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亚洲

不离不弃的破折号

用思源黑体 Heavy 显示的各种横杠形状的字符,具有不同的长短、粗细和高低位置。

「孔雀计划:中文字体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导从中文出发、以中文的思维方式讨论中文排版。从本文起将重点分析几个中文的特殊标点符号。希望读者可以结合本系列之前关于「挤挤总是有的」「避头尾」等几项内容一起来阅读分析。

2016 年 7 月「知乎 LIVE」新上线,而本站作者、多语言字体技术开发者梁海随即在其知乎专栏里发布了一篇名为《破折号好难啊!破折号怎么这么难!》的文章。他在文章里附上了 2016 年 7 月 8 日在推特上发的截图,并对 1024 场次「知乎 LIVE」中使用的 907 个破折号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居然有 11 种用法,情况之复杂以致于他说「嗯……我懒得分析了。」既然如此,笔者就接这一棒,为大家分析一下为什么破折号这么难。

继续阅读

一次关于跨文化文字设计的讨论(一):审美、理念与思路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编纂的《华英词典》(1815–1823)中的「字」词条。

在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下,多文字设计很早就在商业领域开始了尝试。从单纯为企业设计多语言的品牌标识,到如今初露锋芒的本地化字库定制,这通常是较大的设计公司、字体公司承接的业务,也尽在有限的范围内运用。如今随着小型工作室、独立设计师的涌现,多文字设计则成为一种共同的专业追求,这意味着更多人将在跨文化的语境下设计,即为非母语的文字做设计。

这一潮流先前主要由欧美引导。毕竟无论在铅字印刷时代还是桌面排版时代,欧美都是最早提供生产工具和资料的一方,以至于「多文字设计」在西方语境中,几乎等同于「非拉丁文字设计」之义,而且拉丁文字设计的理念也主导了其他文字的设计。经过了几十年,这一平衡被逐渐打破:「其他文化」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反观自身的文字和书写传统,重构起本土的美学认知,阿拉伯文字体设计的崛起就是一例。而在数字时代,各文字特有的书写排印规则也成为国际标准、设计工具必须考量的因素,本土性正成为全球性设计的有机部分。

那么中文设计师呢?一方面,在全球化经济下,中文设计师其实有许多设计或应用多文字字体的机会,却因种种原因没有主动充分利用;反过来,西方设计师做中文字体设计也并不多见。但近年来我们依然看到了新的趋势:思源/Noto 泛中日韩字体家族的横空出世,给业内带来巨大冲击;蒙纳字库时隔多年推出全新中文黑体「翔鹤黑」,与之前的日文版 Tazugane 一同配合西文 Neue Frutiger,意欲相互打通,成为覆盖全球文字设计的超级字体组合;除了大厂商,西方独立设计师和工作室也开始关注中文设计,德国设计师罗小弟设计的「老外宋」和进行中的「港街黑」都毫不逊色于本土设计师……关于中文设计的讨论正逐渐进入国际的视野。

这种转变所带来的一些疑惑、争鸣、探索、切磋,在我们看来是极为重要的。在中文世界,对跨文化设计的理论探讨尚未成气候,而在思考中形成自己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对本文化设计加深理解,指导最终的设计实践。因此,我们在今年的不同时期邀请了关注多文字的设计师、研究者、以及 TIB 的多位作者,针对「跨文化语境下的文字设计」这一主题展开谈话,并整理成系列文章。希望借由公开的观点交流,激发更广泛的探讨。首篇中,我们将重点放在跨文化设计中的本土审美问题上。

讨论主持

参与者

继续阅读

回顾《中文排版需求》

今年 9 月 18、19 两天,万维网联盟 (W3C) 在日本东京庆应义塾大学办了一场数字出版工作坊。之后,由日本数大出版社集资与庆应大学合作成立的高级出版实验室(Advanced Publishing Lab, APL)趁这机会举办了一场座谈会,W3C 中文标准参与者董福兴(Bobby Tung)在会上用日语做了一场「中文排版需求的沿革与标准化活动」为主题的演讲,本文根据讲稿加以说明,讲述《中文排版需求》目前的进程,以及继续推进它所需的行动。

《中文排版需求》的过去与进程

2009 年,《日文排版需求》(「日本语组版処理の要件」, 简称 JLREQ)正式发表,如同日本标准化专家小林龙生先生在其著作《EPUB 战记》中所述,在日本当地并未产生回响与涟漪。但这是由 W3C 国际化工作小组(i18n WG)所发表的第一份语言排版文档,实际上是一步重要的定石。一方面作为参考文件,推动了多数与东亚语文排版相关 CSS3 标准的制定;另一方面也引出了其他语言的跟进,中文就是其中之一。

继续阅读

2018 日中韩字体讲座暨研讨会回顾

2018 年 9 月 1 日,「日中韩字体讲座暨研讨会:东亚汉字字体的现在与未来」在东京印刷博物馆举行。Type is Beautiful 有幸参与协办,成员 Eric 作为组委会成员参与策划,并为整场会议提供中文翻译。与会嘉宾阵容庞大,分别来自日、中、韩三国字体文化研究前沿,为大家分享了东亚文字、尤其是汉字设计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实践。下面跟随 TIB 简单回顾一下这场字体学术盛会吧。

继续阅读

畅想中文字体设计的未来——与华人设计师张轩豪、许瀚文、厉致谦的聚谈

张轩豪为一个名为 Across Borders 的海报系列创作的文字设计。(图:张轩豪)
纽约字体指导俱乐部(TDC, Type Director’s Club)在今年八月推出了全新的数字期刊 Typegeist,讨论对当今文化叙事至关重要的文字设计。在主题为「文字设计去本位化」的第一期刊物中,纽约设计工作室 Synoptic Office 的林欣荣(Caspar Lam)和朴瑜俊(YuJune Park)邀请了张轩豪、许瀚文、厉致谦这几位来自大陆和港台的设计师,共同探讨中文字体设计的现状与未来。在连线纽约、香港、台北、上海四个城市的网络视频会议中,设计师们论及当下中文设计正处于遽变的转折点,无不感到兴奋。
访谈原文刊载于 Typegeist 第一期,本站获授权翻译全文。

与三位设计师的访谈在一阵笑声中开始,大家自嘲道:「我们是不是一群自讨苦吃的人?」一款标准的中文字体包含至少七千个字符,如此大的字符集需求与可供选择的字体产品数量是成反比的,这不足为怪。但技术革新与市场全球化正在给中文字体设计带来深远的影响。

继续阅读

中日韩字体排印讲座暨研讨会开始报名

「中日韩字体排印讲座暨研讨会」是东亚三国共同参与的字体排印相关活动,继 2015 年 10 月在西安、2017 年 2 月在首尔、2017 年 12 月在上海举办之后,将于 2018 年 9 月 1 日在东京印刷博物馆召开。会议由组委会主办,Type is Beautiful 参与协办。

在研讨会上,语言学家、字体史研究者、编辑、字体设计师们汇聚一堂,共同参与以「文字」「字体」为主题的演讲和讨论。今年的会议主题是:东亚的汉字字体——现状与未来。

活动信息

  • 地点:东京印刷博物馆(从飯田橋駅步行 13 分钟即至)
  • 日期:2018 年 9 月 1 日
  • 时间:12:30 入场;13:00 开始;18:30 结束
  • 语言:日语
  • 参与费用:免费(东京印刷博物馆门票需自理)
  • 报名限额:80 人(通过网页报名表单预定,满员即止)
继续阅读

孙明远谈《聚珍仿宋体研究》:「古典的回归」绝非单纯的拟古

聚珍仿宋体是 20 世纪初中国人自行制作活字字体的早期尝试,由杭州丁氏八千卷楼后人丁三在、丁辅之兄弟着手开发,于 1919 年正式问世,随后风靡海内外,影响至今。聚珍仿宋在风格上不同于当时主导印刷出版市场的日本制宋体字(明朝体),而是以传统雕版印刷字形为蓝本的古典字体。它在构思上完成了仿宋体从写刻到铸字的改造,折射出当时中国人对自身文字形态的认知,以及对审美规范如何适应技术变革这一问题的理解。

西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孙明远近日出版的《聚珍仿宋体研究》针对这一款字体,从时代背景、产业状况、制作初衷、审美观念、开发技术、应用传播等角度进行了多方位的研究,采用了大量一手资料,考证扎实,内容全面,是近年来国内字体历史研究中少有的深度专题性著作。孙明远毕业于日本九州大学,获设计学博士学位。现为西北大学艺术学院艺术设计系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中国文字艺术设计研究中心外聘研究员、上海美术学院字体研究中心外聘研究员、日本文字设计学会会员。2004 年至今在国内、日本、韩国、香港等地发表学术论文、研究报告等 20 余篇,主要研究方向为中日平面设计史、活字字体史。

为了更好地让读者了解本书,我们对孙明远博士进行了简短的访谈,以下内容略有编辑整理。

继续阅读

TypeTour Japan 新增行程:佐佐木活字店 & 蒙纳字库交流 & One More Thing

暑期 TypeTour Japan 的招募在 6 月 30 日即将结束,我们已收到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朋友们的报名邮件,目前名额仅剩 2 位,想要报名却还在犹豫的朋友可要抓紧了!旅程的详细安排也在稳步推进中,除了已公布的行程之外,我们又新增了佐佐木活字店、蒙纳字库这两个不可错过的交流机会,最后还有 one more thing,来先睹为快吧。

继续阅读

招募!TypeTour Japan 暑期日本字体文化之旅(2018.7.29 – 8.7)

时隔两年,TypeTour 终于计划再次东渡日本!此次旅程的时间更加充裕,并且新增了关西路线,我们将从大阪到京都,途径宇治、奈良,最后飞往东京,在时间和空间的纵横比较中,体会日本文字设计的多元与成熟。

我们将拜访只闻其名的字体公司,看日本字体行业如何发展至今;在潺潺流水和呦呦鹿鸣间,我们将深入古寺,探寻日本活字印刷的起源;走上街头,不夜之城新宿霓虹闪烁,宇宙中心涩谷荧幕恒亮,繁华老街银座随处可见流传百年的店招;江户文字的毛笔一挥,是浅草雷门的威严雄壮,落语寄席的欢声笑语,也是歌舞伎的俊秀、相扑手的力量……抬头低首,文字无处不在,传统与现代并举的日本也正是「猎字」的最佳去处。此外还有各大书店、美术馆、博物馆、画廊,以及高密度的文化艺术活动和公共空间,我们将挑选关乎文字与平面设计的好去处,为团员们带来视觉的饕餮飨宴。

TypeTour 与普通的主题旅游项目不同,我们希望聚集更多对字体排印、平面设计、视觉文化感兴趣的朋友们,在旅行的同时促成更有价值的交流。每次字体旅行,我们都将在保证行程完成度和质量的前提下,留出充分的自由活动时间,让参与者拥有更多自主探索的机会,领队也会根据团员的需求,给出针对性的建议。

出行日期及费用

  • 日期:2018 年 7 月 29 日 – 2018 年 8 月 7 日
    (共十天九夜,大阪两天两夜,京都三天两夜,东京五天五夜)
  • 出发地点:上海
  • 招募名额:10 人
  • 行程费用预估:约 18,000 元 / 人(实际出团日期和人数变动会造成报价调整)
  • 报名截止时间:2018 年 6 月 30 日午夜 12 点
  • 报名方式:邮件报名 [email protected],详见文末
继续阅读

长谈:印度文字与字体

Delhi street sign
新德里街头路牌,由上至下:天城文(印地语)、拉丁字母(英语)、古木基文(旁遮普语)、阿拉伯字母(乌尔都语)。(摄影:Meena Kadri / Flickr

按:2018 年,借设计北京大学南亚系的一款西文字体的机会,笔者邀请到北大南亚系的叶少勇老师进行一次关于印度文字及字体的访谈。叶少勇现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亚学系副教授,北京大学梵文贝叶经与佛教文献研究所(梵佛研)成员。叶老师对古代印度佛学有着很深的研究,还精通印度古代文字及字体学,曾专门对北印度梵语写本的字体做过全面的研究。

印度在古代更多是一个文化概念,而非现代国家观念,泛指南亚次大陆上的诸多国家地区,如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甚至包括了阿富汗的一部分。

印度这片土地上的文字繁多,造型各异,但几乎都来自两千多年前的婆罗谜文字这个源头。印度文字还直接影响了周边地区的文字,比如东南亚的泰文(以及各种傣文),缅甸文、柬埔寨文以及藏文字母等等。让我们先从印度的语言和文字之间的关系开始梳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