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正文字體觀察:漢儀旗黑

Hero
專題「正文字體觀察」聚焦於正文用字,發現並評介值得關注的漢字字體產品。此番我們有機會採訪漢儀字庫團隊,分享旗黑創作相關的細節,並與幾位不同領域的設計師進行交流。

感謝漢儀字庫的支持,及本站編輯 Eric Liu 的協助。

漢儀字庫出品的「旗黑」系列,是一套多字重、多寬窄的黑體家族。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漢儀團隊披露旗黑家族,並測試性地釋出了「105」字重。透過少量樣張和簡單介紹,旗黑以其勻稱的間架結構、外擴的中宮、剋制的字面、乾淨的筆形、定製的西文字符以及特殊的字重命名系統,塑造了某種鮮明的第一印象。主創設計師齊立先生的背景——蘭亭黑家族的主創者——也同樣令人期待。

Photo of Li QI
漢儀旗黑主創設計師,齊立

「曾經幾個朋友都問過我同一問題:從市場的角度考慮,蘭亭黑系列已經是國內最好的黑體了,為什麼還要再設計新的黑體和自己的作品競爭?」齊立先生說,「競爭不是目的。現用黑體中有不少地方需要改進提高,系列字體也並不真的完善。設計一款完整的系列字體服務於社會,為字體事業的進步和發展出些力,是一個設計師終身追求的目標。所以就有了設計一款龐大完整的家族字體的構想,也希望它是一款在印刷和屏幕顯示上都能使用的字體,方便各類用戶。」

在次年出版的《西文字體》中,尚在調試階段的 55、75 兩個字重首次應用於正文排版。我們採訪過該書的監修及設計師陳嶸,也談及字體選擇的細節:「作為字體專業書籍,中文版必須選擇最適合的字體。……選擇一款黑體,而且是比較現代一些的、適合正文閱讀的、粗細適合的黑體。……其家族(旗黑家族)中 55 的粗細正適合這樣的內文閱讀,同時既沒有過度的大字面,又不似傳統黑體排版效果凌亂。」

字體家族的構建

旗黑家族由長、方、扁三個系列組成,初期從方型系列的極細和超粗兩套母版入手設計。結構和灰度作為最先着眼的兩項要素,將奠定此後整個字體家族的一致性和擴展性。

Sample characters of the extra light master
Sample characters of the ultra black master

旗黑超粗樣張

旗黑極細樣張

齊立先生以繪畫作比喻:「極細字體以純粹結構為主、布白輔之,好比是繪畫中的素描,以形的準確性為重。而超粗字體則注重筆畫粗細的分布、黑白的調節與布白的勻稱性等,講究整款字的灰度,好比是繪畫中的色彩與層次。」

作為面向大陸國標字體用戶的泛用型黑體,旗黑以國標字形規範和六千多枚常用漢字的整體閱讀效果為基準,齊立將總體設計指針概括為「穩、准、勻」三個字:「旗黑的設計,同時從單字的個性和漢字整體的共性出發,來考慮構成文字風格的各項因素。初期以五百個字為基礎進行設計研究,它們包羅了各類骨架造型與各種大小筆畫。」

Extra light stroke design
Ultra black stroke design

旗黑超粗筆形規範

旗黑極細筆形規範

筆畫作為文字構成的最基本部件,其結構及形狀即為字體風格的形成要素。旗黑在筆形確立階段,有意識地運用了「變曲線為直線」的手法,遷就低解像屏幕的顯示效果;走之底的橫捺,提手、反犬、耳刀等偏旁中的鉤畫及豎彎鉤的尾部,都較明顯地處理成了水平或垂直線。

在輪廓線條的處理手法上,齊立先生提及了「陰陽線」方法:「除了追求簡約、爽朗的時代氣息,我在設計時也希望融入漢字書寫的韻味,體現民族性和傳統文化。『陰陽線』的處理方法,講究線條之美,使筆劃挺拔有力,剛柔相濟。」

The Yin and Yang approach for the curves
筆畫輪廓繪製中的陰陽線方法

黑體受限於筆畫造型的自由度,對於文本閱讀者而言,其風格要素往往更多地體現在整體的間架結構及具體部件的筆形規律上。據齊立介紹,旗黑在調整全套字體骨架的過程中,進行了一系列「共性與個性的實驗」,以期找到令人滿意的平衡點:「『共性』強的字體,具有這樣一些特徵——字面大,中宮大,筆畫部件撐得較滿,容易得到整齊的排版效果。但相應地,它們的字形易呆板,同時,因為周邊留白小,視覺上的字距受到擠壓,不利閱讀。

「相反,『個性』強的字體,字面通常較小,中宮緊,撇捺舒展,書寫感強。但由於單字的個性因素,容易造成字與字之間的重心不一,整體排版效果難以控制。另外,如果字的周邊留白過大,視覺上則會拉開字距,同樣有可能不利於閱讀。」

The experiment for the skeletons
The skeleton rules for the radicals of Han character

共性與個性的實驗:旗黑間架結構的探索

部件字形規範設計:「口、日、目、古、音」位於左側時只出左腳

為了讓漢字各偏旁部件在不同組合下均有較為協調的表現,減少因筆畫避讓而造成的字形變動,旗黑預先對一些部件的字形進行了特殊約定,例如「口、日、目、古、音」等部件,位於左側時一概只出左腳。

字面和中宮,重心與行氣

在關於字體設計的評論中,「字面」和「中宮」已經成為最常被提及的概念。「字面」在機械鑄字時代對應了活字實體的物理特徵,而「中宮」概念則源自中國傳統書法的臨摹界格「九宮格」。在今時的數碼工藝中,兩者的概念及其在字體設計中的衡量及控制方式,是否發生了變化?

The Second Centerline approach
The Geometric Shape approach

第二中心線應用示意

幾何圖形法應用示意

齊立先生延續了設計蘭亭黑的方法論及經驗,將「第二中心線」和「幾何圖形法」再次應用於旗黑的實作中。前者通過測定合體字聲部、形部各自幾何中心的相對距離,來數值化地均衡不同漢字的中宮大小;後者以獨體字外周的簡化視覺輪廓,來整體評估字面及中宮的尺度。大而有度的「中宮」是旗黑較為強調的設計特色,齊立解釋說:「字體設計的『中宮』和書法的『中宮』概念基本相同。書法講究字的個性,字形該長的長、該扁的扁。雖然中宮須抱緊,但沒有固定的尺寸。而活字設計中絕大部分字的中宮是可以通過第二中心線測量並統一的。」

「第二中心線」方法論的基礎,源於已故字體設計師謝培元先生的經驗總結,齊立先生在二〇〇九年撰寫的〈微軟雅黑的設計〉一文中,對「第二中心線」和「幾何圖形法」在現代黑體設計中的運用,進行了細緻的講解;另外,廖潔蓮女士也在《中國字體設計人:一字一生》一書中,採訪並記錄了謝老相關的理論方法及實踐狀況,此處不再贅述。

The Second Centerline approach proposed by Peiyuan Xie (Liao, 2012, p. 101)
第二中心線圖解(廖潔蓮,2012,p. 101)

字體服務於文本閱讀。不論是為閱讀設計而選擇字體的設計師,還是因文本閱讀而反覆注視字體的讀者,都會在有意或無意間,逐漸形成自己關於字體及文字排版的評價標準。其中另有兩項要素被愈來愈多地討論——「重心」與「行氣」。

陳嶸先生同時是文字設計的研究者、實踐者及教師,他認為漢字的閱讀和識別是一種非常複雜的過程,評價一款字體在閱讀中起到的作用,標準不易統一:「從正文閱讀角度看,漢字重心均一與否,是否有整齊劃一的行氣,是我們評價排版美觀度的重要因素。也許我們可以建立某種方法對漢字的重心進行絕對計算,但字體不是幾何圖形般冷冰冰的物體,而是和文化發展息息相關的語言視覺符號,更何況中國有長久的文字書法美學歷史。以美觀為準的視覺重心,或許比物理重心更重要,而這就依賴於人群普遍的視覺認知心理,以及專業設計師通過長期工作經驗所獲得的綜合評估能力。漢字的傳統審美傾向於偏高的重心,但隨着橫排的普及,現代字體的重心逐漸在下移。

「而所謂『行氣』,除了有賴於重心的均一,也與漢字外形的統一感或方正感相關。所以,現代漢字字體的外輪廓也趨於整齊劃一。但我們必須明確的一點是,均一的重心和連貫的行氣,並不是字體設計的唯一標準。在特定情況下,不那麼統一的重心,以及不那麼強烈的行氣,也具有其理由和價值。在運用字體時我們會區別對待,根據設計需求選擇合適的字體,設定相應的字號、字間距、行間距、行長、色彩等,契合印刷製作或再現工藝的成本要求,以獲得最優的視覺效果。」

Normalization of visual center
逐個調整單字以統一視覺重心

字體設計師張暄在旗黑團隊負責西文及符號等特殊字符的設計,他認為「行氣」一詞過於抽象,無謂地提高了普通受眾的接受門檻:「如果你想用一個詞來作為評價標準,那麼首先這個詞應該有一個明確、統一而且容易理解的定義。『行氣』來自書法,涵蓋了字與字、行與行之間的呼應關係和統一效果。但在評判字體時,我更希望字體設計師能把『行氣』這曖昧的兩個字細細拆分成『統一的字形風格』『均勻的正負形』『穩定的重心』『良好的辨識度』『合適的字間距』以及『在相對較長時間的連續閱讀下依然能保持舒適的閱讀體驗』等具體清晰的義項。」

齊立先生也從字體設計的視角進行了補充:「對於整款字來講,每個字只能確立一個重心,所有字都要以它為規矩,來調節字的高低和左右偏向。字體設計中的行氣與書法中筆短意連的行氣不同。每一種字體都有它不同的個性,字面大小也不一致。字距過松或過緊、字體粗細不勻、字的大小不一致、字的重心高低起伏等等,都會導致行氣不通影響閱讀。」

產品系列及命名系統

在方正蘭亭黑家族誕生之前,大陸漢字字體產品似乎少有成形的譜系,作為終端用戶,所能看到的產品命名方式也顯得碎片化。伴隨旗黑家族的誕生,漢儀團隊在產品系列的整理和命名方式上,做出了較為醒目的改變。

The poster for the HYQiHei family
旗黑系列產品宣傳海報

除了根據幾種不同規模的字彙來構建產品譜系,旗黑還展示出了一套頗有趣味的字重(weight)及字體樣式(style)命名系統。

以數字編號標示字重,很容易讓人想起 Adrian Frutiger 發明的西文字重編號系統。這在過往的漢字字體產品中並不多見,旗黑為何選擇了這套命名模式?旗黑的西文設計師張暄說:「就像字號漸漸捨棄了 Pearl、Diamond、Ruby 之類並不直觀的命名轉而使用純數字的表示系統一樣,大家都趨向使用更加簡單易懂的描述方法。65 比 55 大,35 比 45 小,即使沒有看到實際的字體產品,大家也能從數字里得到相當直觀有效的信息。

Univers 21 weights (Kobayashi, 2014)
Univers 的 21 個不同字重及樣式變體(小林章,2015,p. 106)

「在 Frutiger 先生的雙位數字命名系統中,兩位數字的意義並不相同,第一位是字重;第二位是其他樣式信息的代碼,比如第二位數字的 6 代表 oblique/italic、7 代表 condensed。以此類推,兩位數 55 代表 regular、56 則代表同一字重的斜體,46 是 light 字重的斜體,67 是 bold 字重的窄版。

「旗黑乍看起來有點像 Frutiger Numbering System,但它表達的信息沒有那麼複雜,數值僅表示相對大小,55 僅僅是比 45 大比 65 小而已。簡單的命名對用戶更友好。不過出於字體設計師的趣味,我們也希望表達一下對經典的致敬,所以數值大小都參考了 Frutiger Numbering System,最細的 25 字重和 ultra light 的編號一致,最粗的 105 字重和 ultra black 編號一致,常用的正文字重也分布在 45 到 65(light–bold)之間。不過我們另外增加了 50、60 等中間字重。」

X and Y serial products of HYQiHei
旗黑的 X、Y 系列

旗黑的 X、Y 系列也令人耳目一新,分別是長體和扁體兩類樣式的分支家族。在最近釋出的版本中,旗黑 X1–4 和 Y1–4 各自的四個級別,都有着明確且固定的字面壓縮比。張暄補充解釋了這套壓縮參數:「X4 和 Y4 是壓縮比最大的版本,比值是普通字面的 75%。綜合了各個字重下的可讀性、美觀度等多種因素,我們得出了自己所能接受的這個最大壓縮比。中間三款的壓縮比是線性的,沒有特別的考量——相信提供給平面設計師這麼多選擇後,應該能解決不少實際問題了。

「其實不是沒有想過沿用西文的 condensed 和 extended 的概念甚至用以命名,但是 X 系列可以是說 condensed,Y 系列卻並不是 extended,而是一個從 y 軸方向豎直壓縮的產物。出於嚴謹性的考慮,最後命名成了 X 系列和 Y 系列,分別表示從 x 軸方向壓縮和 y 軸方向壓縮,後面的數字代表壓縮等級,數字越大壓縮比越大。」

旗黑的市場定位

旗黑部署了多粗細、多樣式的產品線,包裝了新穎的命名系統,同時,其進軍屏顯字體市場的目標也在設計初期就十分明確。中易黑體、華文黑體等早期屏顯字體雖多受詬病,但至今仍在服役;方正蘭亭黑系列先後隨 Windows(微軟雅黑)及 OS X 兩大桌面平台搭載,可謂後起的一枝獨秀——旗黑與它們相比,能否展現出獨有的競爭優勢?

SimHei and STXihei
中易黑體(SimHei)自 Windows 2000 起搭載於各版本的 Windows 操作系統,華文細黑(STXihei / ST Heiti Light / Heiti SC Light)自 Mac OS X 10.0 起搭載於各版本的 Mac 操作系統

張暄認為華文黑體堪稱早期印刷字體數碼化產品中的翹楚:「它的結構至今仍是年輕設計師學習和參考的對象。而它最常被詬病的是喇叭口,這個技術特徵跟屏顯字體的設計理論,以及當下的審美趣味都相距太遠。

「旗黑和蘭亭黑出自同一位主創設計師,都沒有喇叭口,最明顯的區別是中宮。蘭亭黑時期,方正出品的很多屏顯字體,中宮都很大。旗黑則把當年大得誇張的中宮給收了回來。不過話說回來,中宮大小不是設計高下的問題,而是功能性及風格層面的選擇。比如,對於視力衰退的老人而言,一個大的字懷或許比一個美觀的結構來得更貼心。蘭亭黑、博雅宋這些大中宮產品的優勢,體現在它們突出的功能性。

Microsoft YaHei Regular (Windows) and Lantinghei SC Heavy (OS X)
微軟雅黑及方正蘭亭特黑

「蘭亭黑中文部分的質量已經很高,雖然今天齊立老師的設計手法愈加爐火純青,但新作品可能也不會產生根本性的質量差距。然而,在乎正文字細節的人還是能從旗黑里得到驚喜,比如修長平直的勾,這種筆畫設計不但對屏幕顯示更友好,也能讓字體的氣質更加硬朗。蘭亭黑七年前誕生在一個缺乏優質中文黑體的時代,面臨被嚴重濫用的問題。如果說旗黑有什麼決定性的優勢,那就是這款產品的年輕性和新鮮度吧。」

近年屏顯字體中另有幾款備受關注的正文黑體,如漢儀團隊參與設計的「冬青黑體」,在移動設備及 web 應用中個性鮮明的「信黑體」,以及實驗性的泛中日韓開源作品「思源黑體」——雖然它們的設計初衷不盡相同,工藝層面的完成度參差不齊,但用家也很容易注意到它們在筆畫造型及骨架風格上各異的取向。在這一系列黑體家族的風格譜系中,旗黑如何定位?

HYQiHei vs. Hiragino Sans GB, Xin Gothic, and Source Han Sans
漢儀旗黑、冬青黑體、信黑體和思源黑體

來自洛可可設計公司的品牌設計師李金生說:「字體是一種設計工具,冬青黑體、信黑體、思源黑體都是非常好的字體,旗黑與它們相比,給我更『正式』的感覺。在正文和標題的使用中,我們要的往往不是特色和個性,而是正規和舒適。旗黑應該會具有較長的市場壽命。」

書籍設計師馬仕睿評價:「旗黑字體周正,平衡感好,筆畫的幾何感強,在筆形和間架結構的處理上標準和端正。這些特質使得旗黑給人中性、客觀的感受,適於說明性的文字。當然,我也期待通過平面設計的技巧,讓旗黑呈遞出更多不同的氣質。」

HYQiHei 55 vs. Hiragino Sans GB W3, HYZhongHei, FZLanTingHei Regular, and Source Han Sans Regular
齊立以「乖」字為例,對比點評幾款字體:「冬青黑體(W3)局部遺留日本字形風格,『北』下沉;漢儀中黑中宮稍緊,加鋒較明顯;蘭亭黑字形略寬,中宮鬆散;思源黑體(Regular)布白、重心存在問題。」

漢儀字庫的產品經理鄭乃玉補充說:「旗黑設計以通用性為目的,風格中性,幾個中間字重的開發,側重正文排版的應用。我們研發了配套工具,幫助字體設計師在造字的過程中,更方便地觀察版面整體的展示效果。同時,為了保證旗黑在不同媒介上的輸出效果更為統一,我們也在字體成形後,進行了不同終端的版面測試和細節調整。

「對比旗黑、冬青黑體、漢儀中黑、蘭亭黑、思源黑體,可以看到它們的特徵、性格及質量都不盡相同,各具時代特色。相比日系字體,旗黑更注重漢字審美的人文性。時至今日,設計師對黑體的風格和品質,依然有着持續增長的需求,這也是旗黑存在的另一項意義。」

HYQiHei 55 with Neue Frutiger Book used in the Western Type
《西文字體》正文採用旗黑 55 與 Neue Frutiger Book 的組合(設計:陳嶸)

作為旗黑的亮相之作,在《西文字體》套書中,監修及設計師陳嶸先生兩度啟用了旗黑與 Neue Frutiger 的組合。得益於旗黑豐富的粗細配置以及新復刻的 Neue Frutiger 為書籍正文專門優化的字重,兩者在全書排版的視覺肌理上形成了良好的灰度搭配。旗黑相對偏低的視覺重心和 Frutiger 高 x-height、短降部的特徵,於橫向閱讀中構成了平穩的視覺流線,前者在水平方向外擴的中宮也微妙地呼應了後者人文風格的開敞骨架。

另一方面,垂向趨中的重心,高度均勻的布白,以及部分勾、折筆畫對水平線的強調,使得旗黑在標準寬窄度時已經略顯扁平和下沉。削去喇叭口的筆畫端梢,則可能在印刷工藝中因油墨暈染而顯得圓潤。同時,旗黑家族延續了蘭亭黑在視覺布白上高度均勻的特點,以及小心細緻的筆畫避讓及視覺補償——其單字的謙遜感和版面的均一感,可能會成為字體風格取捨的一道分水嶺。

參考資料

  • 齊立,〈微軟雅黑的設計〉,方正字庫·字體之窗,二〇〇九年十月.
  • 廖潔蓮(編著),《中國字體設計人:一字一生》(簡體中文版),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二〇一二年九月.(Originally published by MCCM Creations, Hong Kong in 2009.)
  • 小林章(著),劉慶(譯),《西文字體:字體的背景知識和使用方法》(原著:歐文書體―その背景と使い方),中信出版社,二〇一四年五月.
  • 小林章(著),劉慶(譯),《西文字體 2:經典款字體及其表現方法》(原著:歐文書體―定番書體と演出法),中信出版社,二〇一五年六月.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3 個相關討論

  1. 2015/09/11 at 5:26 am | Permalink

    很不錯,暫時還沒買,據說編碼有些問題。

  2. 2016/09/11 at 2:36 pm | Permalink

    您的博客模版是不是沒有給出Trackback的區域?我在自己的WordPress博客對這篇文章做了trackback,但是沒能在這裡顯示。

  3. 2017/02/01 at 11:23 pm | Permalink

    很想了解博主對於悠黑的評價!

5 個Trackbacks

  1. […] 題外話:漢儀旗黑這個字體真心不錯,挺漂亮的。網上有很多介紹,例如這裡。難能可貴的是,個人用途可以免費使用該字體。關注微信公眾號「漢儀字庫」,回復「漢儀旗黑」就可以獲得下載鏈接。好東西,還免費,我願意給他們安利一下。 […]

  2. […] 本書中文版由徐宸熹、張鵬宇翻譯,楊林青和劉慶(Eric Liu)監修。中文版的書籍設計忠於原版,由楊林青設計製作,採用了漢儀字庫的旗黑和 Helvetica Neue 搭配。本次的簡體中文版是由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協同瑞士文化基金會和本站 Type is Beautiful 出品。以下為本書開篇試讀,介紹了網格系統的理論基礎及其宗旨。 […]

  3. […] 漢儀旗黑 […]

  4. […] 分享Type Is Beautiful博客上的一篇漢儀旗黑的介紹。 […]

  5. […] 〈正文字體觀察:漢儀旗黑〉,關於漢儀旗黑字體家族的評測,刊於 Type is Beautiful […]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