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研究 / Research

Steglitzer Werkstatt:現代商業設計事務所的初露頭角

二十世紀早期的德國見證了海報藝術、書籍藝術的興起,商業平面設計初現雛形,但這段過渡時期的歷史卻往往被揚·奇肖爾德(Jan Tschichold)或者保羅·倫納(Paul Renner)等早期現代主義者的革新光環蓋過。「包豪斯以外:現代主義的另一面」系列文章重點關注這些過渡時期的藝術家和早期設計師們,也希望他們的思想、作品與遭遇能予後來人以啟發。

在系列的前兩篇文章中,Emil Rudolf Weiß 承擔起了從書法和裝幀藝術到商業出版生產的過渡,Willy Wiegand 則為書籍工藝設下了高入雲端的標杆。然而魏瑪德國時期的平面設計發展之迅猛,並非僅僅歸功於這兩人,更是得益於小規模私人印刷和大規模商業印刷的緊密結合。本文要介紹的施泰格利茨工作坊(Steglitzer Werkstatt)雖然只運作了三年,算是曇花一現,但它可以說是那時最早、也在商業上最成功的「平面設計事務所」。它的三位主創設計師格奧爾格·貝爾韋(Georg Belwe, 1878–1954)、弗里茨·赫穆特·埃姆克(Fritz Helmuth Ehmcke, 1878–1965)和弗里德里希·威廉·克羅伊肯斯(Friedrich Wilhelm Kleukens, 1878–1956)除了在施泰格利茨工作坊發光發熱,也在各自的一生中對平面設計職業的發展做出了可觀的貢獻。

不離不棄的破折號

用思源黑體 Heavy 顯示的各種橫杠形狀的字符,具有不同的長短、粗細和高低位置。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從本文起將重點分析幾個中文的特殊標點符號。希望讀者可以結合本系列之前關於「擠擠總是有的」「避頭尾」等幾項內容一起來閱讀分析。

2016 年 7 月「知乎 LIVE」新上線,而本站作者、多語言字體技術開發者梁海隨即在其知乎專欄里發布了一篇名為《破折號好難啊!破折號怎麼這麼難!》的文章。他在文章里附上了 2016 年 7 月 8 日在推特上發的截圖,並對 1024 場次「知乎 LIVE」中使用的 907 個破折號進行了統計,結果發現居然有 11 種用法,情況之複雜以致於他說「嗯……我懶得分析了。」既然如此,筆者就接這一棒,為大家分析一下為什麼破折號這麼難。

「孔雀計劃」序——中文排版思路的重建

TIB 在創建之初主要着重於介紹西方字體排印的歷史、理論與實踐,而對於中文的字體排印,我們能做些什麼,也是我們從未停止思考的問題,而「中文排版」則很自然地成為關注的焦點。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傳統中文排版工藝已隨着金屬活字的消亡而沒落,又經過照相排版、數碼時代的洗禮,對西文排版方式亦步亦趨。在中文字體排印「告別鉛與火,走向光與電」已過三十餘載的今天,是時候對中文排版重新審視一番了。

重建,是因為曾經被摧毀過——現在的中青年設計師里,能理解並掌握中文排版傳統規範知識的人已經很少,在專業的美術院校里幾乎已經沒有老師教;沒有多少人想到要學、願意學,即使想學也沒有人教、也沒有教材,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被完全摧毀、亟待重建的狀態。

一次關於跨文化文字設計的討論(一):審美、理念與思路

馬禮遜(Robert Morrison)編纂的《華英詞典》(1815–1823)中的「字」詞條。

在經濟全球化的影響下,多文字設計很早就在商業領域開始了嘗試。從單純為企業設計多語言的品牌標識,到如今初露鋒芒的本地化字庫定製,這通常是較大的設計公司、字體公司承接的業務,也盡在有限的範圍內運用。如今隨着小型工作室、獨立設計師的湧現,多文字設計則成為一種共同的專業追求,這意味着更多人將在跨文化的語境下設計,即為非母語的文字做設計。

赫拉爾德·因赫爾(Gerard Unger, 1942–2018):繼往開來的字體設計師

2011 年在 ATypI 大會。來源:Luc Devroye

2018 年 11 月 23 日,荷蘭字體設計師赫拉爾德·因赫爾(Gerard Unger)逝世,享年 76 歲。

因赫爾是馬修·卡特(Matthew Carter)和埃里克·施皮克曼(Erik Spiekermann)的同輩,也被荷蘭設計師弗雷德·斯邁耶爾斯(Fred Smeijers)稱作「繼揚·范克林彭(Jan van Krimpen)和布拉姆·德杜斯(Bram de Does)之後,荷蘭字體設計的文化大使」。他出生在熱金屬鑄排機的末期,成長在照相排版年代,又親歷了桌上出版革命的風雨,可稱繼往;在字體設計上始終追求實用技術與美學形體的結合,積極在當代字體行業中發光發熱,是謂開來。本文將以因赫爾的字體作品為主,為讀者簡明介紹一下他的一生。

回顧《中文排版需求》

今年 9 月 18、19 兩天,萬維網聯盟 (W3C) 在日本東京慶應義塾大學辦了一場數字出版工作坊。之後,由日本數大出版社集資與慶應大學合作成立的高級出版實驗室(Advanced Publishing Lab, APL)趁這機會舉辦了一場座談會,W3C 中文標準參與者董福興(Bobby Tung)在會上用日語做了一場「中文排版需求的沿革與標準化活動」為主題的演講,本文根據講稿加以說明,講述《中文排版需求》目前的進程,以及繼續推進它所需的行動。

《中文排版需求》的過去與進程

2009 年,《日文排版需求》(「日本語組版処理の要件」, 簡稱 JLREQ)正式發表,如同日本標準化專家小林龍生先生在其著作《EPUB 戰記》中所述,在日本當地並未產生迴響與漣漪。但這是由 W3C 國際化工作小組(i18n WG)所發表的第一份語言排版文檔,實際上是一步重要的定石。一方面作為參考文件,推動了多數與東亞語文排版相關 CSS3 標準的制定;另一方面也引出了其他語言的跟進,中文就是其中之一。

Willy Wiegand:不來梅印刷坊與德國書籍工藝的標杆

不來梅印刷坊書籍(圖:Christian Hesse Auktionen
二十世紀早期的德國見證了海報藝術、書籍藝術的興起,商業平面設計初現雛形,但這段過渡時期的歷史卻往往被揚·奇肖爾德(Jan Tschichold)或者保羅·倫納(Paul Renner)等早期現代主義者的革新光環蓋過。本系列文章重點關注這些過渡時期的藝術家和早期設計師們,也希望他們的思想、作品與遭遇能予後來人以啟發。

德國的不來梅印刷坊(Bremer Presse)在 1911–1939 年運作期間印製的書籍,版式裝幀之精湛考究,至今仍受到眾多藏書家的追捧。那時,奇肖爾德一代人還未成年,現代主義的文字排印和平面設計尚在襁褓之中,不來梅印刷坊的作品可謂德國書籍設計最早的行業標杆。而它的主要運營者威利·維甘德(Willy Wiegand)則對印刷坊的工作模式、書籍選題、裝幀設計、以及生意的興衰都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2018 日中韓字體講座暨研討會回顧

2018 年 9 月 1 日,「日中韓字體講座暨研討會:東亞漢字字體的現在與未來」在東京印刷博物館舉行。Type is Beautiful 有幸參與協辦,成員 Eric 作為組委會成員參與策劃,並為整場會議提供中文翻譯。與會嘉賓陣容龐大,分別來自日、中、韓三國字體文化研究前沿,為大家分享了東亞文字、尤其是漢字設計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實踐。下面跟隨 TIB 簡單回顧一下這場字體學術盛會吧。

視力表與視標(optotype)設計

雖說早在十三世紀末人們就發明了最原始的眼鏡,但在科學的視力檢測和驗光技術沒有成熟之前的很長一段時期,配一副合適的鏡片依然要靠運氣。如果你是一位十八世紀的近視眼,只能在店裡有限的鏡片選擇中不斷試戴,或者在街上找到一位在不同小鎮之間賣鏡片的商販,他只會根據你的年齡大約猜測一下近視程度,挑一副鏡片給你。

那麼,視力檢測的系統理論以及它催生的產物——視力表,是何時出現的,視力表上的視標(optotype)設計又有何講究呢?

暢想中文字體設計的未來——與華人設計師張軒豪、許瀚文、厲致謙的聚談

張軒豪為一個名為 Across Borders 的海報系列創作的文字設計。(圖:張軒豪)
紐約字體指導俱樂部(TDC, Type Director’s Club)在今年八月推出了全新的數字期刊 Typegeist,討論對當今文化敘事至關重要的文字設計。在主題為「文字設計去本位化」的第一期刊物中,紐約設計工作室 Synoptic Office 的林欣榮(Caspar Lam)和朴瑜俊(YuJune Park)邀請了張軒豪、許瀚文、厲致謙這幾位來自大陸和港台的設計師,共同探討中文字體設計的現狀與未來。在連線紐約、香港、台北、上海四個城市的網絡視頻會議中,設計師們論及當下中文設計正處於遽變的轉折點,無不感到興奮。
訪談原文刊載於 Typegeist 第一期,本站獲授權翻譯全文。

與三位設計師的訪談在一陣笑聲中開始,大家自嘲道:「我們是不是一群自討苦吃的人?」一款標準的中文字體包含至少七千個字符,如此大的字符集需求與可供選擇的字體產品數量是成反比的,這不足為怪。但技術革新與市場全球化正在給中文字體設計帶來深遠的影響。

播客 / Podcast  

字談字暢 106:觀看《平面之道》之道

TypeChat #106

《平面之道》(Graphic Means),以鏡頭、旁白和訪談記錄並重現了前數碼時代平面設計生產技術的發展歷史。將這部紀錄片引介給國內的設計師及設計文化愛好者,是 The Type 此前幾月的重要活動。

今天我們特別邀來該片的中國內地首映及系列活動策劃人 Mira,以及簡體中文字幕譯者 Richor,為大家介紹《平面之道》的觀影之道。

字談字暢 105:造字神器 Glyphs

TypeChat #105

本期節目將集中介紹一款軟件,也是本台過往對話中的常客——Glyphs。它為多文種的字體設計及字體文件製作,提供了豐富的特性和易用的界面,深受專業設計師及字體愛好者的認可。

3type(三言)團隊深度參與了 Glyphs 的本地化及教學推廣。今天我們特別邀來 3type 的兩位專家——微梨和初陽——為大家介紹這款專業工具及其背後開發者的故事。

字談字暢 104:全球字體新聞聯播

TypeChat #104

聽眾朋友早上好,今天是 7 月 23 日又一個星期二,歡迎收聽全球字體新聞聯播。

本期節目,照例將為大家介紹近期海內外值得回顧的新聞新事、新書新字。特別地,我們集中關注了一些與基里爾字母字體設計相關的競賽、作品及書籍,希望為大家提供更廣泛的視野。

字談字暢 103:行高行距行行行(hángháng xíng)

TypeChat #103

行高或行距是文字排版的基礎參數,也是排版品質的先決要素之一。本期節目我們以這一基本概念為主題,側重介紹它的定義,及其在當下常見設計工具中的度量模型,以便聽眾更全面地了解「行」的行為模式。

字談字暢 102:數據驅動不出的字體設計

TypeChat #102

「數據」已是當下視覺設計的重要輔助工具。然而如何在設計實踐中運用統計數值或幾何規則,仍存在多種爭議。今天我們試着對字體設計中的「數據」及相關的設計方法進行一些討論。

字談字暢 101:蘋果字體極簡史(續)「西有舊金山,東現紐約城」

TypeChat #101

WWDC 2019 召開,Apple 發布了一系列關於語言文字及字體排印的新特性。今天,我們就來繼續聊聊「蘋果字體極簡史」的又一新篇章。

字談字暢 100:精選字談字暢下午茶

TypeChat #100

今天是我們的第 100 期。本期內容是「字談字暢下午茶」百期紀念沙龍活動的實況精選,由到場的幾十位聽眾與主播共同錄製完成。再次感謝當日來訪的熱心聽眾,同時感謝此時在聲波另一端的你——與我們一同度過過去的一萬多分鐘。

字談字暢 099:Kerning Panic·字談字串(八)人造千年蟲

TypeChat #99

公元 2019 年 5 月 1 日,日本改元「令和」。年號的更迭讓大家重新注意到計算機軟件中時間與日期的處理問題,新年號的名稱也離不開字體及排印的相關支持。本期我們與《內核恐慌》兩位主播重聚,聊一聊日本令和的「千年蟲」。

字談字暢 098:尼羅河畔聖書體

TypeChat #98

埃及古代遺迹上的「象形文字」是什麼?如何破譯和解讀這些古老的文字?在當下的數碼環境中又怎樣記錄和傳輸它們?——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埃及學研究者樹海,由淺入深,為大家闡明關於聖書體的基本概念。

字談字暢 097:Helvetica 並不是本期主題

TypeChat #97

時和氣清,轉眼已過仲春令月。本期回顧近聞,向大家介紹重要產品的迭代、值得注目的新作,以及,今時今日的 Helvet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