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新「獨立」形象

New-look Indy

聊起倫敦艦隊街最具啟迪性的報紙改版,或許要數《The Guardian》二〇〇五年的兜底翻新——從紙張規格到版面形象。不過至少上個周末,圈內人士下午茶的話題大概會齊齊轉向《The Independent》。

過去十年間,《The Independent》(獨立報)樂此不疲地推出了四度改版。本月第七天,又一版新形象正式上架。這一次,旨在對創刊精神的復興。月初的改版預告中,主編 Amol Rajan 重新引用了創立者 Andreas Whittam Smith 的形容方式:「經典又別出心裁」(classic with a twist)。

端莊穩健的新頭面

最先衝擊眼球的應是全新的報頭,以及相應修整後的文章標題樣式。擁有新一代獨立雜誌設計背景的 Matt Willey,帶回了文字這一核心元素,為新版注入了溫和的氣質。

New Indy sample 1
New Indy sample 2

新版《The Independent》。(來源:It’s Nice That)

新版《The Independent》。(來源:It’s Nice That)

全大寫報頭在側邊的垂直排列,是一個相當優雅的技巧:一方面,不但沒有壓縮報頭「INDEPENDENT」所佔的長度,反而還大有舒展;另一方面,又為右邊的主體內容留出更多的縱向空間,而這非常符合報紙對版面的利用模式——瘦窄的縱欄布局。

Willey 沒有屈就於濫俗的手法來表現所謂「謙遜」或「現代」的視覺感受。全大寫的報頭,復古的襯線字體,撐足頁面高度的縱排字母,無一不顯示了這塊歷史招牌的自信和榮耀。然而同時,這個新報頭卻真正釋放了頭版的頁面空間——頭條新聞的標題或照片不再受到報頭的逼壓,被賦予了更好的獨立性和排版自由。

為新報頭定製的是一款近似 Didone 類的襯線體,一改往日窄粗無襯線體的剛猛形象;標題文本在尺寸、黑度及大小寫體例上的收斂與協調,也令版面獲得了更多的呼吸空間。加之對色彩運用的剋制,最終奠定了整體風格端莊穩健的基調。

報紙規格與新聞形象的剝離

為能更深入地理解此番改版,有必要先梳理其產品格局。

從編輯的範疇進行劃分,《The Independent》產品線可以歸結為三支:主報《The Independent》(獨立報),姊妹報《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星期日獨立報),以及《i》。

i and 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
今年八月的某期《i》,及三月的某期《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來源:@SkyNews

《i》是二〇一〇年十月上架的日報新品。撇開官方的營銷辭令,《i》從內容編輯到規格設計,均傾向「小報」(tabloid)模式。在新聞出版領域中,小報不僅是實體尺寸的「縮小」,更影射了內容品質的「縮水」。故而小報在編輯策略上,通常作為相應主報的輔助或補充;而在形象設計及銷售策略上,也往往迎合低端市場的需求。《i》的工作日版,售價 20 便士;周六版 30 便士——在英國周六發售的全國性報紙中,這是最便宜的一份。

《The Independent》與《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的編輯關係相對緊密,前者於工作日及周六發行,後者實際上是前者的周日特別版。兩份報紙的內容編輯,均為傳統意義上嚴肅的「大報」(broadsheet)。但特殊的是,報社在二〇〇三年九月做了一次先鋒式的規格改版,對於相同的內容印製兩份不同的規格,供消費者自由選擇——新增的一份採用英式小報尺寸。為了區別於人們「刻板印象」里的小報,他們宣稱這種規格為「緊縮型」(compact),強調內容的「大報品質」(broadsheet-quality)。隨後不列顛多家老牌報紙均跟隨這一潮流,發布了「緊縮型」版本。

時至今日,《The Independent》早已停印全幅規格的大報。然而昔時出版界對這一創舉頗有爭議。二〇〇八年,Rick Poynor 在《Eye》雜誌的博客專欄中撰文,批評《The Independent》其時的(第二次)改版;雖然矛頭主要指向浮誇粗劣的全色彩方案,但開頭仍不忘譏諷其小報尺寸。而再往前三年,《The Guardian》(衛報)在那次著名的改版中則明智地繞開了英式小報規格,轉投尺寸稍大的柏林式(Berliner)規格。

Newspaper formats
《The Independent》和《The Guardian》的紙張規格對比及變遷。

印刷出版的年代裡,新聞形象與報紙實體規格之間維繫着強烈的通感(synesthesia)。然而出版業技術和市場環境的變遷,也迫使實體不斷地重塑其物質外形,甚至實體本身逐漸消磨殆盡。無論是主動還是被迫,新聞將從實體中剝離出來,進入到一個「獨立」形象的生長過程中。

推翻重來的過程

Stephen Petch 在《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下的專刊——《The New Review》——擔任美術指導。他認為之前的「《The Independent》看起來已經不像是《The Independent》了」,「需要一個外部的人參與進來,徹底地重新審視所有的東西,開啟一個推翻重來的過程」。

Matt Willey work: Port
Matt Willey work: Elephant
Matt Willey work: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Matt Willey work: RIBA Journal

《Port》過刊封面。(設計:Matt Willey

《Elephant》過刊內頁。(設計:Matt Willey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過刊封面。(設計:Matt Willey

新版《RIBA Journal》內頁。(設計:Matt Willey

這一過程中的核心人物,可謂是時下英倫地區炙手可熱的出版物設計師,Matt Willey。在《Port》《Elephant》《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Wired》等著名雜誌的履歷,是 Willey 開闊視野及豐富經驗的保障。就在不久之前,他還完成了《RIBA Journal》(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期刊)的改版工作。此次領銜改版《The Independent》,展示了他在新聞報紙領域中同樣出色的執行力。

Indy font family
定製的 Indy 字體家族,由 Henrik Kubel 設計。(來源:Creative Reveiw

這不是一次簡單的改版,而是一番徹底的革新——一切從字體開始。A2/SW/HK 工作室的合伙人 Henrik Kubel 受託定製全套字體家族。當然,作為字體作坊,A2-TYPE 這個名字或許更為人所知。該字體家族以「Indy」命名——這也是《The Independent》的昵稱——包含四類字形共十四個字體:Indy Serif,含 light、medium、bold 三個字重及對應的 italic 體;Indy Sans,含 light、bold、heavy 三個字重;Indy Sans Condensed,含 light、medium、bold 三個字重;用於報頭的裝飾字體 Indy Hairline;另外還附帶一個僅含數字及部分定製符號的特殊字體。

表面上,一系列字體豐富多變,可靈活應對報紙應用中的各個細分場景;在不同的字號及樣式需求下,均能找到適宜的字體。底層里,整個字體家族基於同一套骨骼而繪製,因此在變幻的外觀之下,還蘊藏了統一的造型。推翻重來的設計進程中,這套個性鮮明又不失精工細作的字體家族支撐起了最初的風格框架。

12-col grids: right page
12-col grids: left page
The Gardian’s redesign in 2005

左:新版《The Independent》右頁的十二欄均分網格。右:前一版設計方案,啟用於二〇一一年。(來源:Creative ReveiwEye Magazine

左:新版《The Independent》左頁的十二欄均分網格。右:前一版設計方案,啟用於二〇一一年。(來源:Creative ReveiwEye Magazine

《The Gardian》二〇〇五年改版後的設計,沿用至今。(來源:xy&z

新版視覺形象中,Willey 盡顯文字設計及版式規劃方面的深厚功力。理性的十二欄對稱網格回歸了嚴謹的大報排版傳統;雜誌排版中留白技巧的引入也可謂駕輕就熟,令整個版面的節奏更為舒緩、悅目。報頭及正文標題中紅色用量的削減,以及內頁淡彩或黑白卡通畫的穿插,亦表明了 Willey 對色彩運用的剋制。而那對誇張的引號所透露出的,與其說是一絲嬉皮,倒不如看作是追趕競爭對手——《The Guardian》——所留下的痕迹。

新形象有效嗎?

為數不多的樣張,的確帶來了新鮮而優雅的視覺體驗。然而 Roy Greenslade 也在《The Guardian》的博客專欄上不遺餘力地唱衰——錯誤的編輯策略穿上花哨的視覺外衣,並不能拯救下滑的銷售業績。

The covers of Radar and Traveller
副刊《Radar》和《Traveller》的封面。(來源:Creative Reveiw

回到視覺設計,也不難發現為了統一各副刊的形象,刊頭標題的排版手法不得不稍稍迂迴。周六版副刊《Radar》(雷達)和《Traveller》(旅行者)的封面上,兩行式的刊名優先遷就了從左至右的閱讀順序,將字母的排列方向改為了由底至上——跟主報報頭正相反。

新形象「獨立」嗎?

或許可以下一個判斷,時政新聞出版物對於字體的品味,日漸從政治陣營或地緣文化的刻板印象中撤離出來,退回至更為純粹的工藝審美範疇內。

《The Independent》在自家門戶的報道中,號稱新版是「a champion of free expression that is true to its founding values」(自由表達的捍衛者,忠於其創刊價值觀)。政見的自由表達(free expression)可否推導出視覺形象的自由展現?長遠來看,還有賴於報社內部編輯設計團隊的協調性和執行力。

參考資料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4 個相關討論

  1. 毛毛蟲
    2013/11/12 at 1:52 am | Permalink

    字體漂亮

  2. Peter Xu
    2013/11/12 at 6:44 am | Permalink

    的確比之前個性和古典了,嚴肅而不失風格化。

  3. Shi Jiahe
    2013/11/14 at 1:21 pm | Permalink

    作為標題,其字重看起來偏輕了一些,不過整體十分有味道。

  4. 2014/02/24 at 8:27 am | Permalink

    字體漂亮

2 個Trackbacks

  1. […] 2013 年 11 月報道過《獨立報》的全面改版,其定製的字體家族 Indy 由 A2-TYPE […]

  2. […] 錢爭予所撰〈新「獨立」形象〉,刊於 Type is Beautiful […]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