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民族

一次关于跨文化文字设计的讨论(一):审美、理念与思路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编纂的《华英词典》(1815–1823)中的「字」词条。

在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下,多文字设计很早就在商业领域开始了尝试。从单纯为企业设计多语言的品牌标识,到如今初露锋芒的本地化字库定制,这通常是较大的设计公司、字体公司承接的业务,也尽在有限的范围内运用。如今随着小型工作室、独立设计师的涌现,多文字设计则成为一种共同的专业追求,这意味着更多人将在跨文化的语境下设计,即为非母语的文字做设计。

这一潮流先前主要由欧美引导。毕竟无论在铅字印刷时代还是桌面排版时代,欧美都是最早提供生产工具和资料的一方,以至于「多文字设计」在西方语境中,几乎等同于「非拉丁文字设计」之义,而且拉丁文字设计的理念也主导了其他文字的设计。经过了几十年,这一平衡被逐渐打破:「其他文化」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反观自身的文字和书写传统,重构起本土的美学认知,阿拉伯文字体设计的崛起就是一例。而在数字时代,各文字特有的书写排印规则也成为国际标准、设计工具必须考量的因素,本土性正成为全球性设计的有机部分。

那么中文设计师呢?一方面,在全球化经济下,中文设计师其实有许多设计或应用多文字字体的机会,却因种种原因没有主动充分利用;反过来,西方设计师做中文字体设计也并不多见。但近年来我们依然看到了新的趋势:思源/Noto 泛中日韩字体家族的横空出世,给业内带来巨大冲击;蒙纳字库时隔多年推出全新中文黑体「翔鹤黑」,与之前的日文版 Tazugane 一同配合西文 Neue Frutiger,意欲相互打通,成为覆盖全球文字设计的超级字体组合;除了大厂商,西方独立设计师和工作室也开始关注中文设计,德国设计师罗小弟设计的「老外宋」和进行中的「港街黑」都毫不逊色于本土设计师……关于中文设计的讨论正逐渐进入国际的视野。

这种转变所带来的一些疑惑、争鸣、探索、切磋,在我们看来是极为重要的。在中文世界,对跨文化设计的理论探讨尚未成气候,而在思考中形成自己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对本文化设计加深理解,指导最终的设计实践。因此,我们在今年的不同时期邀请了关注多文字的设计师、研究者、以及 TIB 的多位作者,针对「跨文化语境下的文字设计」这一主题展开谈话,并整理成系列文章。希望借由公开的观点交流,激发更广泛的探讨。首篇中,我们将重点放在跨文化设计中的本土审美问题上。

讨论主持

参与者

继续阅读

Emil Rudolf Weiß:书法和装帧艺术的设计职业化

提起二十世纪早期的德国平面设计,不少读者可能马上会想到扬·奇肖尔德(Jan Tschichold)或者保罗·伦纳(Paul Renner),他们似乎代表着先锋、简练、理性和机械化生产。与之相反,彼时的手工艺术家和匠人则是落后、繁复、感性和小规模劳作的代名词,必是他们唾弃的对象。但事实远非如此——二十世纪早期的德国见证了海报艺术、书籍艺术的兴起,商业平面设计初现雏形。艺术家、书法家们有的把他们的知识和经验总结出版、给平面设计打下了理论基础;有的开设课堂,把他们的知识传授给平面设计师;有的更直接投身业界,成为首批平面设计师。这一「理论–教学–实践–传播」的链条对平面设计无疑意义重大,但这段过渡时期的历史却往往被早期现代主义者的革新光环盖过。我们将在近期刊发一系列文章,重点关注这些过渡时期的艺术家和早期设计师们,也希望他们的思想、作品与遭遇能予后来人以启发。

继续阅读

长谈:印度文字与字体

Delhi street sign
新德里街头路牌,由上至下:天城文(印地语)、拉丁字母(英语)、古木基文(旁遮普语)、阿拉伯字母(乌尔都语)。(摄影:Meena Kadri / Flickr

按:2018 年,借设计北京大学南亚系的一款西文字体的机会,笔者邀请到北大南亚系的叶少勇老师进行一次关于印度文字及字体的访谈。叶少勇现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亚学系副教授,北京大学梵文贝叶经与佛教文献研究所(梵佛研)成员。叶老师对古代印度佛学有着很深的研究,还精通印度古代文字及字体学,曾专门对北印度梵语写本的字体做过全面的研究。

印度在古代更多是一个文化概念,而非现代国家观念,泛指南亚次大陆上的诸多国家地区,如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甚至包括了阿富汗的一部分。

印度这片土地上的文字繁多,造型各异,但几乎都来自两千多年前的婆罗谜文字这个源头。印度文字还直接影响了周边地区的文字,比如东南亚的泰文(以及各种傣文),缅甸文、柬埔寨文以及藏文字母等等。让我们先从印度的语言和文字之间的关系开始梳理。

继续阅读

恩德贝勒:南非传统与「瑞士风格」的殊致同归

Sankara Rug(摄影:Theodore Africa)

在 2017 年的 Design Indaba 设计大会上,由南非设计师 Nkuli Mlangeni 设计的 Sankara 毛毯获得了「南非最美之物」的奖项。它运用了极具辨识度的色彩及图案,线条简洁,图形几何化特征显著,整个版面呈现出严谨的网格系统,被许多媒体称赞为南非传统与瑞士风格的交织。

尽管 Mlangeni 的确是一位在瑞士留学的设计师,然而深入挖掘毛毯图案的灵感来源——非洲南部小国斯威士兰(Swaziland)的芦苇舞节中人们穿着的服饰图案、以及恩德贝勒部落(Ndebele)的传统墙绘——就会发现,它们本身与瑞士风格就极为相似,其发源时间却比瑞士风格早了半个世纪。两种并未交叉的文化,在各自的语境下发展出视觉风格的趋同。

继续阅读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的近现代世情

Logo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是一个关注上海印刷字体设计与生产的项目。我们聚焦十九世纪末至今的、在上海或与上海有关的印刷字体,挖掘它们背后的社会、历史和人文故事。项目由我(厉致谦)发起,主要成员是年轻的设计师龚奇骏,项目顾问由陈其瑞(原上海印刷研究所字体设计师)担任,同时获得了上海新闻出版博物馆(筹)的支持。Type is Beautiful 也是项目的网络合作伙伴。

继续阅读

正文字体观察:汉仪旗黑

Hero
专题「正文字体观察」聚焦于正文用字,发现并评介值得关注的汉字字体产品。此番我们有机会采访汉仪字库团队,分享旗黑创作相关的细节,并与几位不同领域的设计师进行交流。

感谢汉仪字库的支持,及本站编辑 Eric Liu 的协助。

汉仪字库出品的「旗黑」系列,是一套多字重、多宽窄的黑体家族。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汉仪团队披露旗黑家族,并测试性地释出了「105」字重。透过少量样张和简单介绍,旗黑以其匀称的间架结构、外扩的中宫、克制的字面、干净的笔形、定制的西文字符以及特殊的字重命名系统,塑造了某种鲜明的第一印象。主创设计师齐立先生的背景——兰亭黑家族的主创者——也同样令人期待。

继续阅读

星巴克蒙古文字标设计

Starbucks wordmark

本文原载于「赛罕区泊物视觉设计工作室」网站,本站经授权转载。

星巴克通过文字设计网站 Type is Beautiful 了解到 Tengis Type 泊物工作室,并委托设计 Starbucks Coffee 蒙古文牌匾文字。满足 logotype 的设计条件下,参考相似字型 Freight Sans Black,工作室希望将其延展为整套蒙古文字型。Freight Sans Black 的小写字型笔画变化强烈,而 Starbucks Coffee 英文原稿中的小写造型无从考证,所以依据大写英文的造型,延伸出了较为「生硬」的蒙古文字型 Buck Sans,舍去了 Freight Sans Black 小写字母那样「具人文色彩」的造型。

继续阅读

用印刷品的态度来做 Web 排版

Hero of Han.css

CSS 是近代最重要的排印革新之一。只要文档以足够「语意化」的结构保存,便可以利用不同的样式规则呈现不同的样貌。我们不再需要手动地排列、拉扯文字,而是透过 CSS 下指令,让排版引擎遵守。

也许因为妈妈字写得美,我从小便严格自我要求书写的规矩,就算是课堂的笔记,没写几个字,发现前一行的字稍有不对齐或大小不一,便偏执地想把整张纸撕了重写。也因此,在我初了解了 Web 的运作方式时,带来的震撼和共鸣是非常强烈的——文字居然可以不带样式地保存,再利用「标记」为不同层级、不同意义的文本来设计相应的样式——从此解脱了我们这些字写得不好但又完美主义的偏执狂。

长得丑没关系,有 CSS 就能搞定一切。

继续阅读

开幕:「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字与人工作坊

psa_banner

「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展览于前天(10 月 28 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式开展。参展作品包括设计师厉致谦(colourphilosophy)展出的作品「被隐去的字」(Missing Characters),用嵌入墙体的铅字讲述了三个铅字时代关于字的书写、设计和生产的故事。

继续阅读

日本政党字体趣谈

04

最近乐于观察日本政党名字的字体设计。

日本古代家纹设计之美,世界知名。今时今日,日本对于西渡而来、「デザイン」(design / 设计)光谱下的「ロゴ」(logo / 标志),也有同样的注重程度,甚至大众普遍认为沉闷、冷感的政党政治圈,也是设计之力得以发挥的场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