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舊文:新「醜陋」潮與宜家字體

《032c》雜誌。Image: Creative Review
本文刊載於《藝術與設計》2009年11月期。該話題已經爭議很多,本文無意重新挑起話題,權作存檔。

上個月最引人注目的設計事件,莫過於全球最大的家居連鎖宜家家居(IKEA)更換了自己的字體,從原先的 IKEA Sans(基於Futura)改成 Verdana。瑞典民間的說法是,宜家的目錄冊印刷量僅次於《聖經》。如此大的影響力,使得使用新字體的2010年目錄冊一經出版,就引起了大批設計和字體愛好者的注意。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很快出現了大面積的震驚和批評的聲音,設計師社群也出現了長篇的激辯。 網上發起請願簽名反對這一決定,至今人數已經接近7000。網上的巨大反應也引起了主流媒體的注意,包括美聯社、《紐約時報》和《時代》雜誌等都對事件進行了報道。

毋庸置疑,宜家這一更換字體的做法必定是經過理性思考和經濟衡量過的。宜家的解釋是,這一更換完全是因為 Verdana「更加經濟和高效」,可以跨國家跨平台使用。實事求是的說,單就字體功能性來講,Verdana 的確佔上風。Verdana 的大寫「I」和小寫「L」顯然比 Futura 識別度高,在屏幕顯示也勝一籌,也有意見稱 Verdana 的數字設計要好過 Futura。進一步說,Verdana 的採用成本必然要比 Futura 要低(現在主流的平台都搭載 Verdana,而 Futura 的授權要花上成百甚至上千美元),而且其跨平台(比如從平面到 Web)的一致性也優於前數字時代的 Futura。

儘管從以往經驗看,經典設計的新變化總是會帶來反對聲音。但對宜家這次換字體不依不饒,也並非是純粹的慣性心理作祟:Verdana 誕生於 Web 1.0時代,專門為屏幕小尺寸顯示而設計,是 Windows 很多版本的默認字體,與 Arial 和 Comic Sans 等一樣,被全世界的辦公系統濫用,形象和氣質都與一向揮着設計大旗的宜家的企業形象難以拉上關係。 因此官方「高效和經濟」這一解釋顯然不能滿足很多崇尚設計的消費者。 在批評者眼裡,已成為某種宜家從「瑞典風格的現代主義」墮落到「同質化和全球化」的象徵。

Futura 是1920年代現代主義的經典字體,由 Paul Renner 設計,靈感來源於俄國的構成主義,有着深厚的歷史淵源和文化繼承。宜家使用 Futura 長達五十多年,Futura 已經植根於宜家的設計傳統,成為宜家企業形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與宜家注重設計的哲學相得益彰。而現在宜家忽然為了一個「成本」和「通用」的理由,悄然改變了自己具有重要識別度的形象元素,將自己幾十年來建立的視覺形象置於一個令人困惑的危險境地,同時也傷害了以設計為上的心理定位,怎麼看也是一個得不償失的做法。《衛報》寫到:「(Verdana)給人感覺與一個根基於設計的瑞典公司並不相稱,看上去反而更像一個不會在讓人想看第二次的公司」。而美國字體設計協會(TDC)前主席 Allan Haley 的評論也講出了很多人的心聲:「這一做法極有風險……(此次變化後,宜家)將和任何使用 Verdana 的公司變得一樣。它的新聞冊與街邊飯館的菜單已經無異,(因為Verdana)無法達到品牌區分的目的。」

然而宜家這一令人不解的設計決策,卻看似與當今潮流吻合。我們不妨回顧一下近年來與經典審美格格不入的設計潮,看能否幫助我們了解宜家的做法。 讓世界嘩然的2012倫敦奧運會徽發布不久, 著名的設計師和評論家 Michael Bierut 撰文描述設計界這一被稱之為「新醜陋(New Ugly)」的潮流。被評論的代表性設計包括:Wolff Olins 另為紐約市(NYC)設計的標誌,被形容似「交通高峰期擠在市中心的四號車裡」;電子繪圖板 Wacom 的新商標(「媽媽你什麼時候學了Photoshop」);炙手可熱的德國文化雜誌《032c》(打破了平面設計最後的「禁忌」——橫豎拉伸字體)等等,都是視覺上十分荒唐而不「專業」的設計。這樣的例子在今天也沒有停止,百事的「微笑」新商標和奧迪汽車(Audi)的商標換字就是這一視覺困惑潮流的延續。

探其究竟,大部分「新醜陋」潮流的設計背後,設計師都有一套自己的解釋。Wolff Olins 對於倫敦奧運會徽的解釋是:「想要挑起公眾的注意力和反應」,「律動」和「活力」也是關鍵詞。而紐約市標誌的字體,則表達了「紐約人的粗放」,同時也在操作上做為一個不同圖像和色彩表達的媒介。英國《Creative Review》的評論直截了當的點名了 Wolff Olins 的意圖:「當我們身邊的商標設計都依據一個巧妙逢源的主流美學標準,那麼唯一可以出眾的方法就是有意拒絕這些標準。」

而《032c》的設計師 Mike Meiré 也有相似的觀點:「現在有太多雜誌都在裝酷、裝老練、裝有內涵。它們看起來全都一樣。對於這一點,我已經有些厭倦了。」這位有專業素養,曾經出品過很多在業界聲譽極高的雜誌設計的設計師,也刻意反主流,丟下了所有的科班規條。當有著名雜誌設計評論指出《032c》的設計除了「醜陋」之外無法形容時,出版人和設計師都滿意地笑了:「生活總有不同的美可以呈現。如果人們覺得(這些設計)使人困惑,那是因為我們太習慣傳統設計的高效、流水線和正確性了。」

另一方面,儘管比起時尚和建築,平面設計鮮能引起公眾注意,而事實上,眾多標榜「挑動」的爭議性平面設計的出現顯然真的挑起了公眾的神經,達到了設計師的目的。倫敦2012年奧運會的會徽的發布,就引起了大眾的關注,即便媒體上最常見的公眾評論是「令人作嘔」,和「我5歲的孩子也能畫出來」。而宜家換字體的事件,也有意無意地讓主流媒體上難得地發表了主張「應該關注字體」的文章。

在這些令人不解的設計背後,「反傳統」、「挑動反應」、「反主流」都成為它們反其道的關鍵詞。而 Mike Meiré 們所說的,對主流設計的「審美疲勞」,也會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這些到底是對設計同質化時代的激烈反應,還是要促成一個真實的文化變革,評論界對各個作品有不同看法。事實上,這一波「醜陋」的潮流最早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初的「反主流」潮。當時《Eye》雜誌就發表了極有分量的一篇評論《醜陋狂熱》(Cult of the Ugly),評論當時出現的一些實驗設計。

當時的評論與現在的意見類似。儘管視覺上不符合傳統審美,但只要是設計師們有意圖的,根據「形式隨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進行的設計實驗和新風格的探索,評論界和設計師都比較認可。設計師們這種對於同質化設計和經典設計的反叛性回應,對另一種文化和精神的表達,是值得讚賞的。但為了醜陋而醜陋,抑或是缺乏智慧、訓練和品味,不得已而成的「醜陋」,則是對設計的褻瀆。 然而正如 Michael Bierut 指出,儘管藝術的許多變革都是由一次次不入傳統眼的風格變化開始的,但「畢加索和史特拉芬斯基的出現畢竟只是少數」。這「醜陋」潮中究竟哪些是業餘人士的信手塗鴉,哪些是稍縱即逝的潮流,哪些是值得注意的變革,需要單獨評判,細細咀嚼。

談回宜家換字體。看似與反主流的新「醜陋」潮流一樣,都引起了公眾反應和專業人士的不滿,但評判它是否是一個設計層面的墮落,要看這個做法背後的意圖。這是否是一個從設計高度深思熟慮過的做法?從官方的說法看,引人懷疑。倘若真是管理層為了節約開支而沒有做設計上的考慮,那麼這是宜家、也是商業平面設計的一大悲哀;而如果全球化和同質化是宜家設計要表達的新理念,那麼大可讚賞一下宜家的設計探索精神和商業勇氣。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11 個相關討論

  1. colourphilosophy
    2010/01/29 at 4:22 pm | Permalink

    昨天正好去了宜家,依舊Futura。。。至少上海的IKEA還沒改過來

  2. oldsky
    2010/01/30 at 10:39 am | Permalink

    宣傳冊改了一陣了,上海的

  3. shi yuan
    2010/01/30 at 12:56 pm | Permalink

    ps:
    1. The IKEA futura was different to normal ones, it was modified by Stockholm Design Lab and called “IKEA Sans”
    http://www.stockholmdesignlab.se/#/1112/projects/clients/ikea/ikea/

    2. 032c isnt quite the same, It is making an anti-statement and social commentary, and IKEA is quite different if not opposite.

    3. When desktop publishing makes design management more and more efficient, it is no argument to say we change for the future because “更加經濟和高效”。

    4. to the recent so-called “ugly” design, maybe Walter Benjamin was on something,
    “During long periods of history, the mode of human sense perception changes with humanity’s entire mode of existence. The manner in which human sense perception is organized, the medium in which it is accomplished, is determined not only by nature but by historical circumstances as well. “–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But I dont think IKEA is on the way to evolution by retreating to the mundane. It is a lazy managerial decision to “change” for the better future. since the advent of WOFF and other font sharing server applications, such “理性思考” decision is not quite foresighted.

  4. Rex Chen
    2010/01/30 at 1:22 pm | Permalink

    alright.

    1. ye i know.
    2. i agree. i think i did imply this point in the article, both unconventional design, but 032c made a cultural sense.
    3/4. agree, which is also the point i wish to make in the article.

    sorry didnt raise much of a debate. :P

  5. shi yuan
    2010/01/31 at 3:20 am | Permalink

    http://www.frieze.com/issue/article/design/

    Frieze has an article with short mention of IKEA.

  6. 2010/03/03 at 10:42 am | Permalink

    您好!非常喜歡您的文章《舊文:新“醜陋”潮與宜家字體》。因為我推薦給朋友的同時想配一些文章里提到的字體和logo圖片,所以原文轉載到了我的個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thisisjeffree,並添加了作者、出處和原文鏈接,望您首肯。如有異議請聯繫我[email protected] ,我會及時刪除,謝謝。

    網友:jeffree

  7. songmin
    2010/03/04 at 11:14 am | Permalink

    訪問032C的出版人的時候正在想怎麼開始這個New Ugly的話題,結果他自己主動開始說了,說他以為改變會使設計師贊同普通讀者反對,沒想到結果相反。

  8. Rex Chen
    2010/03/05 at 1:46 am | Permalink

    希望什麼時候給個採訪文看一下。

  9. Marco
    2011/02/22 at 7:23 am | Permalink

    第二段有一個 typo ——“識別讀”——應該改為“識別度”。

  10. Rex Chen
    2011/02/24 at 1:57 am | Permalink

    謝謝,已經更正。:)

  11. danielinblue
    2012/11/13 at 5:22 am | Permalink

    怎麼樣的設計最後都逃不過對設計動機道德上的評價,怎麼樣的設計師最後都逃不過對自己節操的考量。設計如果會有什麼真正變革的話,從來只可能是社會主流的價值發生變化。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