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目錄歸檔: 平面

為變革的時代存在:設計師與策展人 Willem Sandberg

圖1
Willem Sandberg(威廉·桑伯格, 1897–1984) 攝影:Pieter Brattinga(圖:Guardian)

1943 年的春天。二戰中被德軍佔領的荷蘭已經進行了多年的非暴力抵抗運動。除了大規模地掩護像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這樣的猶太家庭之外,地下印刷業也在暗中遍地開花,逾千份小報在各處發行,有些甚至後來發展為大型報紙和雜誌,運營至今。時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策展人的 Willem Sandberg(威廉·桑伯格)也在做着一份特殊的印刷工作,他憑藉自己在文字排版設計方面的專長和印刷商 Frans Duwaer 的幫助,在博物館的地下室里為猶太人偽造身份證明,使他們躲過蓋世太保的迫害。然而流亡者愈來愈多,大量與人口資料不符的假證使 Sandberg 和其他藝術家同僚的處境艱險。於是,經過精心的策劃,他們在 3 月炸毀了市政統計辦公室,上萬份資料化為烏有,再無對證。

Sandberg 在德軍的追捕中逃過一劫,但他的妻兒和其他多位同仁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活在和平年代的設計師和策展人們極難想象,自己的工作若牽扯上鮮血淋漓的生死會是怎樣的場景。即使戰時湧現的許多平面作品也表達了設計師和藝術家對戰爭的思考,但身體力行地把炸彈藏在自己家裡的 Sandberg,顯然更有一位社會活動家的尖銳性。

繼續閱讀

呂敬人:網格設計令我跨入設計之門

呂敬人
編者按:瑞士著名平面設計師約瑟夫·米勒–布羅克曼 (Josef Müller-Brockmann) 的經典著作《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在第一版問世近半個世紀之後,終於 2016 年夏翻譯成簡體中文版上市。中國著名書籍設計師呂敬人先生特地為該書中文版撰寫了熱情洋溢的推薦文,特全文刊載如下。
繼續閱讀

《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出版及試讀

網格系統封面

十分令人期待的平面設計經典著作《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Grid systems in graphic design)中文版終於出版。作者 Josef Müller-Brockmann(約瑟夫·米勒-布羅克曼)作為瑞士平面設計風格的先驅,因他的極簡主義和基於網格的平面設計而聞名,對 21 世紀的平面設計都產生了重大影響。

《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一書的副標題是「平面設計、字體編排和空間設計的視覺傳達設計手冊」,該書對網格系統的各個方面進行了嚴謹探討,旨在幫助平面設計師及該領域的學生們掌握網格設計的系統性方法。其中討論了包括紙張的尺寸、字體的選擇、分欄的寬窄、行距、頁邊距和頁碼等具體問題,並闡述了以網格系統為核心的設計哲學。出版 48 年後,該書仍然是平面設計師必讀的一本經典教科書。

本書中文版由徐宸熹、張鵬宇翻譯,楊林青和劉慶(Eric Liu)監修。中文版的書籍設計忠於原版,由楊林青設計製作,採用了漢儀字庫旗黑和 Helvetica Neue 搭配。本次的簡體中文版是由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協同瑞士文化基金會和本站 Type is Beautiful 出品。以下為本書開篇試讀,介紹了網格系統的理論基礎及其宗旨。

繼續閱讀

實驗文字設計:隨它什麼意思

schwitters
Theo Van Doesburg 和 Käte Steinitz 在 1925 年為 Merz 雜誌的第 14/15 卷「Die Scheuche」設計的作品,文案由 Kurt Schwitters 所撰。(圖:Design is Fine. History is Mine.
原載 / Original:Peter Bil’ak, “Experimental typography. Whatever that means.”, Typotheque, 2006
翻譯 / Translation:賀榮凱經作者授權將其譯為中文
譯者按:Peter Bil’ak 是一位斯洛伐克裔平面和字體設計師,現居荷蘭海牙,長期從事關於設計的寫作。他是 Typotheque 網站和 Works that Work 雜誌的創始人,也曾聯合創辦了 Dot Dot Dot 雜誌。本文中,Bil’ak 探討了「實驗」一詞在西方文字設計中的含義以及「做實驗」的方法和思路。在中文文字設計迅速發展的今天,希望本文能為感興趣的朋友帶來一些幫助。
繼續閱讀

Peter Mendelsund:閱讀,思考,設計

books
Peter Mendelsund 新作兩本。圖: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無論在哪裡,書籍設計似乎都只在幾個角落裡兀自繁華,大部分書店的書架上展露的封面,或平淡無奇,或嘩眾取寵,或千人一面,加之電子書的興盛,對包括封面在內的書籍裝幀設計真正關注的人群越來越少。不過這並不會使設計師的熱情消減,反而讓一些術業有專攻的設計師得以大展才華。Peter Mendelsund(彼得·門德爾桑德)就是其中一位。

繼續閱讀

平面設計與戰後重建:Design Research Unit

09 manifesto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2–72》,文字是文末宣言。(圖 / 設計:APFEL

英國設計研究部(Design Research Unit,DRU)在二戰時期建立。其建立宗旨充滿了道德目標和理想主義:結合設計的新思想和實踐的新方法,建立一個更好的戰後世界。時至今日,在英國仍然可以看到他們的印記:鐵路的標誌,倫敦中心 Westminster 區的路牌,地鐵 District 線的座套。承擔著以設計改善社會的理想,DRU 以現代主義包裝了英國的一個時代。

作為二戰後於英國崛起的第一代設計顧問公司,DRU 的現代主義的設計領先 Pentagram、Total DesignUnimark 整整一代。DRU 創立之初的模型十分新鮮:跨領域合作,重新思考商業傳播方式——主要體現在發展、實踐企業標識(corporate identity)的概念。自成立之初,團隊成員就由工業設計師,平面設計師以及建築師組成,發展領域包括平面設計、展覽設計、產品設計、室內設計、企業標識設計等等——其團隊之多元,涉及領域之廣泛,即使到今日也屬罕見。更重要的是自創立之初,DRU 就遵循為公共大眾設計的宗旨,致力於用設計改善英國每一位居民的日常生活。

繼續閱讀

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溝通與設計

yes_no

9 月 18 日周四,蘇格蘭民眾將進行全民公投,決定蘇格蘭是否將從英國獨立。該項公投源於英格蘭和蘇格蘭上百年來的領土爭議和複雜的政治關係。隨着近年來英國政府不斷地給予蘇格蘭更多的自治權利,Alex Salmond 帶領的蘇格蘭民族黨(SNP)終於如願以償的獲得女王御准,將公投推向實踐。獨立公投計劃一經確定,支持獨立的自治政府和想要維持現狀的英國政府就開始了各種宣傳攻勢。作為一次罕見的現代政治宣傳,與其相關的溝通方式和平面設計也值得一看。

繼續閱讀

聖經再設計

bibliotheca_1

Bibliotheca」是一個對「聖經」這一概念進行再設計的 Kickstarter 項目,由美國設計師 Adam Lewis Greene 發起。對 Greene 來說,除了宗教屬性,聖經本身也是一部重要的、可讀的古代文學著作。然而這一文學性卻被宗教用途所犧牲。由於需要保留查經、引用、教會活動等實際用途,聖經的文字結構被肢解、分割、序號化,使得連續閱讀變得困難。為達到這些目的,聖經的設計也令普通人望而卻步:高文字密度,各種文字設計的元素混雜,用來區分章節、正文、詞性、注釋等等信息,而全部這些通常都印在脆弱透薄的紙張上,以便可以成為方便攜帶的一冊書籍。於是長久以來,聖經給人以莊嚴但枯燥的感覺。書籍設計師 Greene 的新項目正是要改變這一現狀,重新讓聖經成為可以暢快閱讀的文學故事。

繼續閱讀

全球變暖的新標識

glaser_1

著名平面設計師 Milton Glaser 推出了自己設計的以全球變暖為主題的標識,以及宣傳活動「It’s not warming, it’s dying」(不是變暖中,而是在死亡)。圓形的標識,絕大部分是黑色,只留下底部一點綠色,表達了地球的生命和光彩正在凋敝的過程。Glaser 最著名的作品包括「I ♥ NY」標識,並參與創建了《New York》雜誌,此次設計也引起了廣泛關注。

繼續閱讀

獨立發現:RP Digital Type Foundry

rp_1_dear_sir_madam

圖:Radim Peško

RP Digital Type Foundry 是捷克設計師 Radim Peško 於 2008 年創立的小型數字字體工作室。Radim Peško 現居阿姆斯特丹和倫敦,他本人同時也在荷蘭的傳奇設計學院 Gerrit Rietveld Academie 任教平面設計。在 RP 網站的介紹里這樣寫道:「工作室關注開發在形式上和概念上都有獨到之處的字體。」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