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TDC2 2007 獎發布

tdc07.jpg
圖為 Hermann Zapf 和 Akira Kobayashi 設計的 Palatino Sans and Palatino Sans Informal。
2007 TDC 字體設計獎發布。獲獎名單。今年是字體指導協會(Type Directors Club)連續第十年舉辦字體設計比賽。獲獎作品將在 Typography 28上刊登並稍後結集出版。

Adrain Frutiger 獲得 2006 SOTA Typography 獎

afrutiger_1.jpg

20世紀最卓越的字體設計師,瑞士人 Adrian Frutiger 去年底獲得了2006 SOTA (The Society of Typographic Aficionados) Typography 獎,該獎表彰了其對字體設計做出的卓越貢獻。Adrain Frutiger 最著名的字體包括:Univers, Frutiger 和 Avenir,而且至今仍然在 Linotype 與日本設計師 Akira Kobayashi 一起對自己的經典字體進行不斷的完善和拓展,比如 Frutiger Next 和 Avenir Next 等。

Adrain Frutiger 1928年出生於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因特拉肯。16歲時 Adrain 開始在家鄉做排字工人,1949年在蘇黎世實用美術學校(Kunstgewerbeschule in Zürich)讀書,在兩名著名教授 Alfred Willimann 和 Walter Käch 指導下學習。畢業後 Frutiger 受雇於巴黎的 Deberny Et Peignot,幫助將一些字體轉換成新的照相排版使用的字體。在這裡他也設計了幾款字體,包括 Phoebus (1953), President(1954,Frutiger 第一款被發售的商用字體),Ondine (1954)和 Meridien (1955)。

當時由於另一非襯線字體 Futura 在市場上獲得了巨大成功,Frutiger 被要求設計一款類似的幾何型字體與其競爭。而 Frutiger 則說服自己的老闆不按 Futura 的路線,而是根據1896年的老字體 Akzidenz Grotesk 為藍本,設計了後來為 Frutiger 在字體設計業奠定國際聲譽的字體 Univers。這一龐大的字體家族包括了21種不同比重和分別為它們設計的斜體。Univers 一上市就得到積極的響應,Frutiger 自己則聲稱 Univers 成為其日後字體設計的標準,後來的 Serifa (1967) 和 Glypha (1977)的設計都是基於 Univers。

afrutiger.jpg

1970年代初,法國戴高樂機場委託 Adrain Frutiger 為其設計新字體,當時要求字體能在遠處和不同角度都具有較高識別度。Frutiger 考慮之後放棄了比較過時的 Univers,而是設計了新字體 Roissy,其特徵是在 Univers 的基礎上結合了 Gill Sans、Antique Olive 和倫敦公共交通使用的字體 Johnston 等字體的有機和人性化特徵,上升和下延部分比較突出,且間距較寬。字體後來更名為 Frutiger,1975年開始在戴高樂機場使用,1976年開始由 Linotype 向市場發售,至今仍然是 Linotype 最受歡迎的字體之一。

1988年 Adrain Frutiger 完成了另一著名字體 Avenir。該字體受 Futura 啟發,但也採納了新 Grotesques 的風格,推出後廣受歡迎。1990年代後,他開始專心進行自己已有字體的完善和擴展工作。

Adrain Frutiger 現在居住在瑞士首都伯爾尼。

參考和閱讀:

Virgin Media

virgin_1 virgin_2

2007年2月,Richard Branson的媒體綜合巨頭打出了Virgin Media的品牌。視覺形象由其御用設計公司Start Creative和在媒體字體設計方面經驗豐富的Fontsmith合作完成。Fontsmith曾經為英國主要媒體品牌,包括BBC、ITV、Channel 4設計字體。

說 Helvetica 和 Arial

今天和 SY 爭論 ArialHelvetica 的是非,到底 Arial 是不是 Helvetica 無恥廉價的替代品,而沒有任何可取之処。

歷史是 Helvetica 於1950年代由瑞士的 Haas Foundry 設計,作爲瑞士字體設計的代表作之一,加上 Linotype 的推廣(當時 Haas Foundry 已與 Linotype 合併),Helvetica 在1960-1970年代風靡全球,其不表現任何外在信息的字形設計廣受歡迎,被用在幾乎所有場合。1980年代當 Adobe 發佈 PostScript 的時候,自然選擇了 Helvetica 作爲附帶的4種基本字體(另外三種是 Times、Courier 和 Symbol),當時 Adobe 是從這些字體原本所屬的字體機構取得授權的。

當1980年代晚期,桌面排版開始逐漸進入主流,Macintosh 和 PostScript 的出現讓大衆可以開始自己排版。儘管 Adobe 公佈了 PostScript Type 3 的技術細節,但品質較高的 PostScript Type 1 技術仍舊掌握在 Adobe 手中,因此當時市場上其他公司只能製作和發售質量較差的基於 Type 3 的字體。實際上,當初 Linotype 將 Helvetica 授權給 Adobe 得到的交換就是可以開發基於 PostScript Type 1 的 Helvetica,從而進入高端桌面排版市場。到了1989年,很多公司都在試圖研發自己的高質量桌面排版技術,打破 PostScript 的壟斷。這個時候 Apple 和微軟互相授權對方使用自己研發的 TrueType 和 TrueImage 技術,這一行動迫使 Adobe 放棄了對 PostScript Type 1 的技術壟斷。與此同時,衆多 PostScript 的克隆品紛紛面市,這些系統通常附帶有與 PostScript 所附帶字體相類似的字體。其中一款由 Birmy 發售的系統就包含了由 Monotype 的 Robin Nicholas 和 Patricia Saunders 設計的 Helvetica 的替代品,名叫 Arial。

Arial 作爲 Monotype 著名字體系列 Grotesque 的一個改編,其比例、字距、行距和比重都依照了 Helvetica 的設計。因此儘管兩者筆畫上有細微的差距,但 Arial 還是能在非 PostScript 的排版場合替代 Helvetica,並且兩者在很小的尺寸下很難區分。當微軟開發 Windows 3.1 的時候,將 TrueType 作爲其字體標準,並且使用的是 Arial 而非 Helvetica。這在商業上是很容易理解的,在大部分人無法辨認或對二者的區別漠不關心的情況下,微軟不願意在每一份軟件中都支付一次較高的授權費,因此一般都直接買斷字體,而 Linotype 決不肯將 Helvetica 售予微軟。另一方面 Apple 隨後也將 TrueType 作爲其標準,但選擇的卻是從 Linotype 那裏獲得了相對昂貴的 Helvetica 授權。Windows 和 Office 的盛行最終導致了 Arial 取代 Helvetica 佔領了其最通用最受歡迎字體的地位。2006年8月,Helvetica 擁有者 Linotype 被 Arial 開發者 Monotype 收購。

設計師的主流意見是(不大願意用設計師這個詞),Arial 只是 Monotype 和微軟逃避應付授權費的一個仿冒品,對其出生和歷史很不屑,因爲在設計時使用字體上,字體的歷史與其本身的品質是同等重要的。有人說 Arial 的字距和行距設計有問題,但其實 Helvetica 也有類似的問題,但這一點在其更新版本 Helvetica Neue(日本設計師 Akira Kobayashi 和傳奇 Adrian Frutiger 主導)中得到了糾正。至於說 Arial 的字形設計不夠 Helvetica 標致則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不見得 Helvetica 的「a」翹一下尾巴就能高明到哪裏去,至於 Arial 的字形設計有沒有 Helvetica 那樣精彫細琢過也無從而知。其實根據比較發現 Arial 與另一著名非襯綫字體 Univers 的相似要大於與 Helvetica,儘管這改不了 Arial 被人鄙視的出身。然而,由於 Arial 後來由 Monotype 的工程組幾個月的調整,Arial 事實上比 Helvetica 更加適用屏幕及各種分辨率(在 Mac 上兩者儘管相差不大,但在 Windows 和其他屏幕環境下 Arial 的易讀性都要強於 Helvetica,尤其是有鋸齒時)。Arial 目前已擴展到西裏爾字母、希臘字母、阿拉伯文和希伯來文(Arial Unicode 甚至包括東亞文字),而 Helvetica 仍然局限在擴展拉丁 A 系(Latin A Extended)字母內。

Arial gets chosen because it’s cheap, not because it’s a great typeface.

對於 Helvetica 命運不忿其實更多的是對設計歷史和設計文化的尊重,對於 Arial 的鄙視和嘲笑更多的是對商業的投機行爲和對設計傳統的踐踏的鄙視和嘲笑。儘管 Helvetica 在拉丁字母排板中,尤其是更新的 Helvetica Neue 在質量上優於 Arial,但從應用層面來講,Arial 的使用範圍和通用識別性仍然要強於 Helvetica。

播客:字談字暢

字談字暢 097:Helvetica 並不是本期主題

2019/04/16
TypeChat #97

時和氣清,轉眼已過仲春令月。本期回顧近聞,向大家介紹重要產品的迭代、值得注目的新作,以及,今時今日的 Helvetica。


字談字暢 096:西文排版的入鄉隨俗

2019/04/02
TypeChat #92

3 月 23 日,漢儀字庫主辦的「漢儀星課堂|文字設計中的中西文匹配」沙龍在上海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舉辦。本台主播 Eric 在沙龍中發表主題演講《西文排版的入鄉隨俗》,分享中西文並排、混排中微觀字體排印(microtypography)相關的要點。今日播出現場錄音,以饗未能到場的聽眾。

本次演講幻燈片等相關信息將在 TIB 會刊第八期刊出,詳情請參考本站會員計劃


字談字暢 095:三個做編輯的設計師談編輯設計

2019/03/19
TypeChat #92

當我們談論編輯設計時,我們可以談論些什麼:一個術語的涵義,一門學科的範疇,一項工作的內容,一種設計的態度?今日三人鼎談,我們邀來了老朋友——設計師同時也是一位編輯的 Mira——與聽眾分享關於「編輯設計」的理解。


字談字暢 094:東京都見顏真卿

2019/03/05
TypeChat #92

年初,唐代書法家顏真卿的名作《祭侄文稿》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展出。本期有幸邀來前往觀展的彌迪,即時即地為我們分享個中體驗,並與我們進一步暢聊字與帖的欣賞之道。


字談字暢 093:此 UI 非彼 UI

2019/02/19
TypeChat #92

IRG (Ideographic Rapporteur Group) 是一個我們多次提及的工作小組,而關於它的組織、成員與運作,聽眾或許知之甚少。今日本台有幸邀來 IRG 青年專家 Eiso,與大家分享 IRG 幕後的故事。同時,Eiso 也將進一步為我們介紹 CJK Unified Ideographs 相關的基本概念、歷史信息以及工作進展的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