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从神话走向理性:罗马字形的模数化重构

Jacques Andre paper
历代对罗马字型的模数化重构尝试。(来源:Jacques André

从罗马图拉真柱石碑上手工雕刻的字母,到用几何方法丈量出的字形;从十五世纪人文主义学者对罗马字形的复兴,到栅格模板上科学精确的绘制,罗马字母经历了一系列发展,逐渐脱离书法性质,转变为更趋于现代的几何字形。

如今我们所用的拉丁字母(也称罗马字母),与古老的罗马帝国有着紧密联系。罗马人不仅发展完善了拉丁字母,还确立了字母的形态。图拉真柱(Trajan’s Column)上所镌刻的铭文就是这笔伟大遗产的佐证。这些刻在石碑上的字母协调又美观。罗马人究竟使用了何种丈量方法来统一它们的形态,已不得而知。

然而两千多年后的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大力重兴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也涌现出许多研究罗马文字字形的学者。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罗马字形的协调匀称,一定是采用某种范式来构建的。于是他们通过几何方法重新绘制这些字母,为其赋予了新的生命,让字形设计转向模数化,也为后来的现代人用栅格(grids)设计字体奠定了基础。

继续阅读

迷宫行走:伦敦地铁150周年公共艺术作品

圣詹姆斯公园(St James’s Park)地铁站。(图:The Guardian

自1863年世界上第一条地铁在伦敦开通以来,伦敦地铁已走过150个年头。伦敦「地铁艺术」项目组(Art on the Underground)邀请多位艺术家参与创作,共同庆祝150周年纪念。其中规模最大的创作要数英国当代艺术家 Mark Wallinger 创作的「Labyrinth」(迷宫)。整个庞大的系列作品由270幅不同的迷宫图组成,将会被永久悬挂在伦敦270个地铁站内。

继续阅读

纽约停车指示牌新设计

1671608-slide-img-7562
(题图:Pentagram)

在纽约街头停车是出了名的麻烦事。因为停车指示牌极其杂乱无章,哪怕研究揣摩一番,仍少不了常被贴罚单的命运。纽约交通局官员 Janette Sadik-Khan 深知其痛:「有的停车牌高达5英尺,像一根图腾柱,上面密密麻麻的信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仅如此,指示牌全部采用大写字母,字体字号不一,文字居中对齐,阅读起来十分吃力,有时还能看见三种颜色的四块停车牌放在一起,上面堆了近250个字母。

好在现在一切有了改观。今年1月,纽约市交通局宣布将采用重新设计的停车指示牌。参与这一项目的是大名鼎鼎的 Pentagram(五角星)设计公司,由 Michael Bierut 与团队负责完成。作为设计师,Bierut 自己也饱受指示牌的困扰,以至于他只敢在车库里停车。不过,「我们真正开始着手这个项目时,才发觉原来的指示牌有多复杂。规则的可能性太多了,你开的什么车?要停多长时间?在哪天停?在什么时段停?需要用字体版式以及颜色帮助人们理清这些重叠的信息,的确是一项挑战。」

继续阅读

关于

Mira Ying
平面设计师,译者,西文书法研究者。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