 Web 與 EPUB 上的實現,正隨着數字出版加速進行。

繼續閱讀

城市顯示牌:媒介和互聯

pixeltrack_casestudy_i1-7df053adc6c25eec3c6c2f9c025e2afc
Berg 開發的「Pixel Track」。圖:Berg

當提到城市中的顯示牌的時候你會想到什麼——演唱會海報,路牌,霓虹燈,LED 屏幕——這些都是在我們生活的城市中各式各樣的信息展示和標識方式。現有的信息展示牌如何能和現在以及未來的城市體驗銜接?隨着城市的擴大,信息量的增加,以及人們接收信息的來源渠道的變更與多元化,這些標示或指示牌,在智能城市成為一種可能的同時,也在面臨一場革新。

繼續閱讀

思源黑體(Source Han Sans)發布

sourcehansans

由 Google 和 Adobe 合作開發的開源「pan-CJK」(泛中日韓)字體家族近日終於發布。由於 Google 和 Adobe 未就字體統一命名達成一致,該字體被 Adobe 稱為「思源黑體」(Source Han Sans,源ノ角ゴシック、본고딕),Google 方面的名稱是「Noto Sans CJK」,以作為其泛 Unicode 字體家族成員。根據 Adobe 方面發布的介紹信息,該字體家族涵蓋繁、簡、日、韓字符,並繼承了 Source Sans 的拉丁文、希臘文和西里爾文字形。所有字形少見地支持從 ExtraLight 到 Heavy 的七個字重。該家族的每個字體實例均有 65,535 個字形,也是 OpenType 格式支持的最大上限。

繼續閱讀

Rafaël Rozendaal 的 100 個網站

colorflip
Rozendaal 作品 color flip .com 截圖。

荷蘭-巴西藝術家 Rafaël Rozendaal 不久前迎來了自己的第 100 個實驗藝術網站:inner interior .com。Rozendaal 以持續創作實驗藝術網站而聞名,至今積累了 102 件作品。這些網站以鮮艷的顏色、有趣的交互及動畫為共同點,全部免費向公眾開放。大多數網站都讓人上癮,比如不斷地拉出永遠拉不完的廁紙,用色塊填補空白,或者只是不停地點擊來感受悲傷。這些網站每年合計約有 4000 萬訪問量。

繼續閱讀

縱橫對齊不是現代方法

Gutenberg Bible
Gutenberg Bible(古騰堡聖經)現代摹本。(來源:UMD Library
本文「縱橫對齊」一語借自老貓的近文《它在的時候無人理解,走的時候也無人悼念:記一個漢字排版傳統的衰亡》(另見「癮科技」轉載)。

上世紀,坊間流傳着這麼一句話:

Any man who would letterspace blackletter would shag sheep.(會去動哥特體字距的人,也會去搞綿羊。)

機械複製的生產鏈中,字距一度是關於排版審美的迷思。一套活字集合由設計師精心調整,由鑄字匠細密打造;於是相鄰字符的空間關係,凝固成一組依賴物理實體的法則。維持原生的字距——我尊重這樣的法則,一如尊重先驅匠人的技藝和理性。

然而在 Jan Tschichold 和他的著作 Asymmetric Typography 流行之前,直至追溯回 Gutenberg 時代,「對稱」「齊整」兩種古老的視覺審美習慣無處不在。左右並齊的縱欄——我也欣賞這樣的傳統,一如欣賞古典格律的穩定及優美。

後世的排字匠人,逡巡於維持字距的潔癖和齊頭尾的樸素趣味之間,尋求平衡與折衷。文字設計是又一門妥協的匠藝。

繼續閱讀

數碼複製時代的藝術品

Fig1_Hero
本文感謝易舒對《Rijksstudio: Make Your Own Masterpiece!》一文的翻譯。
光韻的衰竭……與當代生活中大眾意義的增大有關,即現代大眾具有着要使物在空間上和人性上更易「接近」的強烈願望,就像他們具有着接受每件實物的複製品以克服其獨一無二性的強烈傾向一樣。[Benjamin, 1936]1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機械複製時代中,Walter Benjamin(瓦爾特·本雅明)如是說。數碼複製時代中,光韻2又何以重塑?

Rijksmuseum(國家博物館)位於阿姆斯特丹,主館經大幅改建後在今年四月重新開放。若留意過我們三月間的報道,或許會對其全新的文字標識還存有些許印象。配上新的標語「國家博物館,尼德蘭之博物館」(Rijksmuseum, the Museum of the Netherlands.),該館一改三十二年的舊牌匾,嘗試打造一個簡單清晰的國際化形象,傳遞平易近人的情感訊息。

在品牌更替之際,Rijksmuseum 也重新思考了數碼複製時代中藝術作品的展示方式及藝術與公眾之間的關係問題。其官方網站推翻了自二〇〇四年以來的陳舊框架,於去年十月末上線了全新版本。此番網站改版增設了一個特別的項目:Rijksstudio(國家博物館工作室)。在 MW2013 上,Rijksmuseum 數碼主管 Peter Gorgels 專門發表論文加以介紹3。藉此,我們得以深入窺探 Rijksstudio 的設計細節及博物館幕後的策劃理念。

繼續閱讀

超小型出版(Subcompact Publishing)

honda_n3602
讀者和作者們逐漸意識到,由傳統出版商牽頭的「搬遷」式電子出版並不能適應新的閱讀環境和習慣。於是以「The Magazine」為首的各種新型電子出版嘗試逐漸展開。本文的「超小型出版」的概念由設計師和研究者 Craig Mod 提出,引起了廣泛關注和討論。他梳理了近期的一些嘗試,並探討了作者認為理想的電子出版模式。
作者/ Author: Craig Mod © 2012
原載於/ Original from: Subcompact Publishing, craigmod.com, 2012
圖片/ Images: 除特別說明外,Craig Mod © 2012
翻譯/ Translation with permission: Eric Liu。作者授權 Type is Beautiful 譯成中文,轉載請按照 Creative Commons 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繼續閱讀

評《史蒂夫·喬布斯傳》唐茶版

《史蒂夫·喬布斯傳》唐茶版封面和內頁

一本書的出版周期正變得越來越短。這不僅僅是因為,隨着技術的進步,書籍完稿、排版、印刷、分銷所需時間不斷減少,也更是因為讀者等待出版品現身的耐力閾值正慢慢降低——網絡上一本寫到一半的小說可能會有眾多追隨者跟着作者的寫作進度隨時閱讀,而待得它真正完筆成書,反而會放在書架上無人問津;另一方面,這個正在不斷加速演進的世界,也要求出版物面世的速度越快越好。傳統的出版流程漸漸老去,對此無暇應對,新的出版形式和理念卻隨之成型。對此感興趣的讀者不妨通讀台灣科技作者 xdite 的精實出版(lean publishing)一文。我們也相信,未來出版業的進化,精實出版將是重要的方向之一。

但是,對於閱讀質量稍有要求的人自然會對「精實出版」產生質疑——這些來不及洗泥就被塞進保鮮膜擺在櫥窗里販售的蘿蔔,能讓精神食糧的老餮們滿意嗎?快捷和質量的矛盾,有什麼妥善的解決辦法嗎?

繼續閱讀

信黑體與《失控》單行本:設計師柯熾堅訪談

對於 Type is Beautiful 來說,新近出版的唐茶單行本諸多特點中最為耀眼的一個,莫過於它所採用的特製字體:信黑體(Xin Gothic)。這套出自香港設計師之手、有多個字重的全套黑體字於今年發布,是中文字體領域的一件盛事。我們特別為信黑體用於唐茶叢書一事採訪到信黑體設計團隊 Visionmark 領銜的設計師柯熾堅(Sammy Or)。柯熾堅作為蒙納黑體和儷黑的設計者,是中文屏幕字體設計的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

繼續閱讀

《失控》iOS App 電子中文版本面市

在手持電子設備上進行或長或短的閱讀,已經成為許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身處漸漸脫離紙張的時代,雖然有諸多不舍和不適,也很少有人能只以印刷品度日,完全放棄愈發常見的電子讀物。這樣一來,鑒於閱讀品質對於生活品質的影響,找到適合自己習慣的閱讀器具,就成了相當重要的事情。以 iOS 平台上的軟件來說,這方面的選擇並不缺乏:有 iBooks、GoodReader、Stanza 等泛用閱讀軟件,也有《紐約時報》、《經濟學人》乃至《南都周刊》所發布的專門閱讀應用,乃至 Flipboard、Reeder 這樣的聚合閱讀器。不過,一件事情如果有許多選擇,往往也容易令人困惑。面對 Home Screen 上若干閱讀器圖標時,應該按哪一個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