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前言

西文字體的歷史是欣喜堂《活字字體的基礎講座》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沒能趕上前次翻譯發表。現在翻譯工作終於完成,在此登出,以饗讀者。原作者今田欣一先生的一貫主張是,現代日文是一套複雜的書寫體系,因此現代日文字體應該分別用和字、漢字、西字三種各自不同的文字體系的字體進行混排。在現代的中日韓字庫里,西文字符也是不可缺少的,因此掌握西文字體的基礎知識非常重要。

西方印刷術和字體排印學同樣有着非常悠久的歷史並有其獨特的體系,但由於歐洲大陸各國之間的相互影響,整個體系比較繁亂複雜。就目前的中文資源來說,像本文這樣以清晰的條理系統地整理各種西文書體的源流的文章,實為少見。儘管今田先生非常謙虛地說西文不是其專行,但對於我們來說,這無疑是一塊難得的他山之石。

本文翻譯的一個難點是文中涉及的大量古今各國人名地名。特別是文藝復興時代的古人名,還有本族名和拉丁名二者並存等複雜情況。鑒於這些專名絕大多數在中文地區還沒有定譯,我決定自起爐灶,在查對各種資料的基礎上,統一貫徹「名從主人」的原則,按照原名的語音發音,依照中國內地的人名譯音標準用字統一翻譯,希望能起到引導示範作用。如 Jenson 按法語讀音譯成「讓松」(而不是「詹森」),又如 Speyer 兄弟的姓氏按德語讀音譯成「施派爾」而其意大利名 Spira 則按照意大利語譯成「斯皮拉」。各處中文譯名後都加註了原文,以便讀者參考查閱。

將原文中的日文外來語轉回各種原文時花費了不少時間,非常感謝今田先生對翻譯工作的支持和配合。一些錯漏之處在所難免,歡迎諸位指正。

第一章 大寫與小寫

Imperial Capital 帝國大寫體——羅馬帝國的碑文字體
羅馬帝國起源於公元前 8 世紀左右拉丁人在意大利半島的台伯河下游區域建立的古代城市國家。他們於公元前 272 年統一了意大利半島,贏得了布匿戰爭[1]的勝利,支配着地中海沿岸一帶,但之後內亂不斷。最後奧古斯都 (Augustus) 結束內戰,並登基為古羅馬皇帝,羅馬進入了帝國政治時代。 帝國版圖在最盛期的五賢帝時代(96—180 年)達到最大,成為一個東至小亞細亞,西到伊比利亞半島,南抵非洲的地中海沿岸,北達不列顛的強大帝國。五賢帝是指涅爾瓦、圖拉真、哈德良、安敦寧·畢尤、馬爾庫斯·奧列里烏斯這五位皇帝[2],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圖拉真大帝。 圖拉真,拉丁語稱為「馬爾庫斯·烏爾皮烏斯·特拉亞努斯」,羅馬帝國皇帝,於 98—117 年在位。他協同元老院安定內政的同時,對外征服了亞美尼亞、亞述和美索不達米亞,在位期間使羅馬帝國的版圖達到了最大。 圖拉真大帝的第一項偉績是征討達基亞(現羅馬尼亞)。為了紀念這場戰爭勝利羅馬人興建了一座紀念碑,後來成為圖拉真墓,位於羅馬市區中心的古羅馬廣場地區。而正是這座 44 米高的大圓柱基座上的碑文,成了「帝國大寫體」(imperial capital) 的標誌性文字。 而作為「帝國大寫體」的手寫體,深受抄書員和作家們喜愛的是「俗大寫體」 (rustic capital)。這種俗大寫體在公元 1 世紀前半到 5 世紀後半葉期間出現的詩人維吉爾(前 70—前 19)的《牧歌集 II》(5 世紀後半)等格調高雅的手抄本中被大量使用。
Carolingian Minuscule 卡洛林小寫體——法蘭克王國的手寫體
法蘭克王國是法蘭克人在西歐建立的王國。5 世紀末,克洛維統一了法蘭克人,於 481 年建立了墨洛溫王朝。之後經曆數次分裂和統一,由丕平三世於 751 年創建了卡洛林王朝,並在丕平三世之子查理大帝時期迎來了最強盛時期。 查理大帝 (742—814) 是法蘭克王國加洛林王朝國王(768—814 在位)。順便提一下,他的名字用法語稱「查理曼」(Charlemagne)、英文稱查理大帝 (Charles the Great),德語稱「卡爾大帝」(Karl der Große)。他大幅擴張版圖,統一了日耳曼各部,由教皇加冕為西羅馬皇帝(800—814 年在位),從國王變為了大帝。 查理大帝在統一中央集權整備法制的同時召集了歐洲各地學者振興學術文藝。這個文化繁榮的時期被史學家稱為「卡洛林文藝復興」。儘管這個時代羊皮紙價格不菲,書籍的需要依然居高不下。查理大帝從約克叫來了高僧阿爾昆[3]並提拔他為圖爾的聖馬丁大修道院院長。 阿爾昆在修道院里開設了抄寫室,將羅馬時代後期安色爾體 (uncial) 改為小寫的半安色爾體再進行改進,形成了一種新的字體,這就是卡洛林小寫體(Caro­lingian minuscule)。

第二章 Gothic(哥特體)

Textur
從 10 世紀到 11 世紀,安色爾系的卡洛林小寫體與俗大寫體結合,樣式逐漸固定,形成了「俗加洛林體」這一過渡期的字體,已經具有哥特體[4]的顯著特徵。之後,各地的抄寫員又為其加上了各自的區域特徵。 在 15 世紀,誕生了筆畫末端尖銳的教會專用的正式字體 lettre de forme(正式體) 和帶有圓潤筆畫的非正式字體 lettre de somme(綜合體)。另外還有一種法國法令文書專用字體 lettre de batarde(折衷體)。

K.E.Ophiuchus

Ophiuchus: Kinkido version of Textur
從教會專用的正式字體 lettre de forme 之後又衍生出了一款叫 Textur 的哥特體。所謂 Textur 意思是平紋編製、線碼均勻的布匹。的確,這款字體給人的印象就像織布機里的經線一樣整齊。Textur 體據稱有德國型、荷蘭型和法國型三種,都是字寬狹窄、筆法垂直尖銳的。 最早被製作為印刷用金屬活字的是德國型 Textur 體。約翰內斯·古登堡的金屬活字就是以當時抄書員書寫的 Textur 體為範本製作的,而使用這種活字製作的《四十二行聖經》已經成為古登堡經手製作的印刷品的代名詞。
Rotunda
流傳到意大利的 lettre de somme 系字體是 Rotunda 體,它把 Textur 簡化後將筆畫變圓,被稱為 Textur 和後述的 Schwabacher 之間的一種過渡期字體。它又被稱為圓哥特體,盛行於意大利。升部和降部都很短,字寬稍微寬一些。 金屬活字的 Rotunda 刊載於威尼斯的埃哈德·拉特多爾特 (Erhard Ratdolt,1447—1528) 發行的活字字體樣本冊(1486 年)。它很適合拉丁文,因此紐倫堡的安東·科貝格 (Anton Koberger) 於 1493 年將其用在了《紐倫堡編年史》拉丁文版中。 Rotunda 鉛字的影響從意大利擴大到了法國、西班牙,一直被使用到 17 世紀。但在北部歐洲幾乎都沒有用它,大概是因為北部歐洲不是拉丁語區,所以它沒有成為一款普遍使用的字體。
Fraktur
lettre de batarde 為原型誕生的有 Schwabacher 和 Fraktur 體。與所有筆畫垂直的 Textur 體不同的是,Schwabacher 的文字兩端圓滑,升部上端有尖劃。而 Fraktur 的特徵是一側圓一側垂直。 Schwabacher 體的金屬活字是在 1470 年以後出現的。把 Schwabacher 作為正文字體使用的書籍有美因茨的彼得·舍費爾 (Peter Schöffer,?—1520) 的印刷品、《紐倫堡編年史》的德語版(1493)等。1490 年至 1540 年間 Schwabacher 金屬活字是德國最受歡迎的字體。 到了 16 世紀前半葉,印刷商約翰·諾伊德費爾(Johann Neudörffer,1497—1563)與活字凸模雕刻師希羅尼穆斯·安德烈埃 (Hieronymus Andreä) 一起從 Schwa­bacher 鉛字里派生出了金屬活字的 Fraktur。之後,Fraktur 鉛字成為最具代表性的德國哥特體,而 Schwabacher 字體退為輔助性使用。畫家阿爾布雷希特·丟勒 (Albrecht Dürer) 的理論著作中也使用了 Fraktur 鉛字。

第三章 Venetian(威尼斯式羅馬正體)

Humanist 人文主義體
人文主義 (humanism) 是指,在通過研究希臘、羅馬的經典著作掌握普遍性修養的同時,把人類從中世紀以基督教為中心的社會中解放出來,以復興人性為目標的精神運動。這種風潮在文藝復興時期隨着意大利的商業城市的繁榮,逐漸波及到歐洲各地。而推動這一風潮的就是人文主義者們。 人文主義者們認為,以往使用的哥特體野蠻而低級趣味,應該拋棄。他們主張在介紹希臘和羅馬經典的時候不應該用哥特體,因為那會使人意識到中世紀基督教的權威。 15 世紀初人文主義者使用的字體是從卡洛林小寫體改進而成的人文主義小寫體 (humanist minuscule) 和繼承了羅馬時代俗大寫體風格的人文主義大寫體 (humanist capital)。這些書體作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代表性字體風靡一時。
Sweynheim and Pannartz 斯韋恩海姆與潘納爾茨
將印刷術從德國介紹到文藝復興時期的意大利的是康拉德·斯韋恩海姆 (Konrad Sweynheim,?—1477) 和阿諾爾德·潘納爾茨 (Arnold Pannartz,?—1476)。兩人都曾是在德國美因茨的谷登堡印刷廠里工作的印刷工人。 1464 年他們在羅馬郊外的蘇比亞科 (Subiaco) 修道院里建立了意大利第一家印刷廠。在那裡,他們為了迎合意大利的讀者,以人文主義者們所使用的手寫字體為範本製造了活字。 這種活字受到了人文主義印刷者們的歡迎。因為它是從哥特體向威尼斯式羅馬體轉移過程中的一個過渡產物,故被稱為「前羅馬體」(pre-roman)。
Speyer Brothers 斯皮拉[5]兄弟
在人文主義者雲集、印刷需求不斷增長的威尼斯最早建造印刷廠的,是來自德國的斯皮拉兄弟:約翰·施派爾 (Johann Speyer,?—1470) 和文德林·施派爾 (Wen­delin Speyer,?—1478)。斯皮拉兄弟意識性地往小寫字母里加入襯線,目的是能與大寫字母更搭配。這樣就比單純模仿手寫文字的「前羅馬體」更進了一步,形成了樣式化的威尼斯式羅馬正體。
Nicolas Jenson 尼古拉·讓松

將威尼斯羅馬體集大成的是法國印刷商尼古拉·讓松 (Nicolas Jenson,1420?—1481)。讓松設計的字體比斯皮拉兄弟的活字更洗鍊洒脫,並易於閱讀,當今羅馬正體的始祖——威尼斯式羅馬正體終於走向了成熟。

K.E.Aries

Aries: Kinkido version of Jenson
讓松於 1458 年被派往美因茨的古登堡處。雖然不知道他在印刷廠里幹了多長時間,但據推測他在 1468 年到了威尼斯,為古登堡印刷廠里共事的斯皮拉兄弟製作活字。約翰·施派爾過世後,讓松得到了商人們的資金援助,自己開設了印刷廠,使用高度成熟的活字開始了印刷活動。 使用讓松活字的有普林尼[6]所著《博物志》(1472)。該書是公元 1 世紀的論述家普林尼唯一現存的著作,是一部網羅古典羅馬世界知識的百科全書。而使用讓松活字印刷的《博物志》被認為是活字版印刷史上最重要的印刷品之一。
Albert Bruce Rogers 阿爾伯特·布魯斯·羅傑斯
世人重新開始關注尼古拉·讓松的活字是近代以後的事情。以「藝術與工藝運動」而聞名的威廉·莫里斯 (William Morris,1834—1896) 為追求理想的書籍在 1890 年設立了科爾姆斯科特出版社 (Kelmscott Press),模仿讓松的活字製作發布了 Golden Type(黃金字體)。 深受莫里斯影響的美國書籍裝幀師阿爾伯特·布魯斯·羅傑斯 (Albert Bruce Rogers,1870—1957) 把讓松的活字字體復刻成了 Centaur 體。 羅傑斯以讓松的活字為藍本,細緻地描繪了底稿。當然,他不是完全照搬讓松活字,而是意識性地加以修改。後來,芝加哥的羅伯特·韋布金(Robert Wiebking)使用機械式字模雕刻機將其忠實再現製作為活字。 這套活字直到 1915 年蒙塔格出版社 (Montague Press) 印製莫里斯·德介朗 (Maurice de Guérin) 所著《半人馬》的新譯本時才首次聚齊大寫小寫字母得以使用。羅傑斯將讓松活字的復刻版命名為 Cen­taur,也就是古希臘神話中怪物的名稱——半人馬。 近代復刻出的讓松活字,除了前面提到的 Centaur 和 Golden Type 以外,還有莫里斯·富勒·本頓 (Morris Fuller Benton) 的 Cloister Old Style、弗雷德里克·高迪 (Frederic Goudy) 的 Italian Old style 等。 另外,在近年還有赫爾曼·察普夫 (Hermann Zapf) 的 Aurelia、羅伯特·斯林巴赫 (Robert Slimbach) 的 Adobe Jenson 等。

第四章 Italic(意大利斜體)

Chancery Cursive 尚書院草體
尚書院草體(chancery cursive,拉丁文 cancellaresca corsiva)是文藝復興時期在羅馬教廷工作的書記官們使用的一種書法形式。這裡所謂 chancery 是教廷和教會之間的通信機關「教廷尚書院」,cursive 是書記手寫體的意思,因此尚書院草體是書記官在非正式文書等使用的通信用手寫字體。 它還有一個別稱:「人文主義者意大利草體」,這是因為它原本就是為了能加快書寫人文主義小寫體而出現,之後逐漸定型而成的。 尚書院草體之後逐漸又轉變為正式公文用的 chancery formata(尚書院型體)。因此,為明確區別,將原來的尚書院草體稱為「仿尚書院體」(chancery bastarda)。
Manutius and Griffo 馬努提烏斯與格里福
將在人文主義者之間流行的仿尚書院體首次鑄造成金屬活字的是威尼斯的印刷商阿爾杜斯·馬努提烏斯 (Aldus Manutius,1449—1515) 和活字凸模雕刻師弗蘭切斯科·格里福 (Francesco Griffo,1450?—1518?)。 在阿爾杜斯的印刷廠,正式將這種仿尚書院體活字作為書籍正文正文字體使用的是 1501 年出版的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著作《作品集》。 《作品集》是作為刊載古典名作詩集的「八開古典系列」[7]而出版的,在人文主義者之間廣受好評。之後「八開古典系列」中的仿尚書院體活字就被稱為阿爾杜斯印刷廠的 Ardino 活字。 另外,仿尚書院體「手寫體式傾斜」這一最重要的特徵僅適用於小寫字母,而大寫字母依然繼承了羅馬正體的直立傳統。大寫字母吸收「手寫體式傾斜」還要耗費四個半世紀的時間。
Arrighi and Perusinus 阿里吉與佩魯西努斯
16 世紀,手寫書法的仿尚書院體也逐漸定型,出現了眾多擅於書寫這種字體的書法家。其中代表人物就是意大利的盧多維科·得利·阿里吉 (Ludovico degli Arrighi,1490?—1527)。 阿里吉出生於意大利北部的維琴察,後來成為羅馬教廷的書記官,在擔任外交職務的同時也磨練出了極高的手法造詣。他的字體廣受好評,他於是也被稱為「維琴齊諾」(Vicenzino)。 1522 年,阿里吉在羅馬出版的第一本書法教材 La Operina(《小品》),第二年的 1523 年又出版了第二本書法教材 Il modo de temperare le penne(《調筆法》)。這本教材的序言里使用的是阿里吉的仿尚書院體活字。 對活字印刷非常感興趣的阿里吉 1524 年在羅馬開設了活字印刷廠。而擔任字模雕刻的是一流的金屬雕刻家勞蒂蒂烏斯·佩魯西努斯 (Lautitius Perusinus)。 阿里吉印刷廠製作的第一本書籍是 1524 年布洛肖·帕拉迪奧 (Blosius Palladius [Blosio Palladio]) 的拉丁語詩集《科里恰納》(Coryciana)。正是這本《科里恰納》給阿里吉帶來了名望,被認定為是仿尚書院體活字的巔峰之作。
Robert Granjon 羅貝爾·格郎容
阿爾杜斯·馬努提烏斯和盧多維科·得利·阿里吉的仿尚書院體活字傳到法國後,就被法國人稱為「意大利體」(Italic)。 1528 到 1539 年間,巴黎印刷商西蒙·德科利納[8]與活字凸模雕刻師克洛德·加拉蒙 (1480?—1561) 合作,將阿爾杜斯和阿里吉的鉛字進行翻刻和改刻。 進入 16 世紀 40 年代,以加拉蒙為首的巴黎鉛字製作商們開始將大寫字母也傾斜,塑造出了更適合法語的文字形象。其結果就使意大利斜體成為一種附隨羅馬正體字的活字字體。 將這種意大利斜體字推向成熟的人物是造字商羅貝爾·格郎容 (Robert Granjon,1513—1589)。身居巴黎的格朗容在 1547 年開始進出於里昂的格呂菲烏斯印刷廠[9],將成形於巴黎的意大利體活字帶到了里昂。 再後來他於 1577 年移居里昂,一手包辦了圖爾內印刷廠[10]的活字製作。另外 1566 年他還在安特衛普的普朗坦印刷廠製作活字。 格朗容的意大利體活字就這樣從巴黎傳到了里昂、安特衛普。
Frederic Warde 弗雷德里克·沃德
到了 20 世紀,將阿里吉的仿尚書院體活字復刻出來的是美國的年輕字體師亞瑟·弗雷德里克·沃德 (Frederic Warde,1894—1939)。 沃德於 1925 年抵達歐洲後就找到了巴黎的活字凸模雕刻師喬治·普爾梅 (Georges Pourmet) 和里巴多–杜馬 (Ribadeau-Dumas) 活字鑄造所。在那裡他把 1524 年版《科里恰納》使用的活字復刻出來,借用阿里吉的通稱將其命名為 Vicenzino。這款字體在同年 11 月就用來印刷英國詩人羅伯特·布里奇斯 (Robert Bridges) 的詩集《織錦》(The Tapestry)。

K.E.Libra

Libra: Kinkido version of Italic
1926 年 1 月沃德轉向漢斯·馬爾德施泰格 (Hans [Giovanni] Mardersteig,1892—1977)[11]私人印刷廠的所在地——瑞士的蒙塔尼奧拉 Montagnola[12] 。沃德與馬爾德施泰格為柏拉圖的著作《克力同篇》[13]製作了第二款復刻活字 Vicenza(維琴察)。 1914 年,參與讓松活字改刻為 Centaur 工作的布魯斯·羅傑斯選用 Vicenza 作為 Centaur 配套的意大利體。為了使其與 Centaur 搭配,沃德對原作進行了調整,並作為 Centaur Italic 重新問世。 後來,人們把沃德製作的 Centaur Italic 與 Vicenzino 以及 Vicenza 一起通稱為 Arrighi(阿里吉)體。

第五章 Old Roman(舊羅馬體)

Bembo A. 意大利——本博

Francesco Griffo 弗蘭切斯科·格里福
在威尼斯,阿爾杜斯·馬努提烏斯 (Aldus Pius Manutius,1449—1515) 印刷廠的建築保留至今。牆面上掛着阿爾杜斯事迹的牌匾。就在這個印刷廠里,他出版了大量的希臘和古羅馬時代的古典文學。 皮耶特羅·本博 (Pietro Bembo,1470—1547) 的著作《埃特納火山遊記》(De Aetna,1495—96)中使用的活字字體才是舊羅馬體 (old roman) 形成的決定性標誌。這款字體的活字凸模雕刻師是弗蘭切斯科·格里福 (Francesco Griffo,1450?—1518?),他的個人風格——威尼斯羅馬體在這款字中有所收斂。 弗朗切斯科·科隆納 (Francesco Colonna,1433—1527) 所著《尋愛綺夢》(1499)[14]的製作也是由阿爾杜斯的印刷廠承接的。該書改刻了《埃特納火山遊記》中使用的活字,大寫字母更顯更加威嚴。 這些活字字體雖然沒有迅速影響當時的印刷商,直到後來被傳到法國後,人們才重新發現其價值,舊羅馬體的地位才逐漸確立起來。
Giovanni Mardersteig 喬瓦尼·馬爾德施泰格
進入 20 世紀後,斯坦利·莫里森 (Stanley Morison,1889—1967) 找出了阿爾杜斯印刷廠的活字,並在 1923 年把用於《尋愛綺夢》的活字復刻為 Poliphilus(普力菲羅)。之後他又復刻了《埃特納火山遊記》中使用的活字並冠以作者的名字 Bembo(本博)。 再後來,莫里森又邀請維羅納的喬瓦尼·馬爾德施泰格 (Giovanni Mardersteig,1892—1977) 再次復刻了《埃特納火山遊記》中的活字。馬爾德施泰格於 1939 年製作了這款字體,將其命名為 Griffo(格里福)。 馬爾德施泰格在 1946 年到 1956 年的十年里,將弗蘭切斯科·格里福在離開阿爾杜斯印刷廠之後的活字重新製作出來。這款字體由於被用於薄伽丘著作《但丁頌》[15],被命名為 Dante(但丁)。

Garamond B. 法國——加拉蒙

Claude Garamond 克洛德·加拉蒙
人文主義者若弗魯瓦·托里 (Geoffroy Tory,1480—1533) 非常關注阿爾杜斯印刷廠的古典文學書籍,讓克洛德·加拉蒙 (Claude Garamond,?—1561) 研究一下其中使用的活字。

K.E.Taurus

Taurus: Kinkido version of Garamond
加拉蒙與印刷商西蒙·德科利納 (Simon de Colines,1470?—1546) 等人一起分析了這些活字,並嘗試將其適用於法語而不斷改良,最後完成的加拉蒙的活字,由科利納的養子羅貝爾·埃斯蒂安 (Robert Estienne,1503—59) 印製了《米蘭君主維斯孔蒂家列傳》(1549)[16]。巴黎的印刷者們用這些活字印製了大量的書籍。
Egenolff, Berner and Plantin 埃格諾爾夫與貝爾納活字鑄造所、普朗坦活字鑄造所
加拉蒙的工廠已經是獨立於印刷廠之外的一個專門從事活字製作的鑄造廠。在他死後,其活字的凸模和凹模被變賣,散落到各地。 其中就有一家是德國法蘭克福的克里斯蒂安·埃格諾爾夫 (Christian Egenolff,1502—1555) 的活字鑄造所。這家鑄造所由迎娶了埃格諾爾夫的孫女的雅克·薩邦(Jacques Sabon,?—1580)繼承,薩邦死後,埃格諾爾夫的孫女又改嫁給康拉德·貝爾納 (Konrad Berner) 繼續經營。1592 年他們出版了《埃格諾爾夫與貝爾納活字鑄造所樣本冊》。這本樣本冊成為後世復刻加拉蒙體的範本,在 1924 年率先由德國施滕佩爾活字鑄造所製作出來。 另外一條流傳路徑是尼德蘭安特瓦普的克里斯托夫·普朗坦 (Christophe Plantin,1520?—89) 印刷廠。普朗坦印刷廠以《多國語言對照聖經》(1568—73) 廣為人知,現在已經改裝為「普朗坦-莫雷圖斯博物館」(Musée Plantin-Moretus) 對公眾開放。Adobe 公司在製作他們自己的加拉蒙體 Garamond(1989) 時就曾詳細調查過普朗坦-莫雷圖斯博物館裡保存的加拉蒙體活字。
Jean Jannon 讓·雅農
生於瑞士的印刷商讓·雅農 (Jean Jannon,1580—1658) 於 1612 年在法國色當發行了被認為是法國第一本字體樣本冊。其中登載的字體雖然也是基於加拉蒙的活字,但更多地加進了 17 世紀所追究的時代風格。 雅農的這款字體被用於色當學院出版物的正式字體,但之後由於宗教原因被法國王立印刷局沒收了。於由法國皇家印刷局所有,這款字開始被誤認為是加拉蒙活字。 於是,法國王立印刷局的雅農活字就這樣被混同成加拉蒙體,在 20 世紀不斷被複刻。首先是 1917 年美國字體鑄造廠 (ATF) 製作了 Garamond(加拉蒙),之後其他活字廠商也逐漸跟進。

Van Dijck C. 荷蘭——范代克

Christoffel van Dijck 克里斯托費爾·范代克
17 世紀荷蘭代表性的活字凸模雕刻師有克里斯托費爾·范代克 (Christoffel van Dijck,1601—1669)。據推測,范代克在當時堪稱最高水平的安特瓦普的普朗坦印刷廠里認真研究了加拉蒙活字,因此可以說,從弗蘭切斯科·格里福經由克洛德·加拉蒙繼承下來的舊羅馬體間接性地傳承到了范代克身上。 范代剋死後,活字鑄造所資產由達尼爾·埃爾澤菲爾 (Daniel Elzevir) 中標,後來由其遺孀出版了范代克活字的活字字體樣本冊(1681 年 3 月發行)被廣泛宣傳。 達尼爾·埃爾澤菲爾的遺孀,把包括范代克活字在內的一整套活字鑄造設備於 1683 年 5 月轉賣給了阿姆斯特丹的印刷商約瑟夫·阿蒂雅斯[17]。之後又轉輾多次,最後由哈勒姆[18]的恩斯赫德活字鑄造所[19]繼承下了凡·代克所有的活字。 另外,以范代克為代表的荷蘭舊羅馬體擁有獨特的黑度和強硬的筋骨,現在通稱「荷蘭式舊羅馬體」。
Jan van Krimpen 揚·范克林彭
哈勒姆的恩斯赫德活字鑄造所在 19 世紀曾一旦停滯不前,但到了 20 世紀 20 年代隨着出揚·范克林彭 (Jan van Krimpen,1892—1958) 這位傑出字體師的出現,使其迅速恢復了生機活力。 范克林彭最初設計的活字字體是 Ruteza,並由雕刻師 P.H. 拉迪斯 (P. H. Radisch) 製作。這款字體經萊諾公司的斯坦利·莫里森推薦備受矚目。 斯坦利·莫里森在復刻范代克活字的計劃中邀請克林彭擔任顧問。蒙納公司的員工們依照克林彭的建議,用機器製造出了一整套活字凸模。就這樣 1935 年完成的這套復刻字體 Van Dijck(范代克)成為荷蘭代表性的活字字體。 范克林彭還設計了其他數款字體,其中 1952 年完成並由恩斯赫德活字鑄造所出售的 Spectrum 後來在 1955 年也由蒙納字體出售。

Caslon D. 英國——卡斯隆

William Caslon 威廉·卡斯隆
舊羅馬體在意大利出現之後,加上了法國活字的柔美、荷蘭活字的筋骨等區域性變化,最終傳到了英吉利。 威廉·卡斯隆 (William Caslon,1692—1766) 在 25 歲左右獨立起家,在裝幀師約翰·瓦茨 (John Watz) 和印刷商威廉·鮑耶 (William Bowyer) 的幫助下開始製作活字。短短几個月後就確立了自己的地位,其活字鑄造所已成為英國最大規模。

K.E.Gemini

Gemini: Kinkido version of Caslon
當時的英國盛行荷蘭式羅馬體。雖然卡斯隆的活字被認為是以阿姆斯特丹的活字凸模雕刻師迪爾克·福斯肯斯 (Dirk Voskens) 的活字為範本的製作的,但其原來硬朗的特徵已經被柔化,並加上一絲高雅,得到了「英倫式爽快」讚譽。 1734 年卡斯隆發行了單張的活字字體樣張,並在 1738 年將其再版。1763 年首次將樣本結集成冊由卡斯隆活字鑄造廠出版。這個樣本冊是卡斯隆最晚年的作品。
Charles Whittingham 查爾斯·惠廷厄姆
18 世紀美國的活字字體是由英國流傳而來,但改刻卡斯隆活字的工作是在美國的活字鑄造廠進行的,但改刻過程中加入了很多美式的變化,以致原先卡斯隆活字的風貌全無。 在之後卡斯隆活字在英國的人氣曾一度降溫,查爾斯·惠廷厄姆 (Charles Whittingham, 1795—1876) 的私人印刷廠奇齊克出版社 (Chiswick Press) 里使用卡斯隆活字的凸模(字沖)重新製造出了新的凹模(字模),1844 年利用這些新活字開始印刷,使卡斯隆活字再次受到了歡迎。 卡斯隆活字鑄造廠於 1936 年被英國的斯蒂芬森·布雷克公司收購,結束了其悠長的歷史使命。

第六章 Script(手寫體)

Lucas Materot 盧卡·馬特羅
仿尚書院體轉變成為印刷用的活字字體,並發展成為意大利斜體。而另一方面,人們對富有個性優美曲線的需求轉向了銅板印刷。 銅板印刷使用的是銅製的板,屬於凹版印刷的一種。活字版是陽文、凸狀的版面,而凹版是陰文、凹狀的版面。由於素材多使用銅,所以凹版印刷一般被稱為銅板印刷。 用直接往金屬版上雕刻的方法 (engraving) 的銅板印刷是 1420 年到 1430 年間從德國和意大利開始興起的。17 世紀以後的主流方法變為腐蝕銅製技法 (etching),但在法國宮廷仍只認可雕版是唯一的銅板印刷製作技法。 這個時期活躍的是法國阿維尼翁教皇宮的書記官盧卡·馬特羅 (Lucas Materot)。他的書法雖然基於仿尚書院體,但極大發揮了銅板印刷的自由度,具有以往所不曾看到的運筆中的連筆和裝飾性的筆畫。
Louis Barbedor and Louis Senault 路易·巴爾布多爾與路易·塞諾
傳承了盧卡·馬特羅的書法家有路易·巴伯多爾 (Louis Barbedor) 與路易·塞諾 (Louis Senault)。兩人在繼承馬特羅的仿尚書院體的同時,也書寫以傳統哥特手寫體為基礎、活字凸模雕刻師羅貝爾·格朗容所製作的 Civilité 體文字。Civilité 譜系的文字因其直立的圓形字形的手寫體而被稱為 Ronde(圓體字)。 19 世紀中葉以後,法國的德貝爾尼和佩尼奧鑄造所(Fonderie Deberny et Peignot)復刻出了 Ronde Moderne。另外在美國,有 1882 年布魯斯活字鑄造所 (Bruce Type Foundry) 製作的 Secretary,以及 1906 年美國活字鑄造所發售的 Tiffany Upright。 1970 年英國的字體設計師馬修·卡特 (Matthew Carter,1937— ) 與漢斯-於爾格·洪齊克 (Hans-Jürg Hunziker) 聯合製作的 Gando Rondo 是以巴黎岡多(Gando)家族的圓體活字為範本的。
Pierre-Simon Fournier 皮埃爾-西蒙·富尼耶
皮埃爾-西蒙·富尼耶 (Pierre-Simon Fournier,1712—68) 把以書法家羅西尼奧爾 (Rossignol) 手寫字帖為基礎製作的活字命名為 Bâtarde Coulée(鑄造折衷體),將其與圓體字一起刊載到了活字樣本冊(1749 年)上。羅西尼奧爾的字可以看成是仿尚書院體與圓體字的折衷:它把圓體字像仿尚書院體一樣傾倒後,再減少橫豎筆畫的粗細對比。 鑄造折衷體在 19 世紀中葉以後就幾乎沒有被複刻過。究其原因,估計是因為它在仿尚書院體、圓體和意大利斜體的共存環境中失去了存在價值。
Charles Snell 查爾斯·斯內爾
以仿尚書院體為源流,用尖銳的筆尖模仿在凹版印刷技法中孕育出的銅板文字所製作出來的就是圓手寫體 (Roundhand)。這款字體比呂卡·馬圖羅的仿尚書院體的傾斜角度更大,更能感受到其運筆速度之快。 圓手寫體代表性的書法家是英國書法家查爾斯·斯內爾 (Charles Snell,1667—1733)。他在 1723 年出版了《圓手寫體的基本原則》一書里闡釋了這款字體的寫法。 圓手寫體中,有 1952 年德國字體設計師赫爾曼·察普夫 (1918—2015) 製作的 Virtuosa ,由德國施滕佩爾活字鑄造廠發布。這款字體是「無連筆字母」,可以用於高效的活字排版。 後來,馬修·卡特復刻了查爾斯·斯內爾的圓手寫體作為 Snell Roundhand 於 1966 年發布;之後他又復刻了喬治·謝利 (George Shelly,1666—1736) 的圓手寫體並作為 Shelly 於 1972 年發布。
Stephenson Blake 斯蒂芬森·布雷克公司
後來圓手寫體在去除過於個性的裝飾部分後,作為「手寫體」(Script),在英美的教育實踐中作為手寫體的範本廣為流傳。

K.E.Scorpio

Scorpio: Kinkido version of Script
到了 20 世紀,英國的手寫體有斯蒂芬森·布雷克公司 (Stephenson Blake) 發布的 Palace Script。1923 年蒙納公司也發布了這款字體。其傾斜角度比圓手寫體更大,更加突出了其與意大利斜體的差異更。 在德國,有 1943 年鮑爾活字鑄造廠的 Graphic Script,法國的德貝爾尼和佩尼奧鑄造所也發售了 Caligraphic。而美國字體鑄造廠則在 1906 年發布了 Commercial Script 等等。

第七章 Transitional(過渡型羅馬體)

John Baskerville 約翰·巴斯克維爾
「過渡型羅馬體」中所謂的「過渡」,是指從舊羅馬體到現代羅馬體的過渡。 Baskerville 就是一款過渡期羅馬體的代表性字體。英國人約翰·巴斯克維爾 (John Baskerville,1706—1775) 的活字雖然留有舊羅馬體的影響,但它在加強筆畫的對比度之後形成的是一個幾近橫平豎直的骨架。 巴斯克維爾出生於英國中南部的伍斯特郡。17 歲左右起一邊當書法教師一邊從事石雕工作。30 歲後還成為了一名成功的漆器師,在伯明翰購買了被叫做「伊齊希爾」(Easy Hill) 的一大片土地。 巴斯克維爾在 1750 年,也就是他 44 歲的時候才開始進入印刷業。他雇了字模雕刻師約翰·漢迪 (John Handy,?—1793),在伊齊希爾的印刷廠里對字體設計進行了堅實的研究和反覆的實驗。

K.E.Cancer

Cancer: Kinkido version of Baskerville
1757 年,在出版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牧歌集和農事詩》時,他們就使用了「大初號」(Great Primer,相當於 18 點大小)的巴斯克維爾活字進行排版。在 1758 年又出版了彌爾頓的《失樂園》。之後,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的大學出版社還發現他們也參與了聖經的印刷。 除了活字,巴斯克維爾還致力於在印刷油墨和造紙等方面印刷技術的提高。
Pierre-Simon Fournier 皮埃爾–西蒙·富尼耶
法國人皮埃爾–西蒙·富尼耶 (1712—68) 的活字 Fournier 也是過渡型羅馬體。富尼耶的活字和巴斯克維爾的活字一樣,筆畫的橫豎比更大、處理更均勻等特徵。 富尼耶生於巴黎,在其父讓-克洛德的家鄉歐塞爾 [20]長大。17 歲時回到了法國宮廷文化最繁盛的洛可可時代的巴黎,在聖呂克學院 (Académie de Saint-Luc) 里學習了繪畫。 之後富尼耶於 1736 年開始製作金屬活字。在 1736 年出版的《印刷字體樣本》有 10 本保存至今流傳與世界各地。這本樣本冊里還包括了一張總結了 1737 年活字尺寸體系的「比例對照表」。 富尼耶在 1764 年出版了《字體排印手冊》[21]第一卷,在 1766 年(實際是 1768 年)又出版了第二卷。第一卷里詳細介紹了活字凸模的雕刻和鑄造,第二卷中則刊載了他所製作幾乎全部的活字字體樣本。 富尼耶設計的印刷活字點數系統原理被保留至今。

第八章 Modernist(現代羅馬體)

Firmin Didot 菲爾曼·迪多
法國人菲爾曼·迪多 (Firmin Didot,1764—1836) 設計了一款具有直線型字桿特徵的新活字字體 Didot。這種風格現在稱為「現代羅馬體」。 從 18 世紀開始到 19 世紀,迪多家族裡誕生了印刷者、出版家、活字鑄造業者、發明家、作家和知識分子等等。1800 年左右,迪多家族擁有法國最重要的印刷廠和活字鑄造廠。哥哥皮埃爾·迪多 (Pierre Didot,1761—1853) 使用菲爾曼·迪多設計的活字出版製作了一些印刷品。 另外,萊諾公司的 Linotype Didot 是阿德里安·弗魯提格於 1991 年復刻製作的。
Giambattista Bodoni 詹巴蒂斯塔·博多尼
在 1790 年以後,意大利人詹巴蒂斯塔·博多尼 (Giambattista Bodoni,1740—1813) 為帕爾瑪公國印刷所設計製作的新羅馬體叫做 Bodoni。帕爾瑪公國在 18 世紀左右由法爾內塞 (Farnese) 家族統治,現在已經成為意大利的一個城市。

Leo: Kinkido version of Bodoni
博多尼是印刷工人弗朗切斯科·阿戈斯蒂諾·博多尼 (Francesco Agostino Bodoni) 之子,出生於意大利都靈郊外薩盧佐 (Saluzzo)。在父親的早期教育後轉到都靈的馬亞萊塞 (Maialesse) 工作室學習,後來在羅馬的教會印刷廠里擔任活字凸模雕刻師,並廣受好評。 雖然在 28 歲的時候就受聘於帕爾瑪公國印刷所,但他作為活字凸模雕刻師是到 50 歲以後才覺醒的。此時的博多尼在設計新字體時使用了超細、而且沒有弧線區的襯線,創造出了一種對比強烈的直線型、機械式的外觀。
Richard Austin 理查德·奧斯汀
英國的理查德·奧斯汀 (Richard Austin,?—1830) 在 1809—1812 年間為格拉斯哥的威廉·米勒活字鑄造所製作了一款活字。這款字體刊登在 1813 年的活字樣本冊里,1909 年英國的蒙納公司再次將其製作出來,在 1936 年被改名為 Scotch Roman(英格蘭羅馬體),因為這是一款由蘇格蘭的印刷商製作的羅馬體。它與其類似字體在 19 世紀到 20 世紀初在英美迅速傳播開來。 經英國人阿爾伯特·漢薩特 (Albert Hansard,1821—1865) 傳入日本的印刷品里使用的就是在英國和美國普遍使用的蘇格蘭羅馬體。也就是說,在活版印刷的黎明期,日本人所看到的大部分的西文字體都是這種現代羅馬體。

第九章 現代羅馬體之後

Linn Boyd Benton 林·博伊德·本頓
提起林·博伊德·本頓 (Linn Boyd Benton,1844—1932),他以發明了機械式活字凸模(凹模)雕刻機(簡稱本頓雕刻機)而聞名於世,但他也參與了活字字體的開發。其代表性的活字字體就是與西奧多·洛·德維恩 (Theodore Low De Vinne,1828—1914) 共同製作的 Century。 德維恩是美國活字印刷業工會首任會長,他所經營的德維恩出版社以高超的技術和優良的品質聞名於世。Century 是德維恩為德維恩出版社印刷的雜誌《世紀雜誌》(Century Magazine) 的專用字體而設計的,並由林·本頓本人在 1895 年用雕刻機製作。

K.E.Virgo

Virgo: Kinkido version of Century Oldstyle
德維恩最初的設計稿是按照 10 英寸(約 25 cm)的尺寸製作的,據說經過了縝密的探討和重複的修改。結果這種活字字體風格不同於現代羅馬體,被分類為「新過渡型羅馬體」。 Century 後來被拓展為一個龐大的字體家族。在日本,早在二戰之前的英文課本就一直使用它,時到今日還被廣泛用於各種媒體。
Frederic W. Goudy 弗雷德里克·威廉·高迪
受託於美國字體鑄造廠 (ATF),弗雷德里克·威廉·高迪 (Frederic W. Goudy,1865—1947) 於 1915 年製作了 Goudy Oldstyle。之後莫里斯富勒·本頓 (Morris Fuller Benton,將其拓展為字體家族。 1918 年用於書籍正文的 Goudy Modern 問世。現代羅馬體系統的字體都有直線型的硬朗,高迪卻在這款字體里加入了獨特微妙的曲線處理,備受好評。 高迪還以其高產聞名於世——他隻身一人製作了上百款字體。經其製作的活字字體都具有共通的一種獨特的氛圍,可以看出他對理想的活字字體方面有着自己執着追求。
Stanley Morison 斯坦利·莫里森
英國代表性的報紙《泰晤士報》自 1932 年 10 月 3 日其採用的新字體 Times New Roman,印刷版面煥然一新。設計這款字體的是斯坦利·莫里森。這款字體是以萊諾公司的 Plantin 體為範本製作的。 為能將這款字體用於萊諾的報紙鉛字排版系統,莫里森與泰晤士報社進行了開發合作。據說是泰晤士報社的工匠維克多·拉登特 (Victor Lardent) 依照莫里森的鋼筆稿繪製的成型圖紙。 1933 年 10 月泰晤士報社對 Times New Roman 字體專有使用被解除,於是這款字體開始對外公開出售。另外,它近年還被拓展成為一個龐大的字體家族。
Jan Tschichold 揚·奇肖爾德
20 世紀 60 年代是凸版印刷向膠印、金屬活字向照排活字轉移的時代。德國的書籍印刷業界團體「德國高等印刷協會」需要一款無論是手工鉛字排版法、還是使用萊諾公司和蒙納公司的自動活字鑄造排版機,都能保持同一品質,還要能用於照相排版機器的羅馬字體,他們請到了字體設計師揚·奇肖爾德 (Jan Tschichold,1902—74)。Sabon 就這樣誕生了。 奇肖爾德按照 10 pt 的 20 倍(約 7 cm)的尺寸先繪製了原稿,通過照片處理縮小之後製作出模型,再用本頓雕刻機做出了活字的凹模。這項操作具體是由蒙納公司、萊諾公司、施滕佩爾活字鑄造廠(擔任手工排版部分)的技術員完成的。 奇肖爾德所參考的是《埃格諾爾夫與貝爾納的活字字體樣本冊》中的加拉蒙體。在命名時,他使用了後來對加拉蒙活字傳承貢獻極大的活字製作者雅克·薩邦 (Jacques Sabon) 名字。薩邦因其製作了 20 世紀代表性的舊羅馬體而聞名。 2003 年萊諾公司在其《普朗坦全集》里,依照施滕佩爾活字鑄造廠(手工排版用)的 Sabon 製作出了 Linotype Sabon Next 電子字體。

第十章 Slab(粗襯線體)

Vincent Figgins 文森特·菲金斯
Antique 堪稱是粗襯線體的先驅,它是約瑟夫·傑克遜(Joseph Jackson,1733—92)的弟子文森特·菲金斯(Vincent Figgins,1766—1844)於 1815 年製作的。1817 年發行的樣本冊里刊載了四個尺寸的 Antique。
Robert Thorne 羅伯特·索恩
卡斯隆活字鑄造廠工作的托馬斯·科特雷爾 (Thomas Cottrell,?—1785) 的弟子羅伯特·索恩 (Robert Thorne,1754—1820) 作的粗襯線體被威廉·索羅古德 (William Thorowgood) 命名為 Egyptian 體,於 1820 年上市。據說這是為了順應當時在英國流行的埃及風潮。將橫豎筆畫的對比度做成最大程度的廣告用字體 Fat Face 也是羅伯特·索恩的作品,這款字體是他在 1803 年左右製作的。
Robert Besley 羅伯特·貝斯利

K.E.Pisces

Pisces: Kinkido version of Clarendon
羅伯特·貝斯利 (Robert Besley,1794—1876) 的 Clarendon 是 1845 年英國的范街鑄造廠 (Fann Street Foundry) 里誕生的。這個名字據說源於曾是牛津大學印刷所前身——克拉倫登出版社(Clarendon Press,冠名於擔任大學校長的克拉倫登伯爵)。還有一說是,它是為牛津大學出版的字典而製作的。

第十一章 Sans Serif(無襯線體)

A. 19 世紀

19 世紀的產業革命之後,作為商用展示用的活字字體,Fat Face 體、粗襯線體、無襯線體相繼出現。這些字體大多數在最初使用的都是大尺寸的木質活字。 1816 年威廉·卡斯隆四世 (William Caslon IV) 發布了金屬活字的無襯線體。雖然無襯線體也可看成是從粗襯線體變形而來,但因為在 19 世紀的德國曾被稱作「石頭文字」(Steincript),也有意見認為它起源於古希臘的石碑文。
Doric
無襯線體被正式作為印刷用的活字字體使用是在 19 世紀的 30 年代。在卡斯隆活字鑄造所被稱為 Doric,這個名字源自古希臘的多利安。順便提一下,直到文森特·菲金斯在 1832 年將其命名為 Sans-serif,「無襯線」這個名稱才逐漸固定下來。
Akzidenz Grotesk
威廉·索羅古德曾將此類字體命名為 Grotesk(怪異體),於是 1898 年德國柏林的貝特霍爾德活字鑄造廠 (Berthold Type Foundry)[22] 製作的活字被命名為 Akzidenz Grotesk。 Akzidenz Grotesk 到 1906 年為止有四款字重。
Franklin Gothic
在美國,1837 年波士頓字鑄造廠為了與英國向區別,將此類字體命名為 Gothic。但是「哥特體」這個詞原本指的是本文第二章所述 black letter 體,所以這樣的稱呼引起了混淆[23]。美國字體鑄造廠的莫里斯·富勒·本頓(Morris Fuller Benton,1872—1948)在 1905 年發表了 Franklin Gothic

B. 20 世紀初

Eric Gill 埃里克·吉爾
在英國,愛德華·約翰斯頓 (Edward Johnston,1872—1944) 在 1916 年為倫敦鐵道局設計了一款標識用無襯線體。這款無襯線體與 19 世紀的無襯線體有所不同,是根據帝國大寫體的比例製作的。

K.E.Capricornus

Capricornus: Kinkido version of Gill Sans
後來拜約翰斯頓為師的碑文雕刻家埃里克·吉爾 (Eric Gill,1882—1940) 被蒙納公司的斯坦利·莫里森 (Stanley Morison,1889—1967) 看重,為蒙納公司設計了一款無襯線體 Gill Sans,於 1928 年發布。
Paul Friedrich August Renner 保羅·弗里德里希·奧古斯特·倫納
在德國,有德意志工藝聯盟 (Deutscher Werkbund,簡稱 DWB) 成員保羅·弗里德里希·奧古斯特·倫納 (Paul Friedrich August Renner,1878—1948) 製作的 Futura 和魯道夫·科赫 (Rudolf Koch,1876—1934) 的 Kabel 體。 保羅·倫納的 Futura是他與鮑爾活字鑄造所 (Bauer Type Foundry) 合作,於 1927 年出品的。這是一款依照幾何學概念創作出的字體,反映了那個時代人們現代化的時代精神。
Herbert Bayer 赫伯特·拜爾
1917 年特奧·范杜斯伯格 (Theo van Doesburg,1883—1931)、皮特·蒙德里安 (Piet Mondrian,1872—1944) 等倡導的荷蘭風格派運動 (De Stijl) 影響到了德國,1919 年魏瑪國立包豪斯學校 (Staatliches Bauhaus)成立。 從 1925 年起任包豪斯印刷廠教師的赫伯特·拜爾 (Herbert Bayer,1900—85) 認為大寫字母象徵著權威,不符合時代的合理性要求,於是在 1925 年設計了一款僅含小寫字母的、而且是由正圓和直線構成的無襯線體 Universal

C.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

Max Miedinger 馬克斯·米丁格

K.E.Aquarius

Aquarius: Kinkido version of Helvetica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無襯線體受到了瑞士風格設計師們的歡迎。幾何性的無襯線體遭到拋棄,開始重新使用 19 世紀舊時代的無襯線體。鮑爾鑄造所於 1956 年發布了 Folio。 1957 年瑞士的哈斯鑄造所 (Haas’sche Schriftgiesserei) 發布的 Neue Haas Grotesk 是該廠字體設計師馬克斯·米丁格 (Max Miedinger,1910—80) 重新設計的一款字體,在 1960 年以製作德國萊諾字體公司的自動排版機版本為契機改名為 Helvetica,取拉丁語「瑞士的」之意。
Adrian Frutiger 阿德里安·弗魯提格
1957 年由法國德貝爾尼和佩尼奧鑄造所 (Fonderie Deberny et Peignot) 發布的 Univers 是由字體設計師阿德里安·弗魯提格 (Adrian Frutiger,1928—2015) 製作的。當時他年僅二十多歲。 Univers 製作目的是為了正文排版,以中等粗度的字重為基準,文字造型也吸取了一些傳統羅馬正體的概念,字距比較稀疏。 Univers 在誕生之後四十多年裡被各個活字廠家修改得幾近面目全非。弗魯提格在 1997 年對其進行了全面改刻,新版名為 Linotype Univers,整個家族有多達 59 種字體。
Hermann Zapf 赫爾曼·察普夫
1958 年德國的施滕佩爾活字鑄造廠發售的 Optima 是德國字體設計師赫爾曼·察普夫 (Hermann Zapf,1918—2015) 設計的作品。察普夫作為書法家、書籍裝幀師也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Optima 通常被分類為無襯線體。但是與以往的無襯線體不同,其創作意圖更像是羅馬正體。因此將其稱為一個新的風格「無襯線羅馬體」也許更適合一些。 察普夫還根據古代羅馬和文藝復興時代的碑文和手抄本設計了大量字體,這些作品都極大發揮了他精湛書法技藝及其對活字歷史的豐富知識。

第十二章 現代的西文字體

Günter Gerhard Lange 京特·格哈得·朗
德國柏林貝特霍爾德公司 (H. Berthold AG)的字體總監京特·格哈得·朗(Günter Gerhard Lange,1921—2008)作為照排時代的字體總監,在仔細研究分析後決定將 Walbaum [24] 等古典字體進行復刻。之後他又開發了 ConcordeImago 等大量的新字體。 Condorde 是他在 1968 年與美國哈里斯-國際字體公司 (Harris-Intertype Corporation) 共同製作的。這款字體的名稱里有「協和」的意思,是一款適用於多種目的活字字體。Imago 是 1982 年製作的一款無襯線字體,意為昆蟲的「成蟲」。可以說,它們和古典字體的再生一樣,都是在對 Times New Roman、Univers 等字體的仔細分析之後誕生的字體。
Otl Aicher 奧特爾·艾歇爾
奧特爾·艾歇爾 (Otl Aicher,1922—1991) 是德國的一位代表性平面設計師。1953 年與其妻子一起設立了烏爾姆造型學院 (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Ulm),聘請瑞士的馬克斯·比爾 (Max Bill) 任首任校長,學院於是也代為德國 20 世紀 50 年代到 60 年設計教育中心地帶。艾歇爾也因其 1969 年為德國漢莎航空的企業品牌設計、1972 年任慕尼黑奧運會設計師而聞名於世。 1988 年、艾歇爾設計了 Rotis 字體。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設計字體,是以其事務所所在地德國的地名羅蒂斯(Rotis)命名的,據說其造型也有向 Times New Roman 和 Univers 學習的成分。 Rotis 字體由襯線、半襯線、半無和無襯線四組字體構成。與 Rotis 一樣,1988 年美國的薩姆納·斯通 (Sumner Stone,1945— ) 設計的 Stone 家族、1990 年德國的埃里克·施皮克曼 (Erik Spiekermann,1947— ) 發表的 FF Meta 字體家族都是在一套字體里同時涵蓋了羅馬體和無襯線體。

注釋:

  1. 布匿戰爭(Bella Punica,或譯布匿克戰爭)是在古羅馬和迦太基之間的三次戰爭,名字來自當時羅馬對迦太基的稱呼 Punici(布匿庫斯)。
  2. 五賢帝名字有拉丁語原名和英文通稱,故中文譯名不甚統一:Marcus Cocceius Nerva,通稱「涅爾瓦」又譯「內爾瓦」、教會文獻漢譯「尼法王」,30—98 年生卒,96—98 年在位;Marcus Ulpius Nerva Trajanus,英文通稱 Trajan,譯作「圖拉真」,53—117 年生卒,98—117 年在位;Publius Aelius Traianus Hadrianus,通稱 Hadrian「哈德良」,76—138 年生卒,117—138 年在位;Titus Aurelius Fulvius Boionius Arrius Antoninus Pius,安東尼奧·派阿斯,又譯安托奈納斯·派厄斯、安敦寧·畢尤,又譯安東尼·庇護、安托比烏斯·比烏斯、安托尼烏斯·披烏斯,《後漢書》稱之為大秦王安敦,86—161 年生卒,138—161 年在位;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馬爾庫斯·奧列里烏斯,又譯馬可·奧勒留或馬可·奧里略,121—180年生卒,161—180 年在位。
  3. 阿爾昆 (Alcuin,735—804) 一作阿爾琴,是中世紀一位英格蘭學者。生於英格蘭諾森布里亞王國的約克。
  4. 這類字體名稱比較混亂,英文稱 black letter、Gothic script 甚至 Old English,這裡按照一般中文習慣翻譯為「哥特體」。另外,日文 / 韓文中所謂「ゴシック體 / 고딕체」指的是無襯線體或者黑體,而不是這種 black letter。
  5. 「斯皮拉 / 施派爾」是同一姓氏的不同稱呼。兄弟二人的名字原用德文作「約翰和文德林·馮·施派爾」(Johann und Wendelin van Speyer);後到意大利,故改用意大利文稱「焦萬尼和文德利諾·達·斯皮拉」(Giovanni and Vendelino da Spira)。
  6. 加伊烏斯·普林尼·塞坤杜斯(Gaius Plinius Secundus,23 年—79 年 8 月 24 日,常稱為老普林尼或大普林尼)是古羅馬作家、博物學者、軍人、政治家,以《自然史》(一譯《博物志》)一書留名後世。
  7. 「八開古典系列」(Octavo,省略作 8vo 或 8°):所謂八開即原紙張三次對摺成為八張十六頁的開本,便於攜帶的袖珍本。中世紀的紙張比現代工業規範紙張要小,而登堡時代的聖經一般都是對開(兩張四頁)的大型本。
  8. 西蒙·德科利納 (Simon de Colines,1470—1546) 法國巴黎的印刷商,法國文藝復興第一位印刷商。
  9. 格呂菲烏斯 (Sebastian Gryphius,法語作 Sébastien Gryphe,約 1492—1556 年),是德國人文主義者,出版商。
  10. 圖爾內印刷廠,由 16 世紀在法國里昂活躍的印刷商讓·德·圖爾內 (Jean de Tournes) 創辦。
  11. 漢斯(喬萬尼)·馬爾德施泰格 [Hans(Giovanni) Mardersteig,1892—1977] 生於德國,印刷商和字體排印師,創建了 Officina Bodoni。
  12. 蒙塔尼奧拉 (Montagnola) 瑞士提契諾州的一個小村莊,位於瑞士和意大利交界處。
  13. 《克力同篇》(Crito)為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所寫的一篇著名對話,內容為蘇格拉底與其追隨者雅典富人克力同的對話,兩人談及政治責任的根源及本質。
  14. 《尋愛綺夢》(意大利語:Hypnerotomachia Poliphili)成書於文藝復興時期,以怪異的由拉丁文衍生的意大利文所寫成,並充塞大量沒有說明的、由拉丁文及希臘文詞根所創造出來的字詞。這故事詳盡地記述主角普力菲羅(Poliphilo,其名字意思為「很多事物的愛人」)漫遊於具古典田園風味的夢境中,去尋找他的愛人寶莉拉(Polia,解作「很多事物」)。該書印刷精美,這本書由於是世上最美麗的印刷書籍之一,所以長期以來為人們所追捧。
  15. 《但丁頌》(Trattatello in laude di Dante,也譯《但丁贊》。
  16. 《米蘭君主維斯孔蒂家列傳》,原書名為 Pauli Iovii Novocomensis Vitae Duodecim Vicecomitum Mediolani Principum: Ex Bibliotheca Regia。作者保羅·喬維奧 (Paolo Giovio,1483—1552),文藝復興時期歐洲作家。
  17. 約瑟夫·阿蒂雅斯 (Joseph Athias,1635—1700),出生於西班牙,在萊比錫學習,活躍於荷蘭的印刷商。
  18. 哈勒姆(荷蘭語:Haarlem)是位於荷蘭西部北荷蘭省的一座城市,也是該省的首府,人口 147,153 人(2005 年)。
  19. 恩斯赫德活字鑄造所 (The Enschedé Font Foundry),1991 年成立於荷蘭哈勒姆。
  20. 歐塞爾 (Auxerre) 位於法國中部,在勃艮第大區、巴黎與第戎之間,是約訥省的首府。
  21. 《字體排印手冊》,原書名為 Manuel typographique utile aux gens de lettres et à ceux qui exercent les différentes parties de l’art de l’imprimerie,與約瑟夫·熱拉爾·巴布(Joseph Gérard Barbou)合著。
  22. 貝特霍爾德活字鑄造所 (Berthold Type Foundry) 1858 年由赫爾曼·貝特霍爾德 (Hermann Berthold,1831—1904) 在柏林創辦,主要出品了 Akzidenz-Grotesk 等字體。
  23. 深受美國影響的韓國日本,至今仍將「黑體」稱為「哥特體」,作者在此是想澄清事實。參照註解 4。
  24. Walbaum 字體家族,由尤斯圖斯·埃里希·瓦爾鮑姆 (Justus Erich Walbaum,1768—1839) 於 1800 年左右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