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字談字暢 097:Helvetica 並不是本期主題

TypeChat #97

時和氣清,轉眼已過仲春令月。本期回顧近聞,向大家介紹重要產品的迭代、值得注目的新作,以及,今時今日的 Helvetica。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6:西文排版的入鄉隨俗

TypeChat #92

3 月 23 日,漢儀字庫主辦的「漢儀星課堂|文字設計中的中西文匹配」沙龍在上海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舉辦。本台主播 Eric 在沙龍中發表主題演講《西文排版的入鄉隨俗》,分享中西文並排、混排中微觀字體排印(microtypography)相關的要點。今日播出現場錄音,以饗未能到場的聽眾。

本次演講幻燈片等相關信息將在 TIB 會刊第八期刊出,詳情請參考本站會員計劃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5:三個做編輯的設計師談編輯設計

TypeChat #92

當我們談論編輯設計時,我們可以談論些什麼:一個術語的涵義,一門學科的範疇,一項工作的內容,一種設計的態度?今日三人鼎談,我們邀來了老朋友——設計師同時也是一位編輯的 Mira——與聽眾分享關於「編輯設計」的理解。

繼續閱讀

不離不棄的破折號

用思源黑體 Heavy 顯示的各種橫杠形狀的字符,具有不同的長短、粗細和高低位置。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從本文起將重點分析幾個中文的特殊標點符號。希望讀者可以結合本系列之前關於「擠擠總是有的」「避頭尾」等幾項內容一起來閱讀分析。

2016 年 7 月「知乎 LIVE」新上線,而本站作者、多語言字體技術開發者梁海隨即在其知乎專欄里發布了一篇名為《破折號好難啊!破折號怎麼這麼難!》的文章。他在文章里附上了 2016 年 7 月 8 日在推特上發的截圖,並對 1024 場次「知乎 LIVE」中使用的 907 個破折號進行了統計,結果發現居然有 11 種用法,情況之複雜以致於他說「嗯……我懶得分析了。」既然如此,筆者就接這一棒,為大家分析一下為什麼破折號這麼難。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4:東京都見顏真卿

TypeChat #92

年初,唐代書法家顏真卿的名作《祭侄文稿》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展出。本期有幸邀來前往觀展的彌迪,即時即地為我們分享個中體驗,並與我們進一步暢聊字與帖的欣賞之道。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3:此 UI 非彼 UI

TypeChat #92

IRG (Ideographic Rapporteur Group) 是一個我們多次提及的工作小組,而關於它的組織、成員與運作,聽眾或許知之甚少。今日本台有幸邀來 IRG 青年專家 Eiso,與大家分享 IRG 幕後的故事。同時,Eiso 也將進一步為我們介紹 CJK Unified Ideographs 相關的基本概念、歷史信息以及工作進展的最前沿。

繼續閱讀

「孔雀計劃」序——中文排版思路的重建

TIB 在創建之初主要着重於介紹西方字體排印的歷史、理論與實踐,而對於中文的字體排印,我們能做些什麼,也是我們從未停止思考的問題,而「中文排版」則很自然地成為關注的焦點。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傳統中文排版工藝已隨着金屬活字的消亡而沒落,又經過照相排版、數碼時代的洗禮,對西文排版方式亦步亦趨。在中文字體排印「告別鉛與火,走向光與電」已過三十餘載的今天,是時候對中文排版重新審視一番了。

重建,是因為曾經被摧毀過——現在的中青年設計師里,能理解並掌握中文排版傳統規範知識的人已經很少,在專業的美術院校里幾乎已經沒有老師教;沒有多少人想到要學、願意學,即使想學也沒有人教、也沒有教材,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被完全摧毀、亟待重建的狀態。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2:「孔雀西南飛,半年一徘徊」

TypeChat #92

初春時節,萬物更新。今天向大家介紹由 Eric 主創的「孔雀計劃」——一個重建中文排版思路的項目。本期節目,我們將從「孔雀」的由來談起,回顧過往內容,展望新年規劃,以供聽眾了解孔雀計劃的主旨。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1:「你這美元符號怎麼不像美元?」

TypeChat #91

「Glyph」是討論字符、字體等文字相關話題時最常涉及的概念之一。其涵義及用法,或因語境而變,或因認知差異而生混淆,翻譯方式亦有分歧。今日,我們將嘗試與聽眾一同來理解、辨析這個術語。

繼續閱讀

字談字暢 090:巴黎城內加拉蒙

TypeChat #90

翻閱西文襯線體歷史,克洛德·加拉蒙(Claude Garamont)是不可遺漏的匠人、設計師。他為後世留下了「加拉蒙體」(Garamond)——不只是一款傳世的活字字體,更成為一套反覆重刻的藍本、一種字體風格的代名詞。

繼續閱讀

關於

Eric Q. LIU
平面設計師,語言與字體排印研究。《西文字體》譯者。
Twitter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