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書法家與電腦字庫

renzheng
參與印刷字模的書法家任政書法作品局部。圖:金禾畫廊
本文為原上海印研所字體研究室設計師陳其瑞先生回憶文章。文中介紹了1970年代中國出版印刷業請書法家寫印刷字模的故事。本文手寫稿由張彌迪Colourphilosophy 編輯、整理。

時代的飛速發展給人們提供了越來越便捷的生活方式,如今寫信幾乎都不需要手寫了,為什麼?用電腦唄!搞美化包裝設計也幾乎一樣不用人工畫稿,電腦中有的是用不完的各種漂亮的字體,彩稿、黑稿,只要輕鬆點擊鼠標,也一樣能方便搞定。

尤其要提出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前,街上的各種店名招牌都是要請名人書法家題寫,然後再人工放大製作的。文革中上海「大世界」附近有一塊「鮮得來」三個亮麗大字的招牌,就是赫赫有名的書法家任政先生書寫的,想來也會同那兒賣的排骨年糕一樣,給人帶來深刻的回味⋯⋯現在人們要搞個美化店招的招牌題字,只要到電腦中去選擇就行了,要行書就行書,要隸書就隸書,至於要魏碑及歷史上有名的各種書家字體,在這裡都能給你提供方便選擇。

但你知道電腦中的行書、隸書、新魏體、篆書體是哪些書法家寫的嗎?

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上海字模一廠首開了請書法家書寫印刷字模的先河。請在上海的書法家任政、胡問遂、單曉天、周志高、劉小晴、張曉明等各寫了代表自己風格的行書字樣(內容統一)進行了投票打分評選。最終雅俗共賞的任政行書得票最高,被廠方選中。1976年的任政正處在老當益壯的藝術巔峰,能在方格中寫出既能直排又能橫排,又字字呼應、行氣連貫的字,可以想象是有相當難度的。老先生白天在四川路辦公室應酬各方求字,晚上在電風扇下,伏在案上艱苦地書寫6196個通用印刷字表的行書字稿。無奈,辛勤勞作付出的報酬,卻出乎意料、難以相信的少,僅僅每字一毛錢,共619.6元,驚哉!

hanfeiqing
韓飛青新魏體。圖:張彌迪

先於任先生書寫字模的上海書法家韓飛青還要特別,他當時(1974年)寫的是新魏體,雖只寫了4050個常用字,但他的稿費卻分文未得,僅象徵性地得到了一套價值60元的《昭和法帖》了事。

到了1979年,曾擔任過上海出版局副局長的萬啟盈,從一本書上的封面題字「夢溪筆談」四個字中,找到了時任北京故宮博物院書畫複製組的劉炳森同志,就請他書寫了當時還不曾有過的隸書照排字模。由於他晚於任政書寫,稿費有所提高,上海照相製版廠每字稿酬一毛五分。

zidian
四川辭書出版社《漢語大字典》局部。圖:VeryCD

幾乎與此同時,上海又發生了一樁請書法家寫字稿的事。那就是四川人民出版社準備印大型的《漢語大字典》工具書,其中需要篆體鉛字印刷,而現有的鉛字尚沒有篆書體。要知道從書寫字稿到刻制銅模再澆製成鉛字,沒有一年半載的工作是絕對辦不到的。況且辭書中還需要配合大、小各種的篆體供排版需要。從當時的出版印刷工藝考慮,只有做照排字模才是理想選擇。後由著名的篆刻大家、四川西南師範大學徐無聞教授推薦蘇州「女中之傑」書法家徐圓圓女士來擔當書寫。她共寫10366個篆書字,稿酬同劉炳森一樣,也是每字一角五分。

本人上世紀親歷了這四位書法家書寫電腦字體的首期工作,鑒於現在的年輕人沒有經歷過這件事,已經退休在家多年的我,空閑無聊之中想起過去那一幕幕的往事,彷彿就在昨天一樣,覺得很有必要說出來讓大家知道。沒有他們的辛勤勞動,我們不可能輕鬆敲打鍵盤就能搞定設計的,他們的功勞值得大書特書,歷史應該記住他們。

編者註:(1975年,湖北省出版事業管理局與四川人民出版社的負責人一道主動請纓《漢語大詞典》的編寫任務。1985年6月在《漢語大字典》編纂處基礎上成立四川辭書出版社,1986年此書發行,故書上寫的出版機構是四川辭書出版社、湖北辭書出版社。)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7 個相關討論

  1. 林卯
    2013/05/10 at 6:46 am | Permalink

    “但你知道電腦中的行書、隸書、新魏體、篆書體是哪些書法家寫的嗎?”
    根據上下文,我感覺這段有點問題:任政寫的應該是行楷,行楷和行書不同。

    現在的篆書體很多,究竟哪款是根據徐圓圓的?從字典附圖看不出來。

    對了,附圖若是用任政的行楷就好了,當前的是任政的楷書。

  2. 2013/05/10 at 1:57 pm | Permalink

    「行書」和「行楷」的區別確實不大清晰。原文沒有附圖,精確的附圖很難找,不知道您能否幫忙找到?

  3. 林卯
    2013/05/11 at 4:10 am | Permalink

    我昨天以為任政行楷的圖很容易找的,因為曾經看過類似的新聞:
    “任政之子:字模也應享有產權”該文第一張圖
    http://www.guabaoart.com/shownews.asp?newsid=1034

    但今天搜索才發現大多是行書…

    不過論風格的話,任政《毛主席詩詞楷書字帖》的封面題字很接近“華文行楷”字體
    http://www.freehead.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662938

    (話說徐圓圓的篆書是否確實做成了電腦字體?)

  4. 2013/05/12 at 3:07 pm | Permalink

    徐圓圓的篆書不清楚是否做成了數字版。大部分都沒有直接的數字版,但現有的數字版都一定有所參考這些早期字體。

  5. 唯一
    2013/05/23 at 2:00 pm | Permalink

    希望能共享更多的現有刻本/古籍/鉛字資料,國家基礎科學的發展需要這些!

  6. 唯一
    2013/05/23 at 2:07 pm | Permalink

    感覺現在修改的行書字體,很多都還不夠精緻,把原有的行書字體的味道弄沒了

  7. ANTOANTO
    2013/08/30 at 10:51 am | Permalink

    現在國內太依賴電腦字體了,書法字都已經很難看見了。像日本韓國很多時候都還很偏好手寫的書法字,店鋪牌匾經常會請書法家來題字,另外日本的畢業證基本都是手寫字掃描上去的。
    現代中國人太偏愛快餐式文化,傳統文化中細膩的部分都沒了

一個 Trackback

  1. […] 參與印刷字模的書法家任政書法作品局部。圖:金禾畫廊 本文為原上海印研所字體研究室設計師陳其瑞先生回憶文章。文中介紹了1970年代中國出版印刷業請書法家寫印刷字模的故事。本文手寫稿由張彌迪和 Colourphilosophy 編輯、整理。 時代的飛速發展給人們提供了越來越便捷的生活方式,如今寫信幾乎都不需要手寫了,為什麼?用電腦唄!搞美化包裝設計也幾乎一樣不用人工畫稿,電腦中有的是用不完的各種漂亮的字體,彩稿、黑稿,只要輕鬆點擊鼠標,也一樣能方便搞定。 尤其要提出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前,街上的各種店名招牌都是要請名人書法家題寫,然後再人工放大製作的。文革中上海「大世界」附近有一塊「鮮得來」三個亮麗大字的招牌,就是赫赫有名的書法家任政先生書寫的,想來也會同那兒賣的排骨年糕一樣,給人帶來深刻的回味⋯⋯現在人們要搞個美化店招的招牌題字,只要到電腦中去選擇就行了,要行書就行書,要隸書就隸書,至於要魏碑及歷史上有名的各種書家字體,在這裡都能給你提供方便選擇。 但你知道電腦中的行書、隸書、新魏體、篆書體是哪些書法家寫的嗎? 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上海字模一廠首開了請書法家書寫印刷字模的先河。請在上海的書法家任政、胡問遂、單曉天、周志高、劉小晴、張曉明等各寫了代表自己風格的行書字樣(內容統一)進行了投票打分評選。最終雅俗共賞的任政行書得票最高,被廠方選中。1976年的任政正處在老當益壯的藝術巔峰,能在方格中寫出既能直排又能橫排,又字字呼應、行氣連貫的字,可以想象是有相當難度的。老先生白天在四川路辦公室應酬各方求字,晚上在電風扇下,伏在案上艱苦地書寫6196個通用印刷字表的行書字稿。無奈,辛勤勞作付出的報酬,卻出乎意料、難以相信的少,僅僅每字一毛錢,共619.6元,驚哉! 韓飛青新魏體。圖:張彌迪 先於任先生書寫字模的上海書法家韓飛青還要特別,他當時(1974年)寫的是新魏體,雖只寫了4050個常用字,但他的稿費卻分文未得,僅象徵性地得到了一套價值60元的《昭和法帖》了事。 到了1979年,曾擔任過上海出版局副局長的萬啟盈,從一本書上的封面題字「夢溪筆談」四個字中,找到了時任北京故宮博物院書畫複製組的劉炳森同志,就請他書寫了當時還不曾有過的隸書照排字模。由於他晚於任政書寫,稿費有所提高,上海照相製版廠每字稿酬一毛五分。 四川辭書出版社《漢語大字典》局部。圖:VeryCD 幾乎與此同時,上海又發生了一樁請書法家寫字稿的事。那就是四川人民出版社準備印大型的《漢語大字典》工具書,其中需要篆體鉛字印刷,而現有的鉛字尚沒有篆書體。要知道從書寫字稿到刻制銅模再澆製成鉛字,沒有一年半載的工作是絕對辦不到的。況且辭書中還需要配合大、小各種的篆體供排版需要。從當時的出版印刷工藝考慮,只有做照排字模才是理想選擇。後由著名的篆刻大家、四川西南師範大學徐無聞教授推薦蘇州「女中之傑」書法家徐圓圓女士來擔當書寫。她共寫10366個篆書字,稿酬同劉炳森一樣,也是每字一角五分。 本人上世紀親歷了這四位書法家書寫電腦字體的首期工作,鑒於現在的年輕人沒有經歷過這件事,已經退休在家多年的我,空閑無聊之中想起過去那一幕幕的往事,彷彿就在昨天一樣,覺得很有必要說出來讓大家知道。沒有他們的辛勤勞動,我們不可能輕鬆敲打鍵盤就能搞定設計的,他們的功勞值得大書特書,歷史應該記住他們。 編者註:(1975年,湖北省出版事業管理局與四川人民出版社的負責人一道主動請纓《漢語大詞典》的編寫任務。1985年6月在《漢語大字典》編纂處基礎上成立四川辭書出版社,1986年此書發行,故書上寫的出版機構是四川辭書出版社、湖北辭書出版社。) Type is Beautiful […]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

陈 其瑞
原上海印刷技術研究所字體研究室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