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國際字體大會 ATypI · 2019 東京

令和元年,字體之秋。2019 年 9 月 4 日至 7 日,國際字體協會(ATypI, Association Typographique Internationale)的年度會議時隔多年後再次來到亞洲,於東京召開。雖然每年在世界各地都會舉辦各類字體設計大會和設計節,但擁有六十多年歷史的 ATypI 年會可以說是字體界一年一度最大的盛事。字體設計師、平面設計師、文字設計與文化歷史的研究者、各大廠商、設計領域的出版商等齊聚一堂,各種形式的工作坊和來自各國代表的演講讓人應接不暇。

本站的編輯團隊今年親赴東京 ATypI 現場,在我們的微博微信公眾號平台上為中文圈的文字設計關注者帶來每日的會程亮點速報。目前,ATypI 正陸續將演講視頻上傳至官方 Youtube 頻道,有能力的讀者可前去一睹為快。不過,我們仍將之前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的每日報道整理在本頁面上,作為視頻導覽和索引,同時也分享更多演講之外的其他活動。

此外,各位讀者還可以從以下渠道獲得更深入全面的報道,這些內容在 ATypI 官方公布的演講視頻內容並不完全重合:

  • 會員通訊:第 13 期的會員通訊將在 2019 年 9 月 24 日周二發出,其中的會員刊物將針對我們在此次大會上觀察到的文字設計諮詢以及趨勢進行詳細報道。歡迎訂閱我們的會員計劃
  • 「字談字暢」播客:我們在場內場外對與會的字體廠商做了採訪,我們的編輯團隊也將談談自己在 ATypI 現場的所見所聞

本次大會現場報道由 Richor 主筆,由 MiraEric 共同協助完成。本頁部分圖片由厲致謙柳東原解超方正字庫文鼎科技漢儀字庫提供。

ATypI 工作坊集錦

ATypI 的第一天會程沒有正式演講環節,而是在各個會場同步進行的全天或半天工作坊,晚上則是開幕酒會和主旨演講。

atypi-workshop-1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uictNbvloA1Qxbr99B0TL9UgQtNGHMtdhMEVc7SKYDl5urggzkcXKrQ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WR1CHIDd0QP5fpbwGib1fIeozVYjseHkbJuDWykoFJsqL2FGbJmMC3A

可變字體的響應式動態排版

當今字體界最炙手可熱的莫過於可變字體(Variable Font)了,本次 ATypI 邀請到了可變字體排版專家 Jason Pamental,通過一整天的工作坊,為大家詳細講述可變字體動態排版的無限可能性。

上午,Jason 首先為大家介紹了使用可變字體的響應式網頁排版效果:拖拽瀏覽器窗口,改變網頁大小,字體的字重、寬度乃至對比度都可以改變。作為 W3C 專家的 Jason 隨後介紹了諸多使用 CSS 進行網頁排版的小技巧,例如使用多個變量來控制標題與正文之間的比例關係,而非寫成固定的大小。雖然設計師並非一定要學習網頁技術,但畢竟網頁設計面對的設備環境千變萬化,與傳統平面設計的固定比例思路完全不同,需要設計師與開發者的通力合作才能保證設計的進行。下午,Jason 繼續介紹 CSS 進階技巧的同時,給大家展示了諸多可變字體的案例,例如通過 OpenType 特性,如何在網頁中設置字體的不同可變軸,充分發揮出可變字體的魅力。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xK8OxGY9PnEPZpw1jJH9uYKYBPxrDA3Z0ZPaAmyzhiaPbkxzgfbBgqA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Kyiaq9t9aklNypibGSWllJmNMACyT6oFRDRgIt35QibVmjxWicjhKcNDzw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lpbf4xUqmv0cjkIfia66gS0Cvf3iauo1yZL3KfYkknY2ma9Gcb6AfPnw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DtrxEa1APMs1BsZtqMU760GiabXiblMbTnWBZl1efeWtlSwggtXcm2Yg

使用 Adobe Illustrator 和 Python Script 製作 OpenType-SVG 字體

除了可變字體,還有什麼新技術值得一探究竟?日本字體開發者與設計師服部正貴和吉田大成向大家展示了字體與代碼結合的力量——使用 Adobe Illustrator 和 Python 製作五彩斑斕的 SVG 字體。

Adobe 的高級工程師服部正貴首先為大家展示了許多有趣的 SVG 字體案例,以及如何用 Python 立刻製作 SVG 字體的各種酷炫效果。Adobe 的字體設計師吉田大成則展示了他基於 ATypI Tokyo 主題創作的設計樣例,無論是像素風格、彩色漸變、還是浮雕造型的字體,在 SVG 字體里都能輕鬆實現。在工作坊中,與會者在自己的電腦上實際操作 Python 與 AI,紛紛製作出自己的 SVG 字體並在瀏覽器中成功顯示。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HHSb4TNtgvXj2X6ftKjBP19BNzln53JqGxSVQsibibT6916wgrBN2iaVg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g91lTyzRT3aicF08CxzUU3krOPvSLf2cmKzTTuNdIVd8Sck6P7VS26g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zyoTaI9I07ibjnXAyzPzeWmic9YZLvdMibLDtrOlMkt6Qq0J6b0Wa7pfw
WechatIMG109
WechatIMG110

從ᄀ到ᄒ:韓字設計入門

泛 CJK 的多語言設計一向是亞洲字體設計師關注的焦點。本屆 ATypI 開設了韓字設計入門的全天工作坊,邀請的是擅長韓字設計的字體設計師 Aaron Bell 和來自韓國 Sandoll 字體公司的設計師 Chorong Kim,為想要初學韓字設計的設計師提供一個入門之道。

Aaron 首先介紹了韓文字母和文字的構成、韓國文字改革發展的歷史、常見的書寫風格及各自特色,以及文字結構的分類和比例規則參考,讓學員抄寫練習,熟悉其筆畫和筆順,並且與手寫體比較區分。隨後大家開始做上午的小作業:根據著名品牌的英文標識,定製符合其風格的韓文標識。對於非母語者來說,手繪過程中浮現了許多細節問題,比如「這樣寫會不會太奇怪」「這個筆畫是否認得出來」等等,也是在培養對文字的感覺。下午則是開放式工作坊的環節,Aaron 介紹了用 Glyphs 製作韓字字體的工作流程,大家則根據自己感興趣的方面,自由嘗試練習和提問。由於韓字是由表音字母組成的字塊,在 Glyphs 軟件中可以通過智能部件以及 Hangul Composition Group 參數的配合,在制定完筆畫與結構規則後,自動批量拼裝成韓字字符。這一技術也引起了大家強烈的興趣和熱情。

chinese calligraphy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mXJQft8SpvMy9vCwc8wfibibZDlzoB5RUsURRIBYdChwzDaB4z76ktibQ

中國書法

由方正字庫提供的中國書法工作坊,15 個學員名額在前一個月即被一搶而空。雖然擔任主講的方正字體總監仇寅老師曾多次在國外舉辦過這樣的工作坊,但此次大會在同為漢字文化圈的日本召開,因此也吸引了好幾位日韓設計師的參與。學員們上午用水寫字帖體會軟筆的運用,下午則在臨寫「福」字之後開始自己的創作。學員們在短短六個小時穿越中國書法文化千年的軌跡,將自己對筆法、字法、章法的理解融入最後的共同創作捲軸中。我們的編輯 Eric 在現場擔任中英和中日的翻譯工作。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cI69Z1Pf9ZPticvxqeMbpjmNIWNvEJ5TTviaXwgvX9Ya78TU8iciajticUQ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zRCQloH5mq3pnmoMKr69HdetWF5xbaBWB4V2ia5DUgmGPAoLRaenAUQ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icZCghtfSChVpgXYLthAX35YehhfmMg0ibfe5icmcglX7SMyllKGp7L5w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8cmDMSV3GXBqaXxUWNtr6yzA7nUk9bS13PPJrpicXj29o7Fl9umiaI0w
uQHMrE4NpbZlzGosHRsmMicYThy7PFG0j1AnRrsMib7cR8F0nzNiaEVayAxncZ5DicA1ODJOJDPvrU07LwMNV0BWpw

探索新的手寫體

下午,來自捷克斯洛伐克的 Petra Dočekalová 帶來了一場節奏緊湊的西文手寫字體工作坊。致力於探索新的西文字體造型的她,使用不同的筆和道具,展示了四種手寫樣式,最後讓大家創造屬於自己的西文字體。

Petra 就讀於布拉格藝術建築設計學院,攻讀字體設計博士學位,畢業設計便是探索新的西文字體手寫造型。她為學員們準備了造型各異的手寫字體樣張以供參考,以及各種字體的描紅練習,但同時她也教大家如何在這些字形基礎上變化造型。學員們自由體驗了各種寬頭筆、酒精性海綿頭筆等書寫工具,為探索自己的書寫風格作準備。最後的課題是基於教學來創寫自己的西文字體,學員們使用了各種筆和道具進行創作。

字體與金錢的故事

精彩紛呈的工作坊過後,是開幕酒會和開幕演講,贊助方日本字體公司森澤邀請到了 MIT Media Lab 主席 John Maeda 作開場辭。字體設計也許可以賺錢,但能靠字體設計來賺錢嗎?John 從這個問題開始講述了他自己與字體、設計與金錢的故事,獨到的見解和老練的颱風讓現場高潮迭起。


ATypI 演講亮點

從第二天開始,會議就進入了每天從早至晚十幾場演講連軸轉的狀態。當各位讀者在官方 Youtube 頻道回看所有演講內容的同時,不妨配合我們的精選報道,了解重點和亮點。以下內容順序較實際議程稍有調整,分別以日本文字設計、多語言多文字、字體技術、設計案例、設計研究與批評等主題來大致排序,方便大家瀏覽。

二十世紀早期的日本字體排印、美術字和商業藝術

Florence Fu(傅曦瑤)在舊金山的 Letterform Archive 檔案館做編輯助理。她通過研究 1928–30 年代濱田增治刊行的 24 卷《現代商業美術全集》,分析了當時日本商業領域文字設計的發展變化。

其一是美術字風格的變化,從傳統的江戶文字變化到新藝術風格、幾何風格、裝飾藝術風格、以及模數化鏤版字等。其二是書寫方向的變化,從清一色的從右到左豎排,到二戰後逐漸出現橫排,以及橫豎混雜、日西文並置的狀態。其三是使用字形的變化,在文字學的層面上,針對使用漢字、平假名和片假名,有了不同的主張。

戰後兩位設計師與現代主義

來自 Adobe 的山本太郎介紹了戰後兩位設計師清原悅志與 Helmut Schmid,並引出了戰後現代主義的設計風潮。清原悅志是日本戰後重要的平面與書籍設計師,代表作是《思潮》和 BLUE 等雜誌。他常使用極端不對稱的設計和極簡的抽象圖形,並堅持自我的風格。奧地利出身的字體與平面設計師 Helmut Schmid 在歐洲各國學習設計之後,來到日本大阪以獨立設計師的身份開始活動。其代表作是 1980 年發售的 Typography Today

江戶時代的極粗字體

Type Project 的日文字體設計師石川朋子介紹了江戶時代流行的三種極粗字體:「勘亭流」「相撲文字」和「提燈文字」。勘亭流用於歌舞伎的招牌或節目表,筆畫婉轉圓潤。與之相對的,相撲文字雖然也是用特粗毛筆寫成的,但筆畫粗直有力,用於相撲對陣表中。提燈文字常見於飲食店門外的日式燈籠上,由細筆勾畫輪廓然後填色而成,與前兩種直接書寫的文字不盡相同。石川提及極粗文字的流行趨勢,尤其是在動漫、遊戲和廣告中。最後,她還介紹了 Type Project 基於名古屋這座城市設計的極粗字體。

三個角度,談當代日文漢字設計趨勢

日本字體協會此次邀請了三位德高望重的設計師從三個角度談論漢字設計:片岡朗談字體設計,高橋善丸談 logo 設計,工藤強勝談文字排版。

片岡朗是砧字體製作所的主理人,其特點是擅長設計圓體,代表作是丸明朝體、丸丸黑體等筆畫鬆弛圓潤的字體。片岡朗首先提出漢字對於日文字體設計的重要性:幫助日文表意。在計算機出現之後,由於在字體上加圓形筆畫末梢相對方便,圓體應運而生。之後片岡朗以自己的明朝體和黑體作品為例,探討了字體設計師的本質。日本字體協會會長高橋善丸帶來的是 logotype 的設計分享。他提出了漢字 logo 設計的七個思路:依據網格、擺脫網格、化用圖形、省略筆畫、視覺形象、視覺聯想和圖像先行。書籍設計師工藤強勝分享了自己的作品中的漢字排版。在漢字假名並置的情況下,漢字主導意思功能,所以大小懸殊也不影響理解。在方向上,漢字的優勢是可以橫排或豎排,靈活的字體字形混排既是挑戰,也是機會。

關於池原香穉:日本首批金屬活字設計者

在日本,「活字之父」當屬木本昌造莫屬,但其實在這段歷史中還有一個重要人物:為假名活字書寫了手稿的池原香zhì。設計師和學者春田女士的一個研究方向便是他的生平。

從江戶時代到明治初期,日文假名經歷了一段轉變的過程,過渡時期的假名設計字型類似連綿體,但是是分開的活字,由木本昌造製造。池原香穉就是其中假名手稿的書寫者,書法特點入筆很強烈,筆畫有彈性,柔中帶剛,中宮寬,重心低穩,整體圓潤,弧形筆畫多,十分符合日本人對假名的審美。除了書法造詣高,池原香穉同時還是一個多才多藝之人。例如他的本職工作是一名眼科醫生,曾與荷蘭人合作做過字體的視覺研究;還曾給二十多個地方報紙寫新聞報頭,並且沿用至今。

池原香穉的重要性在於,在沒有鉛字的時代他書寫了適用於印刷的用字,並以廣博的學識輔助研究了文字應該被如何閱讀。雖然鑄造金屬活字的技術從西方引進,但池原香穉的貢獻讓我們意識到有許多重要的工作仍是由本土的藝匠來完成的。

一場劇變:日本 70 年代中村征宏的 Na-ru 和 Go-na 如何影響了日本字體設計行業

Monotype日本公司唯一一位字體設計師土井遼太介紹了日本七十年代中村征宏設計的兩款超大中宮的字體,圓體ナール(Na-ru)以及黑體ゴナ(Go-na)。這兩款字體在之前並沒有數字化,所以默默無聞,但事實上在日本隨處可見,出現在高速公路的指示牌上,或是機場的導視設計中。

中村征宏曾經是一名插畫師,為電視台繪製各種片頭字體標題字,後來在寫研首次舉行的字體比賽中用 Na-ru 字體成功獲獎,並製作成照相排版字體。由於當時圓體字非常少見,Na-ru 剛一出世就獲得很多設計師青睞。同時,Na-ru 字體的假名撐滿字框,一改之前的變寬假名的設計,讓排版師無需再剪切文字調整字距,豎排也非常整齊。就這樣,Na-ru 很快遍布日本街頭,影響了整個字體設計行業的面貌。

Go-na 是一款極受歡迎的超粗標題黑體,同樣來源於電視屏幕字。給電視屏幕做字要很快出稿,一般先做所有橫劃,然後補全別的筆畫,所以 Go-na 的筆畫末梢沒有傳統黑體的喇叭口,更乾淨利落,更加橫平豎直,同時具有衝擊力和爽快感。Go-na 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現代黑體的設計,提供了更多元的黑體選擇;在八十年代末進入中國,對中文設計也有很重要的影響。

僧伽羅文木活字

斯里蘭卡莫拉圖瓦大學的 Sumanthri Samarawickrama 講師介紹了她對僧伽羅文木活字歷史的研究。僧伽羅文(Sinhala, සිංහල අක්ෂර මාලාව)的書寫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紀,斯里蘭卡在十六世紀有了印刷術,而經過了荷蘭、英國殖民統治的歷史後,在十九世紀才發展出了本地報業,1860 年發行了用僧伽羅文印刷的第一份報紙。

Sumanthri 的研究便是從一百多份報紙的標題用字(木活字印刷)出發,按照時間順序整理分析「插畫標題」和「裝飾美術字」兩種風格的報頭的特徵,並將字形進行數字還原。從中可以看到僧伽羅文設計展現出的多樣性,也能看到社會與政治環境對設計和印刷工業的影響。

梅泰文的文字復興進展

印度東北部的曼尼普爾邦在十八世紀之前一直使用梅泰文(Meetei Mayek: ꯃꯤꯇꯩ ꯃꯌꯦꯛ)作為官方文字,用於書寫梅泰語(或稱曼尼普爾語)這門屬於漢藏語系的語言。梅泰文最早的文書紀錄可以追溯到十一世紀,它最大的特點在於,字母形態摹擬的是人身體各個部位的形狀,而數字的形態則象徵著胚胎髮育成嬰孩的不同階段。

在十八世紀,曼尼普爾國王接受了印度教為國教,便規定全面禁止梅泰文,而使用孟加拉文,並且大規模地燒毀梅泰文書卷。但民間一直在自主地努力保護屬於自己文化的梅泰文,並且在三百多年後,學者們開始呼籲復興這一文字。在 2005 年,曼尼普爾的中央圖書館遭遇火災,數千卷文獻付之一炬,政府也意識到了保留文字的重要性。目前在民間力量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學校教育、報紙用字等都已經開始使用梅泰文,Unicode 也收錄了大部分的梅泰文字母。印度設計師 Neelakash Kshetrimayumis 長期參與推廣梅泰文的工作,拍攝記錄重現梅泰文的公共環境,分析研究其字形特點,並製作字體推動它的廣泛使用。但還有許多工作在進行中。

Google Fonts 的可變字體

來自谷歌字體團隊的 Kim Irin 和 Nathan Williams 介紹了用戶們翹首期待的谷歌可變字體的開發情況。前半部分談到了開發過程中認識到的挑戰。雖然可變字體在專業設計領域炙手可熱,但谷歌的宗旨是讓字體加載更快更容易,而可變字體的軸的增加會影響加載速度,用戶對這一技術認識也不廣泛,加之有近 15% 的瀏覽器並不支持可變字體,這些問題都需要在開發前充分考慮。

後半部分則介紹了谷歌針對這一情況在進行的數字樣張(digital specimen)項目,即為單個可變字體製作介紹性的互動式網頁,讓用戶直觀地了解和把玩可變字體的可能性,從而提升他們的使用率。例如拖動進度條可以看到字體從一個狀態無極移動變化到另一個狀態,用鼠標在坐標區域拖動便能讓光標顯示為不同字重的字母等效果。

最後谷歌字體團隊也公布了最新消息:支持可變字體效果的 CSS API 已經發布,開發者可以通過此頁面關注後續情況。

漸進式字體優化技術的進展

在傳統的網頁字體使用場景中,加載經常會出現問題,比如東亞文字的顯示不完整,字符集的語言範圍出錯,下載引用整套網頁字體會影響加載速度,而且即使只使用一部分字符集也需要支付全套費用等等。之前的解決方案是只下載一部分的字符集,但是這種方法會讓有些字體特性消失。還有自己定義加載字符 Unicode 範圍的做法,但要寫很多代碼,網頁初始加載的時候需要讀取大量指令,使速度變慢。

Google Fonts 介紹了漸進式字體優化(Progressive Font Enrichment)這一新技術的開發進展。顧名思義,就是根據同一網站、不同網頁打開的字符加載數量,漸進式地補充需要加載的字符。廠商可以依此設置按字付費的方案,用戶訪問速度也能更快,也不需要渲染 JavaScript。另外,如果加載的是可變字體,也可以有選擇地變化所需的軸。

這套技術針對所謂的簡單字符集、複雜字符集和超大字符集提供了不同的加載方案。比如 CJK 字符集屬於簡單但字符集較大的類型,可能是漸進式優化方案的最大受益者。但對於一些文本特性變化較多的文字,如阿拉伯文,就沒法把字符集拆分開來加載,否則有可能會丟失特性。

目前,W3C 網頁字體工作小組正在進行相關的標準化工作,以及評估選擇更優的服務器處理方式。可通過此頁面預覽相關功能。

字體設計項目管理工具 EQX

無論是大的字體公司還是獨立設計師,都有可能會遇到字體產品隨着迭代而越來越複雜的情況,字稿評估和分析總結的過程一般總是通過紙質或 pdf 文檔、郵件和即時通信工具來進行,當有人事變化或需要利用往年數據的時候就會多出大量的工作。來自 SorkinType 的工程師就在會議間隙介紹了他們正在開發中的字體設計管理平台 EQX。

EQX 基於 Web 運行,將項目管理、版本控制、用戶測試和分析等功能整合在一起,方便項目經理、質量控制等職能的人員系統性地管理字體開發過程中的作業階段和評估數據,將他們從無盡的 PDF 文件和郵件交換中解放出來。該系統也可以針對字體公司自有的系統進行定製,界面友好,測試問卷的編輯器也有各種模式。

不過這樣的平台自然要考慮更多的問題,比如必須進行紙質字稿評審的情況下是否能夠掃描並建立數據、對多文字的支持情況如何、怎樣處理它與其他協作工具的工作流關係等等。因此 EQX 團隊希望收集足夠多的反饋,從早期開始就將功能考慮完善。目前項目開源,可在 EQX 的 Github 頁面下查看。建議感興趣的國內開發者也可以前去了解詳情。

超級平面:字體風景的可能性

除了紙面和屏幕上需要字體設計,人們的生活空間里其實也處處是字體,需要設計師的介入。在今天的開場主旨演講中,首都大學東京視覺傳達專業的教授、平面設計師菊竹雪從建築、平面到標誌設計等各個方面出發,分享了關於「字體風景」(TypeScape)的相關定義和作品。

菊竹雪首先介紹了世界各地一些優秀的工地外圍牆面設計,例如法國凱旋門會用法國國旗的圖案,證明了設計也可以融入進風景之中,留人駐足。隨後她介紹了自己的一些公共空間的平面設計作品,主要是一些需要臨時搭建牆面的環境,例如建築項目的工地圍牆。她採用各種方式將這些無趣的景象變成具有感官衝擊力和藝術價值的公共空間裝置,比如將切碎的品牌 logo 大膽重新拼接,或是利用透視而製造出空間延伸的感覺。這些作品體現了她的「超級平面」的理念,即文字和平面設計不必受制於空間、建築和環境,在大膽運用的情況下,它完全能為一個地區帶來新的活力。

字體家族 Role:通過字體表達不同的聲音

字體設計大師馬修·卡特(Matthew Carter)四年前收到森澤公司的邀請,來日本製作西文字體,其目的有二:一方面為了增加字庫中的西文產品,另一方面也為了提升日文字體排印領域對西文的認識。合作的成果便是超級字體家族 Role,包含襯線體、無襯線體、方襯線體和圓體,最多包含九個字重以及意大利斜體。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作品是由卡特主導設計概念,但具體的製作工作,是他指導森澤的字體設計師樽野櫻、中野正太郎、岡野邦彥、半田藍、以及小針優彌完成的。對於設計師和字體公司來說,這具有很大的教育意義。另外,森澤發行字體時從不註明具體設計師的名字,而卡特則特別要求所有的宣傳和字體樣張中都註明這幾位設計師的姓名。

雖然現在龐大的字體家族往往與插值變換、可變字體等最新技術聯繫在一起,但 Role 在不同風格和字重之間的變化並非完全是線性的,雖然出自同樣的概念和骨架,但希望能在不同情況下傳達準確的情感和聲音。

arphic
foundertype
hanyi fonts

中文字體廠商演講

中文字體廠商的演講主要集中在第三日,文鼎科技、方正字庫和漢儀字庫先後作了主題演講。

文鼎科技的演講主題是「字體風味輪」。在選擇字體時,多數的字體網站都會列舉出一些技術屬性讓人們選擇,這並不能直觀地表達字體本身的風格。同時,人們對字體風格的印象會隨着時間而變化,他們不一定會按照設計師的初衷來使用字體,導致一些字體被濫用在並不合適的題材上。文鼎針對這一問題開展了「字體風味輪」的項目。風味輪經常被用在葡萄酒、咖啡、巧克力等食品的專業品鑒過程中,這樣能夠將模糊的感官印象用具體的屬性表述出來。字體風味輪的目的也是一樣,當設計師能夠根據想要表達的情感而在風味輪上找到相應的字體範圍,就能更恰當地運用在設計作品中。

方正字庫的演講主題是「心靈的載體」,主要介紹了中文書法字體製作的思路。演講首先簡單描述了漢字書法的特點:「一支毛筆」,強調了漢字書寫的筆畫和筆順;「兩把扇子」,漢字橫豎筆畫的朝向並非平行,而是像扇子一樣微微張開或收束;「三塊石頭」,漢字的整體外廓可分為平直、微凸和微凹三種;「四個祖宗」,分別是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和趙孟頫四種楷書風格。而書法字體製作的最大問題在於要補充原帖中沒有的字。方正介紹了補字的幾種方法,第一種是讓有書法功底的設計師模仿原帖,但效率較低;第二種是通過筆畫的「移花接木」將其他書法字體轉變為所需要的風格;最後是修正環節,需要旋轉軸線稍偏的漢字,才能讓整個字庫保持統一。

漢儀字庫的演講主題是「可讀,還是不可讀」,通過分享實際案例討論了易認性標準的相對性。漢儀分享了兩個與阿里合作的機器學習生成的復刻字體項目,製作一部分字形而自動生成其他字形,在這樣的項目中,易認性都不是設計的重點。另一個案例則是每個字都有筆畫缺失的阿爾茲海默體,向普通人傳達了阿爾茲海默症患者的視覺感受,並通過成功的社交媒體運作在市場推廣上獲得了極大反響,項目介紹的短片也打動了現場的觀眾。

年齡相關的視力缺陷與閱讀效果的關係

許多設計師都是年輕人,他們能為大部分年長的閱讀者設計良好的體驗嗎?Sofie Beier 是丹麥皇家美術學院的副教授,同時還是可視性研究中心主任,專註於研究不同的字體造型如何影響人們的閱讀體驗。她展示了老齡讀者閱讀認知方面的研究,實驗測量了閱讀敏感程度、速度和受干擾程度,以科學的方式證明老人對字體風格的變換並不敏感,除了閱讀速度會隨着年紀增長而下降之外,視野範圍也會較小,不擅長跳躍性閱讀。

Sofie 設計了許多實驗來具體評估這些閱讀能力折損的程度。例如在一對不同字體的文字中插入幾個斜體,並要求被試者閱讀時跳過斜體,測試其閱讀速度。又如在文本中插入無意義的單詞,結果發現年輕人更容易利用視野邊緣的信息判斷文本有效與否,但老年人只能注意到視野中央的對象,導致閱讀到有問題的地方時,不得不折返確認。因此年輕人的閱讀更線性,而老年人更容易前後反覆閱讀。實驗對字體的樣式也進行了對比測試,但其他環境不同的情況下,測試結果也不盡相同,這證明了沒有一款絕對易認的字體,如何排印和使用才是關鍵。

低精度漢字:非拉丁點陣字體的歷史

提到低精度字體,人們都會想到桌面排版初期的「點陣字體」,字體輪廓數據會被激光打印機引擎柵格化,再輸出打印,無論是屏幕的低解析度,還是打印出來的效果,都是點陣對實際設計的自動簡化與投射。斯坦福大學中國歷史教授 Thomas Mullaney 則在研究中文打字機和華光 III 型數字照排機時,對所謂的「低精度」概念提出了反思:所謂低精度,實際上是鄰近信息的丟失或捨棄,而有兩類方法都能達到這種效果:一種如編織紋樣,原有的圖形被規律的網格(像素)柵格化;另一種如馬賽克拼圖,小片的信息數量有多少、位置在哪裡都不是固定的,而是主動地去構建新的圖像。這兩種方式並不衝突,但我們往往直接將「低精度」與「點陣字體」等同起來,其實是在忽略第二種主動構建的方式,倒向「像素至上主義」。

中文印刷從一開始就是「馬賽克」式的,雖然我們發明了模塊化的活字排印概念,但依然長期使用沒有嚴格網格概念的雕版(也可看作是馬賽克的負形),近代的拼合漢字活字也是西方傳教士和漢學家們的發明,到了數字時代更是如此。八十年代的華光 III 型數字照排機,其使用的字體也許是中國最早的「低精度字體」,為了符合屏幕點陣解析度,字體是直接在像素網格中重新繪製的。Mullaney 教授另外還提到了 3type 製作的「丁卯點陣體」,也屬於這種方式。雖然最終依然無法擺脫像素網格,但主動的構建行為,使設計從限制條件本身出發,所謂精度的概念也失去了意義。反過來,當人們不再主動「構建」,而是將「柵格化」認作理所當然的時候,也許就是「像素」王國統治下的「馬賽克」方法的終結。

其他在本站已有預先報道的演講內容

The Type 中文文字設計研究選集

作為中文領域長期推動文字設計研究的媒體計劃,我們從以往的項目中選取了與中文設計相關的內容,彙編成三冊一套的選集提供給 ATypI 的與會者。目前這套手冊暫無存貨,我們將重新審校編寫雙語版本提供給更多感興趣的讀者,詳情請訪問介紹頁面

We have compiled an English collection of our research on Chinese typography for ATypI 2019 participants. Now the books are out of stock, and we are making a bilingual edition to be released soon. Subscribe to our updates here.

下一屆 ATypI,法國見!

atypi volunteers
DSC06626

一場 ATypI 會議需要兩年的時間來做充足的準備。2021 年的大會將在斯德哥爾摩舉行,而明年 2020 年將在法國巴黎舉辦的 ATypI 的籌劃工作已在進行中。法國籌委會的代表、Production Type 的設計師 Jean-Baptiste Levée 瀟洒地舉杯邀請大家共赴巴黎,享受字體設計的盛筵。我們也期待在明年為大家繼續帶來現場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