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中文排版網格系統的五大迷思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本篇將着眼於宏觀字體排印與微觀字體排印的關係,從中文排版的底層本質為大家理清對「網格」的各種迷思。

也許對於很多設計師來說,版式設計中最經典的一個工具就是「網格」。瑞士現代設計的代表設計師約瑟夫·米勒–布羅克曼 (Josef Müller-Brockmann) 在半個世紀前整理出了一套西方的網格系統理論,被平面設計師們奉為圭臬,其著作《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也是設計師必讀之書。該書於 2016 年發行簡體中文版時,筆者也參與了監修工作。

理論重在實用。近年來,有很多設計師一方面沒有吃透西方設計理論中「網格系統」的內容,另一方面又缺乏對中文網格的學習,把西方網格理論生搬硬套到中文排版里,做出了一些看似有網格、實際上卻完全不符合中文體例的排版。本文就針對這些現象,對網格系統在中文排版中應用中常見的誤區和迷思做一簡單的分析。

在討論開始之前,筆者必須指出本文討論的重點對象是「編輯設計」中字體排印的情況,即主要針對書刊雜誌以及長文閱讀的網頁的排版。這與整體視覺、海報等平面設計的「版式」的情況應該區別對待,敬請諸位讀者留意。

迷思之一:網格是「舶來品」

en-grid
cn-CJKgrid

InDesgin 中的西式網格:在「首選項」設置「基線網格」之後打開「顯示基線網格」,並在「網格對齊方式」里指定「羅馬字基線」的效果。

InDesign 的中式網格:「框架網格」模式並指定「根據 CJK 網格調整字符間距」的效果。

很多設計師總覺得「網格系統」是誕生於瑞士「國際主義風格」的一個舶來品,現在拿來用都顯得很「洋氣」。可實際上,仔細閱讀布羅克曼的《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會能發現,作者在書中後半部分「設計案例」中特別提到了東亞的網格系統,並以日文雜誌《藝術手帖》的排版為例,明確寫道「日文與中文一樣,都是建立在正方形的基礎上。」

《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書影,以《藝術手帖》的排版為例展示日文排版的網格。

在漢字文化圈,無論是在中國還是日本,傳統報刊雜誌的「定版設計」都是採用方格稿紙。也就是說,在設計版面時先要定下「基本正文字號」「基本正文行距」繪製出稿紙,即中文的基本網格。之後,在針對所有的標題、分欄等元素,不以毫米、點為單位,而都是以「字」「行」為基本單位進行設計。比如,對每個板塊的設定都是按照「寬度佔多少字、高度佔多少行」的算法,絕對不會出現類似「行長/欄寬為 20.15 個字」這類尷尬的寬度。

以這種「稿紙模式」為基準進行排版計算的思路是真正從漢字方塊字出發的、為漢字服務、符合漢字方塊特徵的方法,從鉛字時代開始傳統印刷行業就一直遵守這個模式,而這個流程在現代排版軟件(如 Adobe InDesign、方正飛騰/飛翔)中同樣也可以準確實現。

左邊這份「小型報紙版式定版設計樣」中,所有分欄、標題等元素都是基於正文字號的網格進行的。而右邊則是使用 Adobe InDesign 對這種工作流程進行的完美復現。

西文排版中本沒有「格」。在西方古登堡式印刷術誕生以來很長一段時間,西文一直只有「分欄」,而直到後來對版面控制的要求逐漸提高,需要更多的參考線才另外定義出網格。與西文不同,「方塊漢字」的屬性決定了漢字本身就是「一字一格」,因此對於中文來說,網格本身是已蘊含在中文字體排印內部的一個基本元素,可以從一個字格擴展到整個版面網格,這個網格絕對不是舶來品。

本系列文章的《「中西之別」重考》一文中筆者已指出,中文原生的網格系統就是所謂的「稿紙模式」,這個模式最具有中文特色,最能反映中文的需求,也更能體現和發揮中文排版的特性,而版面中最小網格即正文字號的正方形。這個「字格」是西文所沒有的概念——中文可以套用西文橫格稿紙,但是用中文稿紙寫西文就非常彆扭。

當然,中西網格在本質上並非是水火不容。會熟練使用網格的設計師都有這樣的經驗,即單位網格畫得越小,運用起來就越靈活。而中式網格就可以看成是西式網格系統的一個特例:把單位網格做成一個正文漢字大小,此時中西網格的概念就實現了融合。

迷思之二:做版式先留邊距

如前所述,中文排版的基本單位要以「字格」計算,所以文本框的寬度即「一行排多少字」,必須要根據字寬計算。這對於方塊漢字來說理所當然,也是必須的。

而西式排版的工作流程則不同。由於西文沒有「字格」,因此採用「先算邊距,再剩下版心」的做法,將頁面剩下中間的部分當做版心填滿文字即可。對於很多技法諳熟的字體排印師來說,往往還會套用各種版心樣式,甚至會利用數學計算,採用「黃金分割」這類無理數(無限不循環小數)的比例數值來設置版心、欄寬。另一方面,西文字母本身就是比例寬度(所謂的「不等寬」),長文排版也多用左對齊而不用兩端對齊,而且即使在兩端對齊時也能靈活調整,較好地填滿版心,因此對於文本框寬度沒有嚴格要求。

然而,中文裡的方塊漢字決定了中文不具有西文的靈活度。事實上,傳統中文出版界的做法與西文正好相反,是「先算版心,再余白」:

當版面確定後,設計者的任務就是確定版心的尺寸,以及版心在版面上的佔位。以文字為主的出版物,在確定版心的尺寸時,是以排版正文字號的字數來確定行長(即版心寬度),再以行數和行間空距之和為版心長度。
——《實用出版與印刷工作手冊》(第二版),1998年,印刷工業出版社。

由於方塊漢字本身一字一格,因此中式排版必須先計算欄寬(比如每行 25 個字)定下版心之後,再把版心擺放到頁面上。至於頁邊距里的天頭、地腳、切口、訂口這些「余白」的數值,是頁面減去版心之後計算出來的,也就是說,並非事先「定」出來、而是之後「余」出來的。如果像西文那樣先定邊距,再去套漢字,這樣的版心套上漢字就很容易出現不足一個漢字寬的零碎值。如果以這樣非整字數倍的版心寬度/行長設置里再進行「兩端對齊」,字距肯定不可控。

InDesign-OpenGrid
taoge

Adobe InDesign 在「新建」文件時的「版面網格」選項就是使用中文網格排版的工具。(圖片選自 本站會員專享會刊 T06)

在中國傳統的印刷術里,無論是雕版時代還是活字時代,一直都是先在書框里「套格」再進行「擺書」的。中西文種的差異是版式設計里工作流程差異的根本原因。這是傳統做法,也是中文網格的起源,只要漢字是方塊字,「字格」總是存在的。

迷思之三:不知中文排版的「占字」「占行」為何物

接上節所述,中文排版有了稿紙模式的基礎網格之後,所有元素都是通過「占格」「占行」的描述來進行定位。這樣的表述其實司空見慣,卻往往很難按照西文方式(包括以西文思路開發的排版軟件)的方式實現,比如

  • 中文段首縮進要「空兩格」——西文的縮進多用點、毫米等絕對單位設定
  • 中文花名冊里的人名列表寬度以「佔三格」為欄寬——西文多用大網格通過 tab 對齊
  • 中文小標題的高度「佔三行位置」——西文多通過段落間距進行控制
  • 中文欄間距為「佔兩個字」寬度——西文多依照網格用點、毫米等絕對單位設定
1927 年魯迅為自己《朝花夕拾十篇》做的設計要求和成品。請注意左圖中魯迅本人用紅字註明對字號的要求如「2」(即二號字)「5」(即五號字),以及對行距的要求如「空兩格」「空一格半」等。

占字處理

由於漢字是中文網格的最小單位,所以在處理中文排版的時候,各元素都統一採用「占幾個字」來描述。甚至連行內的標點符號也如此,比如在中國國標 GB/T 15834—2011《標點符號用法》中採用的用法都是「句號佔一個字位置」云云。

而小學語文課上老師要求的「段首空兩格」這樣簡單、基礎的要求,居然很少能正確地在現代排版中被複現。很多設計師在使用 Adobe Illustrator 及 InDesign 等專業排版工具時,費力地去用「段落」面板里原本為西文排版流程設置的功能、彆扭地用毫米去定義段首縮進,卻不知道軟件本身實際上已經配備了更為方面的、為中文排版而特別設置的功能如何使用。

paragraph-indet
InDesign-ChineseIndent

中文段首空兩格應該在哪裡設置?Adobe 軟件中「段落」面板中的「段首縮進」是以西文排版流程設計的,使用的單位是毫米,和中文習慣不符。

Adobe InDesign 為中文預設的「段首縮進」功能,放在了「中文排版設置」對話框(2020 版之前稱為「標點擠壓設置」)中,還能進一步設置段首縮進與前括號的關係。

「花名冊」也是一個富有中文特色的排版方式。中文的花名冊即「人名列表」在正統的排版里往往需要按照「佔三格位置」的占字法進行排版,比如下圖中報紙所採用的方法。由於基礎網格是「佔三格」,因此,如果姓名過短,比如僅有兩個漢字,則需要在姓名之間加一個字寬的空,以便與三個漢字的姓名對齊;反之,如果姓名過長或者加帶其他信息,則其後的姓名不是固定空一格起排,而是必須依照「佔三字」形成的網格,從下一個網格開始的地方開始排,以實現對齊。

非常遺憾的是,現在有很多平面設計師都不知道這種傳統排版的占字排版格式,對人名列表的處理也是當做普通文本複製粘貼了之。原本可以用網格排得整整齊齊的版面,卻被搞得亂七八糟。

PepleDaily-2
peopleList

另一方面,從電子書和網頁排版方面來看,CSS「盒子模型」的本質從某種意義上說與中文網格非常類似。而 CSS 中的 em 單位即來自印刷排版的所謂「全角」,作為一個相對單位,其實際數值等於字號,使用這個單位就可以直接按「字格」進行定義了。大多數前端工程師也知道,在網頁和電子書中實現「空兩格」應該將值定義成 2em 而不是直接用 pt 或者 px 等絕對單位。

另外,CSS 中字號 font-size 還有一個看似奇怪的 rem單位,這個單位其實正是依照字格原則而導入的。rem 即 root em、即相對於 root 要素指定的単位,定義的是根元素(root element)的字號。使用這個單位的實際效果即相當於,用正文字號定義出了一個基本網格,也就是「字格」,然後所有其他元素都按照這個網格的倍數進行定位,即「占幾個字」。前述普通的 em 是相對於父元素的倍數,會「繼承」「遺傳」,所以在許多層嵌套後 em 中就很容易迷失,從而帶來無法預知的錯誤風險;而 rem 則直指根元素 ,只需要在根元素確定一個固定值,之後就可以隨時拿來調用,清晰明了。這樣,網頁頁面設計思路就能傳統印刷頁面工作流程的「定版設計」接軌,這也是當時熟悉東亞排版的專家們為何要極力導入 rem 單位的原因。

占行處理

如果以目前常見的橫排考慮,「占字」是對橫向度量的定義,那麼「占行」就是縱向度量的定義。傳統中文排版中,頁面中非正文元素(比如標題、插圖)應該如何擺放,應該通過「占幾行」來描述。從思維方式來說,儘管這些非正文元素會臨時打破基礎字格,但由於是通過占行描述,因此能讓其很好的服帖於基礎字格,讓它們「萬變不離其宗」。

在排版中,所有標題都必須是正文行的倍數。
——《當代排版技術概論》第二版,1994 年,印刷工業出版社。
所謂標題的占行,是指在標題排版中,它所佔的版面位置應是正文行的倍數。所謂對行,就是在一個版面上和一本書中,所有對應的正文字行都處於一個水平位置上。當所有的標題都是按正文行的倍數排版佔位時,自然就能幫助正文對行的要求。
——《實用出版與印刷工作手冊》第二版,1998年,印刷工業出版社

很明顯,採用「占行」的計算方式可以保證通欄「對行」,版面會更整齊美觀,也能提高文章的易讀性。

在傳統的金屬活字排版習慣中,「接排的一級標題約佔四五行;二級標題約佔二三行;三級標題約佔一二行」等等都是常見做法。而且,標題本身也可能不只一行,因此會有「雙行題目佔三行」這樣的操作。這裡「占行」當然都是以正文字號為依據說明所佔地位,清晰易懂。

然而,由於當代大多數的排版工具都採用的是西文的行距計算法則,對於插入段落間的小標題,多採用「段落間距」的方式進行控制。這樣做「對行」並不是不能做,而是相當繁瑣,尤其是當時小標題的字號與正文不同時,需要認真計算才能保證網格對齊。

而數碼時代的電子排版又如何占行呢?用 CSS 實現「縱向韻律」(Vertical Rhythm) 一直是中西文共通的難題。W3C 曾發布過CSS Rhythmic Sizing 的文檔,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更新,而從「占行」的角度來說,最為接近的屬性可能應該是 line-grid,但目前由於專家們針對既有網頁如何兼容等問題還有很大爭議,這份草案還在激烈討論中,前景非常不明朗。

當然,網頁的縱向韻律控制在具體實踐中遇到各種難度,與行高的計算有關。行高問題之所以複雜,是因為前端在進行「CSS 排版」時,實際上並無法預知會在什麼平台、通過什麼瀏覽器讀取到哪個字體的什麼度量信息進行計算,因此交給排版引擎實際渲染時,這其中的每個步驟都有太多變數。因此對於前端工程師來說,在寫 CSS 時需要依照最終實現效果而進行妥協決策。這在本篇里不便展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我們的播客「字談字暢」第 103 期節目「行高行距行行hánghángxíng

迷思之四:過猶不及地認為「齊就是好」

正如前述,採用字格的中式網格進行排版時,只要控制好那些「非全寬元素」,就能很好地進行中文網格的「縱橫對齊」。顯然,這些「非全寬元素」包括調整寬度的標點符號、比例寬度的阿拉伯數字和混排在行內的西文字母。所以,如果要執行「網格絕對優先」原則,就可以採用簡單粗暴的邏輯,把所有標點用全寬,不調整也不執行避頭尾,所有數字和西文都採用全角,那麼排出來的自然是「縱橫對齊」。

但問題是,這樣排出來的效果在造型上是整齊了,但是真的容易讀嗎?

Taiwanese Bible

台語漢字本《聖經》局部。(來源:台語漢字本聖經 - 掃描版

走路是為了達到目的地,路雖然要平坦,不能坑坑窪窪,但是也不能像大雪原的冰面一樣過於平滑,不僅容易跌跤,而且沒有樹木等參照物反而容易失去方向。同樣,閱讀是為了獲取內容,人眼在掃描文字列的時候自然要順暢、不能凹凸不平,但也不能過於平整,不僅容易跳行,還容易導致睏乏。任何事情都不能矯枉過正,在做排版的時候千萬不能單純為了形式而犧牲內容。

本站編輯錢爭予早在 2013 年就曾撰文《縱橫對齊不是現代方法》。作為現代漢語的表記形式,既然現代中文已經不能沒有標點符號,那麼現代中文排版必須對其進行認真細緻地調整,根據易讀性進行細緻的標點寬度調整、避頭尾處理換行位置處理,以優先保證易讀性。對於混排的阿拉伯數字和西文,也要在現行編輯層面的正字法檢查的基礎之上(比如權衡使用阿拉伯數字和漢字數字,比如夾雜的西文改用中文詞彙等),再進行形式的選擇(比如在豎排時合理地採用所謂「全角字符」)。不應該一味讓內容妥協於形式,單純表現形式美的「縱橫對齊」,這樣的效果這也絕對不是合理使用網格系統的必然結果。

迷思之五:一蹴而就地認為「網格只用來定文本框」

作為《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日文版監修,日本設計師白井敬尚先生曾說過:「網格系統並不是一種單純地對頁面進行分割手法,而是要在理解字號、行距這些排版基本構造的基礎之上才能成立。」因此在中文排版中使用網格系統,就必須要從中文的字號、行距的基本特性開始考慮,才能從本質上活用網格系統。

縱觀市面上的中文印刷品,雖然有很多中國設計師說在使用網格,而實際上只是拿西式網格概念硬套在中文上,定出文本框之後就根本不去管文本框內字格問題,拉出的文本框里行長不是字號的整數倍,各行字距不等,根本談不上去細究行內字格內部的細節。

book1
Mag
Mook

這本文藝書籍的排版,不僅每段最後一行的字距不同,第三段整段的字距也似乎和前面兩段不一樣。

這本中西對照的雜誌似乎為了遷就西文的網格而忽視中文文本框的設定,每段最後一行顯然字距不同。

繁體中文雜誌多喜歡用「疏排」,可惜排法都不甚正確。這篇報道每段最後一行的字距明顯不同。

如前所述,由於漢字本身一字一格,中式網格可以具體到行內。這也是為什麼 Adobe InDesign 東亞版需要另外增設「水平網格工具」「垂直網格工具」讓用戶去設置文本框,而不是像西文那樣只是一個簡單的框框。而且,在使用中式網格進行微觀字體排印時,總是要權衡「優先網格對齊」「打破網格制約」的利弊,進行版面調整。否則,網格形如虛設,段落排出來很容易變得稀疏不勻。

那麼,什麼是中文排版「具體到字格」的中式網格思維方式呢?在此可以舉一個簡單例子。在使用所謂「半角式」以及「開明式」排版時,經常會使用「對開」(或者稱為「半寬」「二分」)寬度的標點符號。當一行字有偶數個對開標點時,最終行長依舊是整數倍。如下圖第三行,其中兩個逗號都採用半寬,這兩個半寬加起來剛好是一個全寬,這一行依舊是整的。此時,雖然第一個逗號後面的幾個字偏移了半格(圖中淡綠色部分),但每格依舊字距均勻,並且能在第二個逗號之後又重新向網格對齊。

但是,如果像圖中第二行那樣,只有奇數個標點時,多餘的半個字寬應該如何調整呢?

在活字排版時代多為手工操作,因此會採用工序盡量少、最有效的方式。因此如左圖,由於第二行行內有且僅有一個逗號,因此把多餘的半個字寬加在逗號後面,實際效果等於將半寬逗號改為全寬。雖然全寬逗號的空略為顯眼,但這樣既通過清晰顯示行內最大的停頓處保證了文章易讀性,又讓調整範圍限於標點而不用去挪動其他字符的字距,還讓這一行字保持了網格對齊。

而在後來的照排時代,更多地會對第二行進行兩端對齊處理,也就是將多餘的半個字寬均攤到每一個字距中,效果如圖右。這是活字時代絕對不可能採取的方法,一來活字時代找不到恰好合適厚度的鉛空,二來這要求排版工要在每個字後面都手動添加鉛空,操作極其繁瑣。這樣的「均攤」操作,優點是添加的空隙不如左圖明顯(而且行越長、字數越多越不明顯);缺點是這一行的字距被拉大,與上下行都不一樣(行越短、字數越少越明顯),破壞了「密排」原則。從網格的角度來看,這個操作讓第二行的所有字都偏移了網格,而且偏移量與第三行不同,實際上導致了三行字都具有不同的閱讀節奏。

這其實只是排版中非常簡單且常見的調整實例,這兩種方法沒有對錯之分,只是風格之別。從網格的角度來看,由於需要調整,完全的縱橫對齊既然已經不可能達到,那麼就只能「盡量」保持部分對齊。如果「優先網格對齊」,可能左圖好一些;如果對字距要求不那麼細緻,採用右圖的方式,就必須「打破網格制約」。排版總是需要妥協,關鍵是在於妥協是否合理,是否與設計邏輯對應。這些才是在微觀字體排印中,為了保證讀者流暢的閱讀體驗而需要關注的地方。

小結:是參考線,還是金科玉律?

網格是一個便利的工具,其本質與方塊漢字「字格」的特性一致,直接紮根於中文排版的基礎之中。以網格為工具進行定版設計,靈活進行占字、占行,能非常高效地,在保證易讀性的基礎上實現多樣化的中文版式。但另一方面,網格終究只是一個工具,需要「活用」而不能「死用」。我們既不能上綱上線地強制所有字符「縱橫對齊」,也不能像噎廢食地用西式網格隨便拉文本框之後就放任不管。實現閱讀流暢、版面精緻的中文排版,需要以網格為依據,以中文易讀性為指標進行具體定奪。哪些是基本原則需要遵守網格,哪些需要活用去打破網格,這既是網格工具的活用精髓,也是用網格排版的樂趣所在。

參考書目與資料

  • 印刷工業出版社編輯部.實用出版與印刷工作手冊(第二版).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8.
  • 翟銘、楊新嵐.當代排版技術概論(第二版).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4.
  • 曹洪奎.活字排版工藝.北京:輕工業出版社,1979.
  • 周承民等.活字排版工藝.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3.
  • 徐令德.排版基礎知識.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9.
  • GB/T 15834-2011 《標點符號用法》

相關鏈接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