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DIN 的故事(下):荷蘭設計師 Albert-Jan Pool 訪談

作者/ Author: TYPO Magazine 原載於/ Original from: TYPO.17 Sep, 2005 翻譯/ Translation: Colourphilosophy

din_pool1994年,舊金山,Albert-Jan Pool 和 Erik Spiekermann 在開完 ATypl 會以後一起搭乘出租車去機場。Spiekermann 知道 Pool 的老闆破產了,他告訴 Pool 說如果他願意為了生計去做一些字體設計,他應該首先看一下 OCR 和 DIN 字體。同時,他邀請 Pool 一起去柏林詳談細節。一年之後,Fontshop 發行了 Pool 設計的字樣:FF OCR-F,之後又推出了 FF DIN 字體家族。Spiekermann 對於市場空白具有敏銳的洞察力。數字化的 DIN 字體在當時雖然可用,但是只有兩個磅值並且呈幾乎絕對的幾何形態。Pool 設計了5種磅值的 DIN FF 家族,同時還加上了斜體以及某些可以替換的字母,如上面是圓點的”i” 和小寫字母。隨着時間的推移,5種 DIN Condensed(窄體DIN)也面世了,同時還增加了希臘和斯拉夫字母。新的 FF DIN 和老的 DIN 最大的區別在於更細的水平筆劃和更流暢的曲線。 除去它原始而技術感的外觀和它成為德國高速公路的道路指示牌之外,FF DIN 成為了一種現象。這種字體甚至出現在了書籍和雜誌中,同時被各種文化機構廣泛使用。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在2005年想要採訪 Albert-Jan Pool 的原因。

繼續閱讀

DIN 的故事

din_1  

背景

什麼是 DIN?

DIN 是德國標準協會,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 的首字母縮寫。 1975年起,德國政府把DIN作為國家標準體系,同時DIN也是德國標準的主管機關。德國標準協會成立於1917年,總部設在柏林。DIN 標準在國際和歐洲範圍內被廣泛使用,並代表德國的利益。DIN 字體算是西文字體中的另類。它不僅僅是一款字體,更屬於一個龐大的國家標準體系,代表了一種把簡單的解決辦法標準化的思想。

繼續閱讀

Jan Tschichold 關於段首縮進的講義

jan-tschichold-001
1926年24歲的 Jan Tschichold。Photograph: Thames and Hudson

最近忙完之後,重新讀 Jan Tschichold 的《The Form of the Book》。現根據其中的部分論文,將主要的一些傳統排版和字體使用的規則和 Tschichold 的觀點歸納成系列。保守派設計愛好者比如我,對於這些規則十分鐘愛,但設計至上者們也許對條條框框不屑一顧。無論何種情況,領會精神或者循規蹈矩,都僅供參考。

pilcrow

中世紀之前,段落的分隔使用「¶」符號(Pilcrow,「段落符號」,如今天的「§」)。儘管當時文字並不分成「段落」,因此該符號在文字中間,通常用紅色,表示意思的轉折(很像中國小學語文的「分段」符號)。中世紀,段落開始形成,但仍然保留了使用「¶」段落符號的習慣。由於要保持紅色,因此該記號由專門的工人(rubricator)在排字印刷結束後專門標記上。因此排字工通常將每段開頭空下來,留位置給分段符號。由於負責做記號的工人經常缺席,人們發現段首的空格(em quad indention 或 indent)作為標記,不用紅色符號也已足夠,這就形成了我們今天段首的縮進,一般大小為1 em。(由此推想,中文當初開始橫排,開段的空兩格也大該由此西文習慣而來。)

indent_2
1498年:《The Golden Legend》。Image: gregorcles@Flickr

頂格與加大行距無法取代縮進

對於前人的花哨風格撲之以鼻,人們開始簡化這些「花樣」。於是在19世紀末,英國排字者首先開始摒棄段首縮進,開始使用頂格的段首。這一風格因為一些主要書商的採用,逐漸推廣開來,並被報紙、小冊子、雜誌等低廉印刷品大量採用。Tschichold 認為此法並不能代替原有縮進的功能,不值得效仿。報業的排字者通常在兩段之間的行距隨意加多兩到三點,取代縮進的作用,這樣破壞了文字整體的美感。有時一段的末尾剛好是句號,他也會不分上下文的將其分段,加入行距;有時則會疏忽而忘記增加行距,影響了整個理解和閱讀。

Tschichold 進一步闡釋,讀者通常比起段首,讀到段尾時已經相對沒有那麼興緻勃勃。頂格段首會讓讀者覺得自己仍然在閱讀類似的內容,因此不僅使讀者逐漸失掉興趣,也掩埋了作者良苦用心的分段。這一看似使文章整齊一致的開端方式,卻影響內容的理解和傳播,成為頂格分段的最大缺陷。Tschichold 也提到另外兩種儘管少見但更加令人心煩的分段方式:一是用一條長線分隔,這樣不僅粗暴的打斷了文字,也會迷惑讀者;二是段末一行右對齊——純粹的無聊和無謂。

Tschichold 感嘆到:「為什麼這樣具有明顯缺陷的風格還需要解釋?」

參考

  • Tschichold, J. ‘Why the Beginnings of Paragraphs Must be Indented’, The Form of the Book, 1991, Lund Humphries

Type Discovery: Schoolbook 字體

一直很喜歡 Berthold 的字體 Collection,最近發現其中的 AG Collection 裡面的 Schoolbook 特別有意思,它的形狀特別圓,有點象之前很流行的 Avant Garde Gothic,但是其細節更嚴格,比如 e 和 s 最後都是水平,和 Helvetica 很象。我 google 一下發現一般叫 Schoolbook 的版本原來是為兒童設計的,特點為 counter 特別圓,x 高度很大,識別性很強,適合剛學習讀書的兒童。再尋找了一下,發現很多字體其實都有 Schoolbook 版本,個人覺得有些比正常版本更好更有意思。

The Grid System

The Grid System 是一個新近推出的網站,包含了關於網格系統、以及黃金定律、基線網格等等相關概念的各種新聞、文章、資源和工具。網站同時也與 YouWorkForThem 合作推出圖書服務,還有一個 Flickr Group: The Grid System

Max Kerning

最近 Extensis 為了推廣其字體管理軟件 Suitecase Fusion 2 製作了一個網站叫 Max Kerning,圍繞一個虛擬的人物 Mr. Max.

但是這個 Mr. Max 真的 Geeky 到了一定境界。簡直就是一個負面樣本。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往他這種極端走啊。

恐怖片海報集

最近一個叫 Wellmedicated 的網站集合了100張古老的恐怖片海報,下面幾張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大家如果感興趣不妨前往這裡看一下。

繼續閱讀

社會能量:當代荷蘭交流設計

引用官方的宣傳文字:
「社會能量」——當代荷蘭交流設計巡迴展,將於11月2日下午4點在北京今日美術館3號館開幕。展覽彙集了當代荷蘭11個先鋒設計團體,從各個層面展示了荷蘭的當代先鋒設計思想。展覽由北京今日美術館、OMD當代設計中心以及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主辦,由荷中藝術基金會、蒙德里安基金會、荷蘭王國駐華大使館、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支持、協辦。北京站結束後,還將在香港、深圳、上海等地巡迴展出。

即使此類涵蓋很廣的設計展覽資訊我們不常貼出,但鑒於荷蘭對整個字體排印和平面設計的影響,對我們的影響,我們始終覺得這是一次很好的學習和討論的機會。展覽將展出300多件展品,「包含了平面設計、書籍、形象、裝置、地圖、建築平面、導示、舞台、遊戲、界面、影像、動畫等多種形式」。

最後要說的是,網站的 blog 設計十分優秀,很好的體現了荷蘭的設計特點。設計師是中央美院的 power_sign

Face the Nation v2

對於 Rex 的文章,我有幾點補充。

愛爾蘭:

愛爾蘭採用的 Gaelic script 是採用拉丁字母加上音調符號,基於中世紀的 half uncial script。其特點是大小寫混合,大寫在詞中佔小寫的x高度,筆劃特徵是扁頭筆橫持。

從《Writing & Illuminating & lettering》掃描,Edward Johnston著,1906年。
從《Writing & Illuminating & lettering》掃描,Edward Johnston 著,1906年。
繼續閱讀

Face the Nation

美國聖托馬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Thomas)和明尼蘇達州書籍藝術中心(MCBA)共同策划了名為「Face the Nation」的展覽,探討國家形象和字體設計之間的互動。

二十世紀初期,工業革命剛剛興起,歐美國家之間的互動越來越多,直接加強了各國對於塑造自己國家形象的急迫性。於是值得褒揚的愛國主義情緒和兩戰後極端的沙文主義都在這一段國家形象的塑造中表現出來。有些國家通過尋找自己的歷史文化,復興自己的傳統風格。有的新興國家則需要與自己的語言聯繫,為新的國家風格創造新字體。

Images: stthomas.edu

「挪威的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威廉‧莫里斯是工藝美術運動的始祖) Gerhard Munthe (1849-1929) 曾深入挪威的鄉村,尋找祖國原始的藝術,將自己十分鐘愛的中世紀北歐的壁毯風格以及挪威民間藝術應用於自己的故事書設計。

繼續閱讀

播客:字談字暢

字談字暢 075:論男禿頭有幾種膚色

2018/06/12

Unicode 11.0 發布。圍繞本次 Unicode 的更新,我們側重討論了與漢字及漢語使用者相關的內容,以及全球人民喜聞樂見的 emoji 新字符。


字談字暢 074:數,不勝數(肆)

2018/05/29

專題第四期,與大家聊聊數字表記中的一類特別現象——大寫數字。


字談字暢 073:由繁入簡易,由簡入繁難

2018/05/15

漢字的字形,隨歷史而演變。異體字的整理,漢字簡化方案的提出及推行,以及各地區字形標準的差異,都為今日漢字的使用者和計算機軟件的國際化,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問題——當我們受惠於由繁入簡的便利時,也不得不面對由簡入繁的疑難。


字談字暢 072:字體之春

2018/05/01

暮春之際,我們放眼世界各地的新事件、新作品、新技術——從月刊到漫畫,從字體到文章,從會議到賽事——與聽眾一同回顧值得關注的字體排印趣聞及觀點。


字談字暢 071:意大利不僅有斜塔,還有斜體

2018/04/17

Italic type,始自文藝復興的書寫體風格,對後世拉丁字母字體的斜體樣式影響至深。今天我們特別邀來老朋友 Mira,與大家分享「意大利體」的源起與發展,「意大利斜體」和「羅馬正體」的碰撞與融合,以及「斜體」在當下書寫規範中的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