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紐約客》重設計前奏

The New Yorker redesigned
(來源:House Industries

幾十年來,崇尚「慢設計」的《紐約客》The New Yorker)一直以其細膩的散文,進取的新聞報導和不變的字體及版式吸引着讀者。但從 2013 年 9 月 16 日開始,雜誌頁面上出現了一些細小但微妙的變化,邁開了重設計的腳步。在創意指導 Wyatt Mitchell 的帶領下,《紐約客》更新了目錄、主創人員頁面、「Goings On About Town」欄目、書評版塊(Briefly Noted)及小說版塊等。設計上的改動包括調整分欄的數量,重繪 Irvin 字體以及引入輔助字體 Neutraface。

十三年來首次

此次重設計距離 Massimo Vignelli 負責的上一次已有十三年。Vignelli 設計的紐約地鐵圖和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企業形象廣為人知,而他為《紐約客》做的改動很輕微——給當時的版面制定更為結構化的網格,在雜誌前半部(front of book)引入了紅色字體樣式,諸如此類。

主編 David Remnick 坦言,《紐約客》在接受重大改變上一直很遲緩(比如直到 1992 年才開始在雜誌中使用照片)。這一次,雜誌些許更新了排版,重繪了已使用八十八年之久的字體,並新增了一款當代字體以解決現今的設計問題。

創意指導 Mitchell 概括了重設計的目標:「最終,我們期待紙版雜誌和它的視覺傳統煥然一新,為數字家族成員注入新的活力,並且,也令統領它們的品牌變得加清晰。」

重繪 Irvin,引入 Neutraface

重設計主要包括重繪 Irvin 字體以及新增標題字體 Neutraface。

Journeys to Baghdad
The New Yorker, Issue 1

Journeys to Baghdad 中的木版畫,Allen Lewis 創作。(來源:The Project Gutenberg

首任美術指導 Rea Irvin 設計了刊名字體及單片眼鏡的卡通形象「Eustace Tilley」。(來源:Gizmodo

Irvin 是《紐約客》的標誌性字體,由首任美術指導 Rea Irvin 設計,靈感源自《巴格達之旅》(Journeys to Baghdad)一書中木版畫上的字形。這本書出版於 1915 年,木版畫由蝕刻師 Allen Lewis 創作。Irvin 想請他來完成整套字體,但被拒絕了。於是 Irvin 便親自在 1925 年設計出了這款字體。

大約在去年,《紐約客》聘請 Ben Kiel 來重修 Irvin 字體,使其更加現代化。基於 Irvin 的數字化原版,Kiel 重繪出對比更強烈、細部更銳利的 Irvin Display;還根據 Irvin 在早期《紐約客》上的應用形式,繪製了一組連字(ligature)及替代字形(alternate letter)。

八十八年來 Irvin 一直用於雜誌的大號文字,比如封面上的刊名,內頁的文章標題,以及「Talk of the Town」這樣的欄目名稱。正文字體則是 Caslon,它誕生於十八世紀,後由 Carol Twombly 復刻成數字版 Adobe Caslon。「但如今雜誌的視覺需求不同了,」 創意指導 Mitchell 說,「由於我們跨平台地建立了複雜的內容層次,《紐約客》最具歷史性的兩款字體—— Irvin 和 Caslon ——已經顯得太過局限,難以應對常規問題。所以我們增加了另一款字體,以便更清晰、更一貫地傳達文字設計的張力。」

Irvin Display
Irvin Display’s ligature and alternate letters

Ben Kiel 重繪的 Irvin Display。(來源:House Industries

Irvin Display 的連字及替代字形應用。(來源:House Industries

為此,Kiel 又帶來了定製版的 Neutraface。

Neutraface 由特拉華州設計事務所 House Industries 出品,Kiel 一年前正受雇於這家事務所。Neutraface 的靈感源於二十世紀上半葉南加州的一些導向標誌,是現代主義建築師 Richard Neutra 為自己的建築作品而製作的。字體設計師 Christian Schwartz 將設計 Neutraface 的過程比作撰寫一部歷史小說——通過調研 Neutra 的建築來推演出這款虛構的字體。Schwartz 先從 Neutra 建築的照片中搜集大寫字母和數字,但數量非常有限,之後再自己補全缺失的字符。過程中,他藉助二十世紀早期的幾何無襯線體來幫助自己想象字體的造型。此次 Kiel 對 Neutraface 新增的修改主要是比例和細節。

出自南加州的 Neutraface 似乎不那麼「紐約客」,但創意指導 Mitchell 認為 Neutraface 更多喚起的是關於時間的記憶,而非地點:「因為我們的品牌深深根植於裝飾藝術風(Art Deco)傳統,而 Neutraface 是裝飾藝術風主題下的現代衍生,所以它在為我們提供全新字體風格的同時,不會讓人覺得錯位,也不會太過偏離我們的視覺傳統。」

Neutraface
Christian Schwartz 與 Ben Kiel 合作為《紐約客》提供了定製版的 Neutraface。(來源:House Industries

對於自己在字體方面的工作,Kiel 這樣總結:「這並不算是大規模的重設計,但確實是有改變的。我認為這絕對契合雜誌的內在精神。」但他也說,不管重設計做得好不好,只要出版物改字體,總有人反對。

「就算雜誌掉在距離三英尺外的地上,老讀者仍能認出來」

「我們也要細緻入微地延續品牌的傳統,尊重這份傳統是重設計的關鍵所在。對於這份深受喜愛的雜誌,如果沒有正視其獨特的歷史和分量,如果沒能在情感上深刻理解其頁面審美,那麼,就很有可能對廣大忠實讀者所珍愛的閱讀體驗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創意指導 Mitchell 點明了重設計的原則。

Revised page, sample 1
Revised page, sample 2

改版後的雜誌內頁。(來源:House Industries

改版後的雜誌內頁。(來源:Gizmodo

這次《紐約客》的變化都十分細微,比如對目錄和主創人員頁面的清理。「Goings On About Town」欄目的改動最明顯,開篇圖片變得更加醒目,突出了評論部分,減少了博物館及演出列表中的細節。如今人們不怎麼需要這些列表信息了,Google 就可以查到,甚至《紐約客》的很多讀者根本就不在紐約。這些新的元素也將漸漸擴展到雜誌的其他部分並融入整體。

「我們保留了雜誌的基因並加入了現代的元素,」主編 Remnick 說,「就算雜誌掉在距離三英尺外的地上,老讀者仍能認出來。」

參考資料: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